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通俄门”调查特检官米勒即将“过堂”,为何这场听证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杨瑛 2019-07-22 21:03
摘要:米勒正步入一场充满毒性和对抗性的“跨党派恐怖秀”。虽然“通俄”调查告一段落,但美国党争远未画上句号,反而随着大选临近散发出更刺鼻的火药味。

7月24日,美国“通俄门”调查前特别检察官米勒将就“通俄门”事件前往国会作证。外界认为,他的证词对于是否应当启动弹劾总统程序将起到关键作用。就在听证会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21日表示,米勒的“通俄”调查报告提供了“非常确凿的证据”,表明美国总统特朗普犯下应该受到弹劾的罪行。他希望米勒能在听证会中就448页的报告做出解释。

“米勒会成为敌对的证人还是民主党的英雄?”《华盛顿邮报》设问。在急于扳倒特朗普的民主党人和急于证明总统清白的共和党之间,米勒正步入一场充满毒性和对抗性的“跨党派恐怖秀”。这意味着,虽然“通俄”调查告一段落,但美国的党争远未画上句号,反而随着大选临近散发出更刺鼻的火药味。

“无法安静”

卸任特检官职务的米勒,本可以“安静地”做个完美的专业人士,远离政治权斗,扮演一名谨小慎微、能力卓著的“体制内忠臣”。然而,民主共和两党的纷争把他从安乐窝里揪了起来。

事情要从2年前说起。2017年5月,米勒由司法部任命出任联邦特别检察官,由此走上一条吃力不讨好的“通俄”调查路。今年3月22日,他终于不辱使命,结束持续22个月的调查,向司法部递交448页完整报告。司法部部长巴尔4月18日公开删减版报告。

报告认为,没有证据显示特朗普竞选团队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与俄罗斯政府“串通”;至于特朗普上任后是否妨碍司法,报告没有得出明确结论。

5月底,米勒宣布卸任特别检察官。他在卸任记者会上说,没有就特朗普妨碍司法嫌疑作出无罪定论。

报告公布后,特朗普及共和党一方普遍感到欣喜。但民主党一方强烈不爽,开启“多线作战”——他们指认巴尔扭曲调查结果以符合特朗普的利益,因而就特朗普涉嫌腐败和妨碍司法发起自主调查。他们认定,米勒的报告全文和相关证据是调查关键,因此一边要求司法部发布完整报告,一边要求米勒和白宫前法律顾问唐·麦克加恩等人到国会作证。

好不容易卸下担子,又要被迫参与作证,米勒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仅表示愿意通过公开声明方式私下作证。在米勒看来,一旦公开作证,他将面临那些急于扳倒特朗普的民主党人,以及急于证明总统清白的共和党人的“夹攻”。任何一位力求避免“政治漩涡”的成熟政客,都不会愿意蹚这个浑水。“这份报告就是我的证词,”米勒的态度斩钉截铁。

无奈的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米勒大大的“不情愿”架不住小小的传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6月发出传票,催逼米勒出席听证会。《纽约杂志》认为,民主、共和两党都要求米勒作证——民主党急于询问米勒在调查期间所做的决定,以及他对巴尔处理报告的看法。他们渴望让有关特朗普妨碍司法公正的讨论“上头条”。而共和党人则认为,米勒作证对特朗普是有帮助的。众院司法委员会共和党籍成员道格·柯林斯表示,米勒会告诉所有人,没有串通,没有妨碍司法。

“民主党人想从米勒的证词中得到什么?”Vox新闻网问道。该媒体认为,民主党意识到读过米勒报告全文的美国人只占3%,他们希望前特检官在电视上露面,增进公众对报告内容的理解,助长他们对总统的反对情绪。“民主党有理由相信这一招能奏效。因为根据美国国家公共电视台民调显示,在米勒5月发表简短讲话后,支持弹劾特朗普的美国受访者比例从16%升至22%。”

在这样的背景下,米勒只好再度走到聚光灯下。听证会原定于7月17日举行,后因故推迟一周。《华盛顿邮报》称,米勒将在众院司法委员会作证3小时,焦点是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在众院情报委员会,米勒将花2小时回答有关俄罗斯涉嫌干预选举的问题。问询时间还可能适当延长,以确保更多委员会成员有机会与米勒互动。

“老套节目”?

