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日本参院选举落幕,执政联盟议席过半,安倍为何又赢了?​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勤 李雪 2019-07-21 22:14
摘要:此次参院选举结果进一步稳固了安倍的执政基础。而在修宪问题上,安倍虽然梦寐以求,但也不会不考虑民意和政治环境强行推动。

7月21日晚,持续17天的日本第25届参议院选举落幕。据初步计票结果显示,截至发稿时,在选后拥有245个总席位的参议院,首相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所获席位已稳过半数。

与此同时,执政联盟、日本维新会、无党派等修宪势力已斩获78席,由于计票尚未完全结束,是否能拿下发动修宪提议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还需等待最终结果。

专家认为,此次参院选举结果进一步稳固了安倍的执政基础。而在修宪问题上,安倍虽然梦寐以求,但也不会不考虑民意和政治环境强行推动。 

何以连胜 

在日本政治语境中,虽然参院选举不像众院选举那样能决定政权的“生死”(众议院选举不过半数席位,执政党就得下野),但是参议院选举或许能显示一个政权的“动力”,即执政党在掌控众议院的基础上,能否在参议院再获足够动能(过半数席位),确保政府继续强劲运转,推行有关政策。

所以,参议院选举也被比作一场“信任投票”,是对安倍6年半执政的一次“大考”。如果再算上2012年执政以来的两次众议院选举,一次参议院选举,一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安倍已获五连胜。

安倍何以能成“常胜将军”?尤其是今年,在地方统一选举与参院选举叠加的12年轮回中,一举打破“猪年魔咒”,一赢再赢?

一,经济上有亮点。

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指出,对于这次选举,在经济、社会福利保障(养老金)、提高消费税、修宪等议题中,日本民众最关心的还是经济。虽然“安倍经济学”招来不少微词,但这几年来日本经济发展总体不错。

专家认为,经济温和增长、失业率降低、税收收入创新高、访日外国游客数量爆发式增长……这是安倍赢得参议院选举、确保政权稳固的一个基石。

二,外交上有得分。

《南华早报》指出,自2012年重返相位以来,在国际舞台上,安倍提升了自己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领导人形象。上月在大阪举办G20峰会更是将这一角色推向高潮。

为了给参院选举创造有利外部环境,安倍选前也没少花心思,他运筹帷幄,巧妙运作。

在对美关系上,竭尽全力稳住前景不定的日美同盟关系。“能把飘忽不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忽悠’住,使其暂时未对日本构成伤害,尤其是贸易上的伤害,这让安倍赢得国内的支持。”廉德瑰说。安倍不仅说动特朗普在一个月内两度访日,更重要的是缓和了与美国的贸易争端,成功说服特朗普在关税和开放农产品市场上暂缓施压。

在对华关系上,安倍去年成功访华,推动中日关系改善。“这也是安倍的一大加分项,呼应了日本国内支持中日关系改善的意愿。”廉德瑰说。

有观点指出,中日、美日关系的总体稳定,维系了日本东北亚地区外交的相对平稳。

当然,其中对韩关系却降至冰点,但是,这背后同样也有为选举服务的考量。尤其是在发布参院选举公告的当天,日本正式限制对韩出口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可谓算准时机出手。“对韩强硬在日本国内有民意基础,敲打韩国既能顺应舆论,也能赢得右派势力支持。”廉德瑰说。

三,在野党太弱。

也有观点认为,安倍率领的自公联盟之所以能拿下参议院,并非本身有多强,而是对手实在太弱。

东京明治大学政治学教授西川伸一(音译)对法新社表示,安倍的实力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被动支持”(passive support)的基础上,即反对派阵营一团乱麻和缺乏竞争对手。

日本《每日新闻》曾描述过投票几天前的竞选拉票一幕,多少透露出在野党的某种尴尬处境。7月15日傍晚在东京JR吉祥寺站前,立宪民主党的议员候选人拿着麦克风向民众呼喊:“要恢复正常的政治”。现场虽有70多人在倾听,但过往人群中大部分人没有驻足,径直“飘过”。一个在听演讲的70多岁的老年男子说,“感觉只是一些热情的支持者在沸腾。虽然不喜欢执政党,但是在野党也没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在廉德瑰看来,在日本变动不居的政治环境中,安倍之所以能拿下数次选举,与日本民心求稳、安倍平衡施政、在野党无力有关。“十年九相”的局面对日本政坛和日本的国际形象造成严重损害,日本民众不愿再频繁换相,希望政局能长期稳定。其次,安倍的政策基本能保持平衡,并非完全追求右倾,所以能获得较广泛的支持。此外,在野党难成气候,内讧严重,这无疑也在为执政联盟输送选票。

四,年轻人加持。

《南华早报》称,安倍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吸引了很多年轻选民,比起一些左倾的在野党,年轻人往往更倾向于支持自民党。

《朝日新闻》今年6月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安倍在29岁及以下人群中的支持率为52%,高于其他年龄段45%的平均支持率。

《日经亚洲评论》也曾指出,在18岁至19岁的首投族中,40%支持自民党。

安倍和自民党为何那么受年轻人追捧?几项数据或许能说明问题。

日本内阁府调查显示,在18岁至29岁人群中,“对生活不满”的人自2016年之后连续3年低于20%。

日本年轻人“幸福感”提升的背后是就业环境得到改善。日本的就业冰河期结束,起薪也有所提高。从家庭收入变化来看,29岁以下人群从2015年前后开始收入明显提高,当前已超过2001年的水平。相比之下,中老年人的收入则低于2001年。

