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河南“学生20年后打老师”事件引发热议 ,教师教育惩戒权边界在哪
分享至:
 (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许沁 龚洁芸 2019-07-17 19:37
摘要:《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印发,明确提出“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

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一位老师在20年后收到了一份学生的“回报”——几记狠狠的耳光和叱骂。对老师的仇恨何以深植20年?“学生20年后打老师”事件引发热议。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印发,明确提出“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新时代,到底需要怎样的教育惩戒权?




“老师的戒尺”如何安放



“孩子,妈妈希望你能遇见一位手持戒尺、眼中有光的老师……”这是无数孩子入学前,家长对老师的期望。但是,一边是“严师出高徒”的传统观念,一边是“体罚或变相体罚”的极端个案,现实生活中,老师们因为“红线”而不敢举起手中的“戒尺”时有发生。如何进行合法、合理、合规的惩戒,一直是教育过程中面临的现实难题。


惩戒权在世界各地学校都有相类似的存在。惩戒如何界定、实施是关键。“惩戒权并不是体罚或变相体罚,而是根据不同情况予以学生的警示。”建平西校校长赵之浩说,比如,扰乱上课秩序的学生,老师可以让他站起来作为提醒,也可以让犯错的孩子进行公益劳动;对于情节严重、破坏学校硬件或是正常教学的,可以适当停课等。“把惩戒权还给老师,这是教育界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如何定义和界定惩戒权,由哪些人执行,都应该有指导性界定,这是保护老师和学生双方的关键。”赵之浩说。


虹桥中心小学校长唐晓安说,经验丰富的班主任事先在家长会上和家长“约法三章”,明确表示“上课不认真听讲、不按时完成作业”等会采用惩戒措施,得到家长认可,并在学生中也讲明要求,得到认同。但有时候5分钟的站立惩戒,也会被认为是罚站。


“惩戒”和“体罚”的界限在哪里?“惩戒”和“体罚”的困境如何破解?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教师对违规学生进行处罚,经常被质疑为体罚或者变相体罚,这就是因为没有针对具体违规行为的具体处罚规定。在他看来,只是明确教师可以采取“一定”的惩罚教育措施是不够的,必须十分具体。即诸如批评教育无效后,可以罚站,直至请出教室。不仅要明确惩戒教育的细则,张贴在教室里,让所有学生、家长都十分清楚。




给“熊孩子”小惩大诫



“对于一些‘熊孩子’,适当的惩戒可以帮助他们树立规则意识,但制定实施细则可以邀请学生、家长、老师以及法律界人士共同参与,家委会也参与讨论,倾听包括孩子、老师等各方的想法。”建青实验学校校长潘敬芳说。


在绿苑小学校长王晶看来,每个孩子、家长对实施教育惩戒的感受度也会不一样。教育惩戒,不是给老师“尚方宝剑”,但在小学阶段,在不有损尊严和人格的前提下,适当的教育惩戒能帮助孩子从小树立好各种习惯。以前私塾里会有一把“戒尺”,如果学生没写好字,在合理范围内多抄两遍,反复强化记忆。


“惩戒权是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了惩戒权,教师教育学生的行为才形成了一个‘闭合’。”赵之浩认为,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因为对于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对于一些孩子,小小的惩戒,会有比较好的教育效果。齐齐哈尔路第一小学副校长王隽认为,对于一些“皮孩子”,惩戒的效果立竿见影。“之前因为有一根‘红线’在,我们一直害怕或回避惩戒学生,通常以表扬和鼓励教育为主。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这样的教育,”王隽说,因为不能惩罚,很多学校会遇到“皮大王”,因为之前老师不能以任何形式加以惩罚,所以这类孩子通常天不怕地不怕,影响到正常的教学秩序。对于惩戒的尺度限定非常重要,“千万不要‘因噎废食’,因为有时候一点小小的惩罚,对于那些顽皮的孩子而言,是有积极作用的。这样的教育方式,才能让他们有所顾忌,从而遵守规则。”


“老师在学校对这类孩子加以惩戒,其实是为了降低未来社会教育的成本。”赵之浩说,比如我们在新闻中看到的那些不顾社会规则的人,就是因为在他们未成年时没有加以干涉和惩罚,等他们长大之后,他们不会为自己、他人负责,更不会为这个社会负责任,最终长成了无视规则的“巨婴”。




惩戒需要教师“大智慧”



过去一段时间里,老师惩戒学生的新闻,因为被无限放大而使得老师小心翼翼,生怕一点儿批评就触犯了所谓体罚的“红线”。此次《意见》明确教育惩戒,重在教育,要建立在对学生关心爱护、促进健康成长的基础上,研究制定实施细则,需要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实施的范围、程度和形式,规范行使教育惩戒权。从老师以前“缩手缩脚”、不太敢管学生,到现在必须实施教育惩戒,这是一个过程,对老师而言,也是教育要求依法治校。王晶认为,在教育惩戒的“度”上如何把握,需要立法,让老师充分履行教育惩戒,但也不能过度。比方说,有的孩子午餐时爱挑食,结果浪费严重,午餐结束后,就让这个孩子负责整理收拾餐盘,这不仅一种惩戒教育,也是很好的劳动教育。像打扫卫生这样的惩戒,老师也需要有“大智慧”。在沟通过程中,不断激励引导学生,而不是让学生感到“被老师惩戒了”。“教师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以正面教育为主为先,将教育惩戒作为辅助的教育方法。”王晶说。


王隽也建议,将教育惩戒权还给老师,事先还需要老师和家长之间进行沟通,在双方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对孩子进行小惩,才能达到“大诫”的效果。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