《卫报》认为,众院民主党人此次是有备而来。这将是美国人民第一次听米勒亲口说话:他在“通俄门”调查中到底发现了什么,以及总统是否阻碍、破坏或停止调查。

众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人杰米·拉斯金表示,还有很多人认为报告里不存在总统干预司法或勾结的证据,那是因为巴尔和特朗普制造了“政治宣传的迷雾”,现在是时候“拨云见日”了。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却为这场不断升温的听证会“降温”。柯林斯说,听证会会像“你们几年前收看的老套电视节目,没几分钟你就能猜到主角接下来要说什么,毫无新意。”“他们(民主党)只是想让他(特朗普)在2020年的竞选中脱轨。”

特朗普表示,自己不会收看米勒作证的直播。特朗普长期以来坚称无罪,近来更是再度指责民主党人“玩把戏”,意在干扰大选。

听证会最大的关注点在于,米勒会不会曝出猛料,扣动对特朗普弹劾程序的扳机。“听证会有望成为民众必看的、充满戏剧性的电视节目,可能重塑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的政治格局,甚或使总统遭到众议院的弹劾。”《纽约时报》置评。

听证会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里·纳德勒的一段话更增添了悬念。纳德勒21日表示,米勒的“通俄”调查报告提供了“非常确凿的证据”,表明特朗普“犯有重罪和轻罪”等可被弹劾的罪名。他说,“我们必须……让米勒把这些事实呈现给美国人民,然后看看我们将走向何方,因为政府必须承担责任。”

美国媒体认为,随着2020大选临近,民主党内对于是否弹劾总统争论激烈,分歧严重。支持弹劾的人主要是部分民主党参选人及其支持者。但众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等人希望在“通俄”调查显现更多证据、争取更大程度公众支持后,再切实推动弹劾。她告诉媒体记者,众院下属6个委员会正继续推动对特朗普的调查。

“米勒的公开证词可能为民主党提供一个团结一致的机会,决定弹劾程序是否应该继续进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写道。上周,美国国会民主党籍众议员阿尔·格林发起要求弹劾特朗普的议案,在众院投票中以95票支持、332票反对折戟。福克斯新闻网称,相比于弹劾总统这种激进做法,多数民主党人似乎更愿意等待米勒的证词。

“火力点”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认为,美国两党对听证会各有各的算盘,但最终还得看米勒是否有“真材实料”。从米勒的报告来看,在特朗普是否“通俄”的问题上似乎很难再做文章,总统是否妨碍司法公正可能是现阶段民主党人的主要“火力点”。

美联社认为,民主党将瞄准一些细节。例如,特朗普与麦克加恩的谈话。有消息称,特朗普曾于去年6月试图解雇米勒,但在麦克加恩威胁辞职后重新考虑了此事。此外,是否存在对证人进行干预的可能、总统赦免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的问题,以及与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亨的谈话等,都在民主党人的“发问清单”上。

另一边的共和党人则会试图扭转局面,对“通俄”调查及其起因提出质疑。共和党人还表示,他们计划挑战米勒调查的公正性,并就其团队的两名前高官发短信批特朗普一事进行盘问。

“米勒很可能不会带来清晰的答案,预计不会有什么爆炸性新闻。这位曾经被视为可信的沉默寡言的检察官,可能做出实事求是的回应,留下更多问题,而不是答案。”美联社说。

美国前联邦检察官、CNN法律分析师Shanlon Wu认为,米勒的证词不会超出他448页报告中的内容。这意味着,国会民主党人欲通过米勒将特朗普定罪的企图不会得逞,而共和党人想要借此为特朗普彻底脱罪的希望也将落空。

