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宣判时,法官对恶魔提到了人性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环球网 2019-07-19 12:06
摘要:“陪审团向你显示的怜悯是他们人性的证明,而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当地时间7月18日下午,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利亚联邦法院法官沙迪德宣布,由于陪审团无法就罪犯克里斯滕森绑架杀害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一案达成一致判决:被告克里斯滕森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以下是法官在庭审中对被告克里斯滕森宣判时的讲话内容全文:



这一无法形容的罪行对如此多的人造成了影响,其中受伤最深的莫过于章莹颖的家人。


章莹颖的家人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女儿的遗体现在在哪里,他们必须忍受这样的想法:莹颖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被一个陌生人从他们身边残忍地夺去了生命。这个罪犯沉迷于自私的幻想直到今天,除了他自己以外,他不尊重任何人。


许多人为了将罪犯抓捕归案并绳之以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章莹颖的家人们,我希望你们心中能够因此得到些许的安慰。

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布利斯(Terra Bullis)“表现出比被告更大的勇气”,帮助执法部门获得关键证据使得他得以被捕并交给法庭审判,而不是逍遥法外。

伊利诺伊大学和当地华人社区一直在为找到莹颖而努力,祈祷和陪伴着章莹颖的家人。

章莹颖的家人们,包括未婚夫候霄霖是这起难以想象的暴力犯罪的受害者,同时也受到了许多人的关心和支持。每一天我都在法庭上观察着你们,你们表现出了“尊严和荣誉”,我谨对于你们的巨大损失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并对你们致以最深的敬意。

至于被告,陪审团对于判决未能达成一致决定。在商议中,一些陪审员认为被告应当被判于死刑,但是有至少一名陪审员对此不同意。这意味着根据法律,我必须对你判处终生监禁,不得保释。对于陪审团的决定,应当没有异议,这是我们司法制度的基础。陪审团向你显示的怜悯是他们人性的证明,而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被告也以自己的罪行伤害了他的家庭。尽管你在庭审中指责你的家人犯下的过错,你这样的辩护策略将使他们永远活在罪疚的阴影中。


在整个庭审的过程中,当你的律师试图将你描绘成对自己所行感到抱歉的时候,所有人都清楚地认识到,你完全没有悔意。


“从始至终,你没有对被害者家人说过一句道歉的话,即使在今天,最后的时候,你可以说出任何你想说的内容,无论是长还是短。然而在今天,直到莹颖被你杀害后的第769天后,你依然无法说出一句简单的“对不起”。


无论你有着怎样的自我中心的想法,当你今天被带离这里,将在孤独、隔绝和冷酷的监狱中度过余生时,也许......只是......也许......你可以拿起纸和笔,给章莹颖的父母写下:“对不起”。


现在我判处你终生监禁不得保释。你有上诉的权利,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据现场媒体的报道,克里斯滕森在听到判决后,看着他的家人,低头微笑,并和他的律师拥抱。


章莹颖家人和律师在判决宣布后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宣读了声明。 视频在这里↓

视频来源:环视频 制作:乔炳新

此前报道:

补壹刀:768天煎熬!章莹颖案让我们看清美国司法



终身监禁!残忍杀死章莹颖的恶魔逃过一死,笑了。


对于章莹颖的家人,还有关注此案的亿万同胞,宣判为768天的漫长而痛苦的等待画上一个心有余悸的句号,对章莹颖则是一个打了折扣的交代。这个结果其实在意料之中。


由于美国的司法制度,正义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的伸张,这是我们从此案中获得的最深刻体会。



“我掐了她10分钟,她竟然还没死,我不相信,她在拼命的抵抗。”


 “我把她拖进了厕所,用棒球棍用力的击打她,把她的头打开裂了,我还不确定她是否死了,于是我就去拿了一把刀,准备砍下她的头。”


 “我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着,她用手来抢这把刀,我最终把她的头砍下来,她终于死了,她太“厉害”了。”


当章莹颖的家人在法庭上听到这些描述时,他们的悲怆难以想象。


如今听到这样的判决,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多年以来,西方法治高举人权大旗,认为废除死刑是人权保障的成就,却很少顾及不判死刑有可能使受害人“二次受害”。


案发至今的两年来,章莹颖家人承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这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凭着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北大,章莹颖“是村子里飞出去的金凤凰”。


她身上有很多北漂族的共同烙印:勤奋、坚韧、善良。


独自在异地奋斗的岁月里,获得荣誉她会第一时间与家人分享,而奋斗中的苦涩则自己默默咽下。她曾有过留学加拿大的机会,但面对8万元的学费,章莹颖选择了隐瞒家人,悄悄拒绝了这一邀请。到美国访学能有每个月1700美元的补助,章家上下都很高兴。


但这些,如今都变成了扎在他们心坎上的刺。


 “我总觉得真的是我没有把自己的女儿保护好,我是赞成她去美国的,这些怪都要怪在我头上。”章父说,“以后的日子没办法过的。”


而当章母在法庭前失声痛哭时,变态杀人犯正在和律师谈笑风生,因为他知道,他的“人权”会受到法律的充分保护。


有网友做了一个或许并不合适的假设,如果这种极端变态杀人案发生在中国会怎样?


