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空缺7个月后,美国终于有防长了,又是一头“鹰”!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19-07-24 20:59
摘要:当一个“离谱”的国安团队和一个“时而心里有谱时而又不靠谱”的特朗普结合在一起,会对全球安全和稳定产生何种影响,很难预判。

五角大楼终于有“正主”了。周二,美国参议院以压倒性多数批准马克·埃斯珀出任国防部长,结束了美国历史上防长一职7个月的最长“空窗期”。

科班出身,横跨军政商三界,丰富的经历让埃斯珀显得与众不同。而他“紧盯中国20年”的职业生涯,也格外吸引美国鹰派人物的视线。新防长的上任,将带来何种变化?哪些国防政策理念可能成为其任内的“重头戏”?

“坎坷年”

在23日的投票中,参议院以90票赞成、8票反对的结果通过表决,反映出参议院两党议员对埃斯珀的普遍支持。

在当日投票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称,埃斯珀完全符合防长要求,并强调任命防长“已经刻不容缓”——自前任防长马蒂斯去年12月辞职以来,该职位一直空缺,是美国历史上防长一职空缺的最长期限。另一项创历史纪录的是,国防部首次在半年多内一口气出现三位代理防长,包括沙纳汉、埃斯珀,以及在埃斯珀等待参院确认任命期间暂代职权的海军部长斯潘塞。

意识到这种情况过于不正常,美国政府近期加快“扶正”进度。自特朗普本月15日正式提名埃斯珀出任防长以来,参议院在一切程序上采取最快速度。16日即在参院军事委员会举行了埃斯珀的提名听证会,当天便通过对他的提名。23日的参院表决通过后,埃斯珀当晚宣誓就职。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埃斯珀通过表决非常满意。他表示,相信埃斯珀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防长。总统还赞扬参院两党对新防长人选的一致态度,甚至对这种不寻常的一致有点“不习惯”。

Vox新闻网指出,快速而顺利的提名过程,反映出议员们对五角大楼稳定的渴望。因为对于国防部领导层来说,2019年是非常坎坷的一年。

自马蒂斯因与特朗普在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而辞职,引发了五角大楼高层史无前例的半年动荡。之后,原波音公司高管、时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沙纳汉出任代理国防部长,并被特朗普提名出任防长。但上月,这位“顾家”的防长在媒体曝出他8年前的离婚细节后“闪辞”,当时参院的确认听证会都还没来得及安排。如此形势下,特朗普只好再次物色人选,相中了经常一起对话的亲密盟友——陆军部长埃斯珀。

“结合体”

美国媒体认为,眼下美国与多国关系紧张,如与伊朗对峙升级,在中东地区、美墨边境等地军事动作频繁,等等。如此时期,国防部长却“缺位”7个月,既令人害怕,也折射特朗普政府内部混乱的程度。“美国的盟友——甚至是我们的敌人——都希望美国国防部能比现在这种情况更加稳定一些。”

《美国军报》说,事实上,尽管防长一职尘埃落定,国防部多个要职仍处于空缺状态,包括副防长、陆军部长、空军部长等。接踵而至的坏消息更是打击军队信心——被总统提名为参联会副主席人选的约翰·海滕上将卷入不当性行为指控,可能破坏他获得参院批准的机会。而原本出任海军最高长官的威廉·莫兰上将也突然宣布退休,因为政府对他使用私人邮件一事进行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不仅在国防部,美国的其他部门都有类似情况。统计显示,在特朗普政府进入第三年之际,约四分之一的政府部门主管是代理的。“防长等要职空缺的深层原因在于,特朗普是民粹主义领袖,对技术官僚天然地不信任,所以尽挑白宫顾问管事。这对打破程序束缚有好处,但对决策却是危险的。”金灿荣说,“另一方面,建制派的年轻精英对特朗普有看法,不愿到政府中掺和,怕毁了政治前途。”

“特朗普用人,可选择的范围确实比较小,许多专家、精英不愿到政府部门任职,”同济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院院长夏立平教授指出。从防长职务来说,特朗普的标准是,要听话,也要有点能力。马蒂斯显然理念上与特朗普有差别,不够听话,沙纳汉则由于自身原因请辞。埃斯珀的优势在于,他与军工复合体有紧密联系(他获称“雷神公司的顶尖说客”),同时也具备足够资历(西点军校毕业,参加过伊拉克战争),与国防部有很深的关系(担任过陆军部长等要职),而且对中国强硬。这些都符合特朗普的用人标准。