《华盛顿邮报》认为,米勒在国会作证方面经验丰富。以2007年的一次听证为例,他总是尽量少说话。但在压力之下,他有时会让步,勉强愿意给议员们一个充分的答案,使他们做出明智的决定。现在就要看民主党的逼问能否挖到猛料。

埃默里大学分析人士安德拉·吉莱斯皮说,特朗普在米勒的调查中幸存了下来,但民主党人是否会推动弹劾,以及他们是否能找到其他证据,以某种方式左右所有人的观点,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可以说,米勒的报告已经在总统的批评者和支持者中有了“自己的生命”。

“政治猎巫”

美国两党围绕听证会的博弈也反映出,虽然“通俄”调查告一段落,但美国党争远未画上句号,反而随着大选临近散发出更刺鼻的火药味。《今日美国报》民调显示,美国人认为或不认为“通俄”调查是“政治猎巫”的几乎对半分。

在进入大选周期后,共和民主两党已开启“多线缠斗”。如果说在“通俄门”问题上,共和党人尚且以守为攻、有意淡化民主党人的叫嚣,那么特朗普在移民政策和种族主义言论上则是主动出击。

近来,特朗普针对四位少数族裔女议员的种族歧视言论霸占各大媒体头条。面对民主党议员的轮番指责,特朗普的态度并没有软化。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共和党目前的竞选策略是,第一,巩固基本盘(传统共和党)和关键盘(蓝领中下层)。2016年,特朗普凭选举人票获胜,但选民票却少于对手希拉里。这种情况历史上比较罕见,难以复制。因此在移民问题或种族主义上保持强硬立场来锁定“铁杆粉丝”的选民票,是上上之策。第二,在民主党人内部打入楔子,挑起激进的左翼人士与温和派之间的裂痕。

相比之下,民主党的竞选者们处于混乱状态。在竞选路线上,究竟是“赢回”一部分蓝领中下层选民,还是固守多元族裔的票仓,各方主张不一。即便像拜登这样的“老同志”,可能在竞选路线上有一个方向,却又偏偏在与少数族裔参选人哈里斯的竞争中暂落下风。因此,对于群龙无首、意见纷乱的民主党来说,只得在抹黑对手上多下功夫。

于是乎,一边是为了博取选民票无所不用其极的共和党,一边是在竞选路线上摇摆不定,做好“全面战斗”准备的民主党,所引起的党争无疑更为激烈。

刁大明表示,如果民主党启动弹劾,一定是撕裂美国社会、导致政党更趋极化的“猛招”。然而,就像一些分析指出的,其一,米勒恐怕不会如民主党人所愿,提供更多“弹药”。其二,在米勒调查报告基本上为特朗普洗清罪名的情况下,民主党启动弹劾,无疑将刺激共和党的核心选民“归队护驾”,疏远民主党的温和派,这将是民主党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其三,从美国历史上看,没有必胜把握的弹劾只会对发起政党的选情不利。其四,考虑到前总统克林顿和尼克松都是在第二任期遭遇弹劾案,反对党利用了“守成总统”做满两届差不多会下台的政治规律。而对特朗普的发难如果发生在他追求连任的第一任期,那么民主党的“不守规矩”很可能引发选民不满……总而言之,民主党不愿为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再次分裂“背锅”,其主要策略还是通过“通俄”调查,在个别议题上咬住特朗普,让他持续“受伤掉血”。

袁征认为,总统选举会影响国会选举,出于党派利益考虑,共和党基本团结一致支持特朗普。民主党人对特朗普2016年赢得大选心有不甘,但也不敢闹得太过,如果没有一击必胜的把握,就会适得其反,被选民视作无理取闹。民主党需要评估其中的政治收益和风险。如果风险更大,民主党将寻找其他主攻方向,比如特朗普争议性的移民政策、种族主义言论等。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