一定是迅速成立专案组,对证据确凿的罪犯快速实施抓捕,让作恶之人尽快被绳之以法。杀人偿命几乎不存在什么悬念。


但是,它发生在美国。


贰 


所以,哪怕克里斯滕森被认定以极端残忍的手段杀害了章莹颖,他依然可以在配有电话、电视、个人淋浴设施,还可以上网视频聊天的房间里轻松度过余生。


以“精神疾病”为由逃脱惩罚的例子,在美国并不少见。


威廉·斯坦利·米利根,又被称为比利·米利根,《24个比利》主角本人。


1977年,他被控犯下三宗抢劫强奸罪,但辩护律师以比利被诊断为罕见的多重人格分裂症患者,“犯罪时神志不清,不能控制自己”为辩护理由为他辩护,法庭最终裁定比利无罪,但是必须接受强制精神疾病治疗。


随后,比利被辗转送到了一系列州立精神病院接受治疗,并于1988年被释放。这是美国史上第一个犯下重罪,却无罪释放的嫌犯。


直到今天,人们对他依然存有极大争议。


一些人同情他的遭遇,认为这是个悲惨可怜的受害者;另一些人则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骗子,是精通心理学的犯罪天才,依靠精湛表演逃脱了法律制裁。


而更经典的一起“杀人无罪”案,大概是1981年的里根遇刺案。


彼时里根上任不到三个月,作案者约翰·辛克力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他的爱好是吸毒,以及追星。


他是好莱坞女星朱迪•福斯特的脑残粉。



为了吸引偶像的注意,他朝新任总统连开六枪。虽然里根死里逃生,但时任白宫新闻发言人布雷迪却因此瘫痪、终身残疾。


辛克力父亲重金聘请了不亚于辛普森杀妻案的超豪华律师团。这群律师也分外卖力,在法庭上拼命说服法官和陪审团——约翰有精神病,他在开枪射击里根的那几分钟内,精神失常了,这是一种突发疾病。


最终,美国法院判处辛克力无罪,并把他关进精神病院。


在审判结束后,辛克力洋洋自得地写道,这次枪击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爱情表白”。而对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一生的布雷迪,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愧疚。


35年后的2016年,辛克力被释放,年过六旬的他回到了弗吉尼亚州与母亲一起生活。


叁 


退一万步讲,即便克里斯滕森被判处死刑,也不意味正义的现身。在美国,死刑犯的执行时间一般是在判决之后数年甚至数十年。


有媒体统计,在加州,一共有745名待处决死刑犯,但其中只有13人受刑,74人在等待过程中“自然死亡”,25人自杀身亡。在佛罗里达州,共有347名死刑犯正在“排队”,而实际上只有96人的处决最终执行。


2010年6月18日,美国犹他州臭名昭著的“杀人魔”鲁尼·李·加德纳被执行枪决,他是14年来美国第一名被枪决的死刑犯。


然而这距离他被判处死刑已经整整25年了。


加德纳第一次杀人是在1984年,23岁的他在盐湖城枪杀了酒吧服务员马尔文·奥特斯特拉姆,并以谋杀罪被起诉。


6个月之后,在被押往法院的路上,加德纳持枪逃跑,并在众目睽睽下枪杀了一名律师,并重伤一名法警。


即便证据如此确凿,加德纳在被判处死刑之后,也依然在监狱度过了25年的逍遥时光。


在监狱里的加德纳并没有洗心革面,他多次攻击其他囚犯,并曾打破囚犯探视间的玻璃隔断,堵住门,在里面和前来探视他的弟媳发生性关系,一众犯人围观叫好,而门外的监狱官员束手无策。


在25年里,加德纳的辩护律师和死刑反对者不断上诉,希望可以免除他的死刑。他们举着牌子在犹他州市政厅和白宫前示威,开通以加德纳命名的网站,游说犹他州州长启动特赦。


CNN一档知名直播节目甚至打算通过电话采访为加德纳做一期节目,但该节目在播出前几分钟被叫停。直到加德纳被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他的律师还在争取最高法院9大法官的执行停止令。



等到他真正接受惩罚的时候,当年他开枪重伤的那名法警早已去世,受害者马尔文的父母始终不能从丧子之痛中走出,也已双双去世。


肆 


高门槛的程序正义,让杀人犯因精神状况被无罪释放,让枪击案凶手享受酒店式服刑,在西方社会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


2016年至今,各国已发生30多起中国留学生遇害事件,却鲜有凶手被判死刑。


在程序正义高于一切的美国,FBI办案迟缓也早已饱受诟病。据了解,在美国“全国失踪和不明身份者系统”上共有26046起失踪案件,其中13216起为未结案件,占比为50.74%。


这在拥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朴素价值观的中国社会,显然很难被接受。而与美国“程序至上”的办案理念不同,中国警察在办案过程中,往往把受害人的生命价值看得更重。


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张中国警察不分昼夜办案的截图


众所周知,中国是全球死刑罪名最多的国家,这也成为西方国家长期诟病中国人权的一个抓手。然而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中国国内公众的死刑支持率非常高。据某门户网曾经的统计数据,死刑支持率高达92%。如果看看孙小果案,一个被判处死缓的罪犯20年后再度出现所引发的强烈公众愤怒,就不难理解这种支持率的真实性。


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废除死刑和实际废除死刑的国家有138个,法律上完全废除死刑的有95个,维持死刑的国家仅58个。一些人由此认为,废除死刑似乎是一种全球性趋势,中国法治观念落后了。为了所谓的“与国际接轨”,废除死刑早已被学界提上了议程。


但这并不意味着,废除死刑,就一定不保留死刑文明。章莹颖案令很多人反思,拖沓冗长的刑事诉讼程序、过分保障被告人人权的司法制度,忽视被害人诉求的所谓“普世理念”,是否适合中国?中国民众能在多短的时间里、多大程度上接受?抑或,我们也应该有刑事诉讼的中国经验、中国模式?


中国留学生江歌案最终审判前,江歌妈妈也请求日本政府判处杀害女儿的凶手陈世峰死刑。


江妈妈寻求陈世峰死刑的原因,并不是全然出于报复。


她说:“当一个人生命受到威胁时,他才能明白生命有多可贵。


无论如何,这个恶魔不能继续为害人间。


莹颖安息。



栏目主编:陶峰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