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艺清单 > 文章详情
《飞越疯人院》中文版:一部真假精神病患者的狂想曲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珈辰 吴桐 2019-07-20 11:24
摘要:这是温柔捆绑与认清现实的对抗

一张长桌和几把椅子,几个药瓶和一个护士站将舞台装饰成了一个精神病院,一位体形高大的演员身着病患服,用独白拉开序幕。在上月结束了北京第二轮演出后,话剧《飞越疯人院》中文版,7月18日晚在人民大舞台迎来了上海站首轮演出。

 

《飞跃疯人院》剧照 

舞台剧和电影一样经典

 

话剧《飞越疯人院》改编自美国作家肯·克西于1962年创作的同名长篇小说,讲述男主人公麦克墨菲,为了逃避监狱的强制劳动假装精神异常住进精神病院,带领管理严苛又死气沉沉的疯人院追求自由的故事。

 

说起它,观众最耳熟能详的便是1975年杰克·尼科尔森主演同名经典电影。借由电影这一载体,这一“疯癫与文明”的故事抵达大众传播的巅峰:《飞越疯人院》高居豆瓣电影的第50位,有50万人标记看过,61%的观众给出五星好评,豆瓣评分9.1。其实,早在电影前,《飞越疯人院》就被改编为舞台剧,并在1963年率先登上百老汇的舞台,首轮演出82场。八年后,舞台剧版又转战外百老汇演出,在舞台上活跃了三年半的时间,演出场次超过1000场。2018年,80后戏剧导演佟欣雨基于原著的翻译和改编,创作出中文版的《飞越疯人院》,最终在去年进行首轮演出。

 


透过酋长之眼进入故事

 

在谈起中文版与之前的版本相比的区别时,导演佟欣雨坦言,为了在还原原著的基础上创新,他没有选择观看《飞越疯人院》的百老汇舞台剧,而是研究原著小说与同名电影。于是,叙述故事的视角发生了改变。

 

在这所管制严格的精神病院,有一个体型高大的角色——酋长”。这个既是“病人”又是“异形”的印第安人,视听无障碍,但始终故意保持沉默,与嘈杂的人群绝缘。佟欣雨在本土化《飞越疯人院》时,就选择以酋长的视角,用他的独白串场,讲述整个故事。在佟欣雨看来,酋长就是布满监控的病院里的一双真实的“眼睛”,顺理成章地,酋长的视角成为中文版的一根线,他的独白串联起整个故事。

 

影片中原本是被边缘化的酋长,在中文版舞台上,可以被“看见”,还可以被“听见”,他究竟会说些什么想些什么,让大家非常好奇。

 


用摇滚乐点燃演出现场

 

《飞越疯人院》中文版的故事发生在疯人院这样的一个封闭空间,在舞台布景从头至尾不改变的情况下,导演选择用原创音乐奏响真假精神病患者的狂想曲,用摇滚乐元呈现原作对自由的诠释和向往。

 

原创乐队福禄寿为中文版《飞越疯人院》创作的主题曲《马》,贯穿了整部舞台剧。在故事进行时,佟欣雨将音乐插入情境中,由演员用键盘演奏,既成功地营造了疯人院癫狂的环境,又为患者们的例会和派对等需要音乐的场面进行伴奏,不会让观众因为大段的对话和情节感到疲劳。

 

《飞越疯人院》小说诞生之时,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正值冷战,社会普遍飘荡着虚无、迷茫和反叛的意绪,任何疯狂的行径都有可能发生,政府进行药物试验项目正是其中一例。

 

这个故事放在今天再看,是关乎与自己对抗的勇气。当麦克墨菲得知病友们基本是自愿进精神病院时,他又是震惊又是气愤地骂道:“你们一直抱怨这个地方,但是你们没有勇气走出这里,你们以为你们是疯子吗?你们不是!你们跟街上的混蛋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温柔捆绑与认清现实的对抗。”佟欣雨说。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李君娜 图片编辑:邵竞
本文图片:祝琳 摄
题图说明:《飞跃疯人院》剧照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