在夏立平看来,从提名埃斯珀(包括沙纳汉)一事上,可看出特朗普倚重军工产业集团的代表人物。军工复合体在美国国内拥有强大的力量,就连当年二战英雄、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都惧之三分。

还有观点认为,在特朗普混乱的政府中,军事经验丰富的马蒂斯被广泛视为理性和保持稳定政策的代言人,但正是这些特点破坏了他与特朗普的关系,导致他辞职。相比之下,曾担任波音高管的沙纳汉则被认为更容易服从白宫的指示。如今,埃斯珀或许能被视为马蒂斯和沙纳汉的“结合体”——他曾经是马蒂斯的副手,也与马蒂斯一样拥有较丰富的军事经验;同时,有军工集团背景这点上又与沙纳汉有“交集”。这些让埃斯珀成为为数不多的、能满足诸多要求的理想人选。

“重头戏”

新防长的上任,将带来何种变化?哪些国防政策理念可能成为其任内的“重头戏”?

金灿荣认为,埃斯珀会带来三大变化:偏陆军;偏中国;偏强硬。

具体而言,第一,埃斯珀曾任陆军部长,在军费分配时可能更为陆军说话。美国媒体认为,埃斯珀升任国防部最高职位,标志着美国陆军的崛起。此前几年,海军陆战队一直在很大程度上执掌国防部。第二,相比将大部分精力投入苏联(俄罗斯)研究的年长一辈官员,埃斯珀相对年轻,从他参加工作起就面对中国的崛起,因此对华敌意较强。第三,政治立场偏强硬,从其对伊朗、朝鲜、俄罗斯、土耳其等问题的公开表态可见一斑。

在伊朗问题上,埃斯珀敦促欧洲盟友对德黑兰采取更强硬立场。但他同时呼吁,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在土耳其问题上,他批评安卡拉不顾美国反对购买俄罗斯S-400系统,重申不会向土耳其出售F-35战斗机。在朝鲜问题上,他认为美韩为今秋举行联合军演做准备,是维持驻韩美军军事准备态势的必要手段,旨在应对朝鲜任何潜在军事威胁。在俄罗斯问题上,他说全军都应把注意力放在高强度冲突上。他还提出,需要与盟国共同完成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尤其是要升级远程精确打击武器。

对中国,埃斯珀“鹰派”言辞犀利。他曾表示,早在上世纪90年代,研判中国就一直是他个人的首要任务。华盛顿认识到美国将在未来数年与中国陷入战略竞争,但为时过晚。在16日听证会的117页书面问答记录中,他更是60多次提到中国。他说将继续对台湾售武,但表示美国支持“一个中国”政策,不需要对华战争。

夏立平认为,马蒂斯担任防长时,曾发挥一定的积极作用,例如,亮明“朝鲜半岛爆发战争可怕,应以外交为主导、经济制裁为支撑”的观点,阻止特朗普对朝鲜动武念头。但马蒂斯离任后,美国国安团队内部互动模式产生变化。

一方面,美国安全团队“更疯狂”,在对华、涉台问题上非理性的一面突出。现在又有一位“鹰派”防长加入,可能继续争取更多军费预算(之前沙纳汉争取7000多亿美元的2020年国防预算),并评估对中国南海的政策。可以想见,埃斯珀的强硬立场会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等人“连成一片”。国安机制和军工复合体的目标,就是把中国变成敌人,通过军售带动利益。

另一方面,美国安全团队又对特朗普唯命是从。而特朗普受到民意、创纪录国债等国内因素牵制,不想与中国交战,只是通过经贸施压中国,保持地区的紧张态势。因此,当一个“离谱”的国安团队和一个“时而心里有谱时而又不靠谱”的特朗普结合在一起,会对全球安全和稳定产生何种影响,就很难预判。而一旦特朗普不小心“脱轨”,比马蒂斯资历浅得多的埃斯珀,也估计很难将总统从错误决策的危险中拉回来。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