日本2015年通过《公职选举法》修正案,投票年龄从20岁降至18岁,于2016年正式生效,这让颇受年轻选民支持的自民党更加如虎添翼。 

修宪迷局 

对于这次参院选举,安倍心中定义的“胜利”恐怕不仅仅是拿下过半数席位,而是参院中的修宪势力能守住上届选举的战果,继续维持三分之二以上议席。因为过三分之二意味着能在国会提出修宪动议(执政联盟已在众议院占三分之二以上席位),进而让自己在任期内圆“修宪梦”更多一份胜算。

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次参院选举结果非常重要,将决定日本未来的国运,即国家将在一个什么样的宪法下继续前行。”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刘江永说。

日本共同社称,包括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无党派议员在内,无需改选的支持修宪势力现有78人,因此支持修宪的势力还需赢得86席才能达到通过修宪动议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

截至发稿时,日本放送协会(NHK)的计票数据显示,自民、公明、日本维新会、无党派等在内的支持修宪力量得票数总计78席,还未到86席。不过,目前还剩一些选票尚未统计。

“假设达不到三分之二这个目标,安倍想在任内修宪,我认为可能性较小。”刘江永说:“除非安倍延长任期,但是这一举措也较为困难。”但是,安倍可能会考虑促成一个修宪大联盟的政府,这意味着可能会重组内阁。在这种情况下,政党选后可能分化组合,支持修宪的激进政党可能会与自民党合流。“未来会是一个复杂的政治过程,也会走向复杂的政治结局。”刘江永说。

如果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议席,那么可能一切服从修宪。下一步,安倍有可能重新调整内阁,确立在2021年任期结束前牢固的执政地位。然后,今年下半年开始酝酿修改宪法的新方案,有可能在明年的国会上正式讨论修宪法案。假设修宪法案明年上半年能够通过,那么会马上举行全民投票公决。

不过,专家指出,国会两院只能发起修宪动议,但能否修宪最终要付诸全民投票,但多年来的舆论调查都显示,超过半数的国民反对修宪,这意味着修宪很难闯过国民投票这一关。

在廉德瑰看来,尽管修宪是安倍的政治夙愿,但是他也不会不顾民意和政治环境,强行推动修宪。从某种意义上说,打“修宪牌”是安倍的一种政治策略,这样可以获得右翼势力的支持。但是,安倍也会拿捏好分寸,他知道强行推动修宪,可能会引起反修宪力量的反弹,更有可能失去公明党这个合作了20多年的“盟友”,因为公明党并不完全赞成修宪。一旦失去公明党的支持,安倍自己都可能有下台风险。 

执政方向 

根据法新社的说法,参院胜选意味着安倍将能继续执政,到今年11月,他将打破前首相桂太郎创造的最长任期纪录(任期2886天),成为日本宪政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如不出意外,安倍的任期到2021年结束。

安倍说这次参院选举的最大焦点是“继续在安定的政权下推进改革,还是退回到混乱的过去”。

赢得参院选举表明安倍政权能继续“安定”下来往前走,特别是在“包揽”众参两院后,安倍接下来的施政重点会有哪些?

在内政方面,刘江永认为,选举过后,自民党基本能保持一党独大格局,除了修宪议题,如何维护日本的经济和民生,可能是需要考虑的突出议题。

今年下半年,日本经济可能遭遇国内外两重困局。一是国际市场的挑战。由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下半年美国可能会敲打日本,敦促日本减少对美国的出口、开放农业市场等。另外,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对墨西哥、印度等国征收关税,而日本又是“头脑在国内、手脚在国外”的海外经济模式,美国这类举动将间接影响、打击日本经济。

二是国内经济的压力。今年10月以前,日本经济可能会上扬,但是10月以后,特别是安倍计划在10月提高消费税,日本经济发展或许会承压,将面临内需不振、外需受限的局面。尽管目前日本就业率表现尚佳,但是非正式员工比例较高;日本社会出现少子化现象,不少中小企业没有继承人;再加上日本贫富差距扩大,所以民生问题对日本内政来说较为重要。

在外交领域,也有几对重要双边关系需要安倍费心打点。

一是中日关系。廉德瑰表示,安倍政府会继续深化、稳定中日关系,继续推进重大中日外交日程。比如确保明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成功访日。但刘江永认为,若日本推动修宪进程、国内出现煽动“中国威胁论”等论调,未来如何稳定中日关系,将是一个重要议题。

二是日美关系。专家认为,参院选举后可能面临严峻考验。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和日本正致力于达成一项涉及农业和汽车的小型贸易协议,特朗普和安倍准备9月在纽约会晤时就该协议达成一致。

“日美下半年将展开双边贸易谈判,在开放农产品市场方面,安倍能否顶住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是一个看点。”廉德瑰说。

刘江永表示,特朗普曾放话,美日贸易谈判有大进展,但大部分要等7月选举后再谈。“美国是否满意参院选举的‘成绩单’、美国又是否会加码,存在不确定因素。”

三是日韩关系。刘江永判断,日韩紧张关系未来可能继续升温。历史观和价值观决定了日本难以做出妥协,所以未来日韩关系如何处理,对日本、韩国来说都是一个较为棘手的问题。

廉德瑰却认为,选前“制韩”有选举背景,但是选后,日本或许会冷静下来,思考如何妥善处理对韩关系,因为日韩持续僵持,中日韩合作必受影响。“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施压下,日本也在谋出路,中日韩合作、‘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都是日本的抓手。但如何打破僵局,对安倍也是一大考验。”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