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正如谈对象,自己做的分子最美!丁奎岭院士从所长“转型”校长,是什么影响他人生走向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2019-07-17 12:05
摘要:丁奎岭在日本做访问教授时,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名古屋大学野依良治教授实验楼的玻璃幕墙上,满是教授发明的手性配体BINAP的分子结构,野依良治称其为心中的“美女”分子。

“如果没有麻醉剂,这过程多痛苦……”53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丁奎岭在因工作繁忙多次错过例行体检后,最近一个上午终于得空安排在麻醉下接受胃肠镜检查。当天下午,他紧接着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尽管对记者笑言还有点“小迷糊”,却时刻不忘科普自己的本行,“这说明化学无处不在。”


15岁考上大学,24岁博士毕业,29岁成为当时河南省最年轻的正教授,47岁就增选为中科院院士,去年又从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转型”为上海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今年当选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在丁奎岭的传奇式印记中,鲜为人知的是,他从中原大地到东海之滨、从教育到科技再回到教育的人生走向,竟都与“教科书”上的中国人、中国事有关。


【要说初心,就是喜欢】

学化学的人,几乎皆知“乌尔夫(Wolff)-凯惜纳(Kishner)-黄鸣龙反应”。在前两位德国、俄国化学家的研究基础上,这一化学反应经中国化学家黄鸣龙改进,在较温和条件下即可完成。这也是第一个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有机化学反应。丁奎岭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郑州大学读化学系时,他不仅在教科书上找到了这个中国人的名字,还了解到黄鸣龙院士(1898—1979)曾是中科院上海有机所研究员。


合成化学不断创造新物质,这正是其魅力所在。“但在教科书上,中国人的原创成果还太少,”丁奎岭说,“医药也好、材料也好,大都是化学合成的,但创新源头大都不在中国。”按他的观点,国家不仅要有制造,更要有创造,用创造的分子去影响和改变世界。

在丁奎岭早年记忆中,家乡生产队的大广播宣传着“原子弹研制成功、人造地球卫星上天、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等中国的自主创新成就,而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就是他最早听到的影响和改变世界的“化学合成”。后来,随着他在化学道路上的求索,渐渐了解到不仅牛胰岛素人工合成发生在上海有机所,青蒿素的全合成也是如此。由此,上海有机所便成了他心目中合成化学的殿堂。


出于这样的情结,1998年,丁奎岭放弃了郑州大学正教授的待遇,接受了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提供的副研究员职位。尽管职位、住房等个人待遇都不及以前,但他在上海有机所沉下心来研究,一做就是20年。至于当初为什么选择化学,丁奎岭只是说因为高考“数理化”中的化学成绩最好就念了化学,而进大学后果然当了“年级第一”。“要说初心,就是喜欢。”他所从事的手性催化研究,曾经一度热门、后又转冷,一些同行改变了研究方向,但丁奎岭始终不改初心。他认为,科学家不应被热点左右,“手性催化需要探索的未知,远远多过已经解决的问题,值得用一生倾情付出。”


【最佳时空,最美分子】

今年,丁奎岭的二氧化碳催化转化新方法——从二氧化碳到“万能溶剂”DMF新路径,进入中试阶段。这个项目如能实施建成,将是世界上第一条从二氧化碳原料到DMF的工业化过程。作为有机化学家,丁奎岭密切关注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问题,利用多年来在手性催化氢化方面的研究积累,通过发展新型金属有机催化剂,实现了在温和条件下将二氧化碳作为“碳资源”,化学转化制备出碳酸乙烯酯、甲醇、乙二醇等常用化工原料,为二氧化碳的化学利用提供了“绿色化学”解决方案,改变了以“煤气”一氧化碳为原料的传统途径。


从2015年申请专利,到与山东潍焦集团达成合作协议,再到如今中试设备投入运转,“短短几年,就在一片空地上建起装置并试车成功,着实让人感到振奋和震撼!”他带着自豪说道,“现在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最好的时期,现在的中国是做科学研究最好的地方,而且现在的中国更是对科技创新需求最为迫切的国家!”他十分肯定地判断,“技术研发只要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它的应用就能很快实现。”

丁奎岭的科学之路屡有斩获,但在他眼中,“最美”的科技成果还要数他合成的SKP分子。“我觉得SKP分子的几何形状就像中国结,很美。”他笑笑,“其实,科学研究就跟‘谈对象’一样,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己做的分子总是感觉最美的。”丁奎岭在日本做访问教授时,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名古屋大学野依良治教授实验楼的玻璃幕墙上,满是教授发明的手性配体BINAP的分子结构,野依良治称其为心中的“美女”分子。也许对丁奎岭而言,SKP分子也是他心目中的“美女”。

“我们不仅要关注科技成果带来的美,也要感受研究过程之美。”丁奎岭笑着说,“有的科学家一辈子默默奉献,研究过程充满曲折,甚至需要隐姓埋名,但只要执着坚持、永不言弃,那就一定是最美的。”


【挤掉“水分”,铸造“金课”】

与几年前相比,丁奎岭的头发越来越花白,也坦言时间越来越不够,他总是告诫学生们要抓住最美的时光,无愧于自己的选择,无悔于自己的青春。来到上海交通大学,丁奎岭分管本科教学,从此他的工作与教科书、与学生们的关联更大了。“其实,从1990年在郑州大学从教至今,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三尺讲台,培养人才与科学研究同样重要。”


加入上海有机所的第二年,他就为研究生讲授专业基础课《物理有机化学》。后来,他又来到上海科技大学给研究生上课。“有时上一整个学期,有时和其他老师分工讲授两三章内容。尽管科研和行政任务都非常繁重,但只要上课时间确定,我就尽量不再安排其他事务,”丁奎岭表示,“院士也好、所长也罢,这些‘头衔’时刻提醒我不能离开科研和教学第一线。”至今,他培养了30多位博士和博士后,其中近20位已成为教授或研究员。

要挤水,要铸金,丁奎岭正在和上海交大的同事们一起,打造一批真正具有含金量的“硬课”。“顶尖大学,更要‘以本为本’。”无论是对教授还是青年学者,他都积极倡导教师把教书育人摆在重要位置。“备好课、上好课,不仅有利于学生成长,还可以帮助教师提升格局与视野。”


值得一提的是,丁奎岭不仅热爱教育,而且热心科普。多年来,他面向中学、高校、企业和社会公众作“合成我们的未来”专题科普报告50余次,“让公众更加了解化学、欣赏化学,让我们的青少年更加喜爱化学、更加愿意投身化学,这也是化学家责任之一……”他说,“只有科技创新引领社会的价值取向,只有年轻一代保持对科技的好奇心,上海才能加快建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徐瑞哲 题图来源:上海市科协、上海交大提供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