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冯德莱恩宣布辞去德国防长职务,她能成为欧盟委员会首位女主席吗?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张全 廖勤 陆依斐 2019-07-16 21:00
摘要:“冯德莱恩并不完美,但她比其他人选要好。反对这个折中人选,将进一步增强民粹主义者和欧洲怀疑论者的力量。”

已被提名担任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的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5日宣布辞去防长一职。欧洲议会将于16日对提名投票表决。媒体指出,她尚需在最后一刻打消747名欧洲议会议员中大量存在的保留意见,方有望顺利出任欧委会首位女性主席。

“新舞台”

今年7月初,欧盟在召开一场史上最长的特别峰会之后,提名冯德莱恩接替即将卸任的容克,出任欧盟委员会下一届主席。冯德莱恩15日通过德国国防部官网发表声明称,她将于两天后的7月17日正式卸下德国国防部长一职。德国总理默克尔当天表示,冯德莱恩已经选择了一个“新舞台”,并将全心投入欧盟委员会的工作中。

当地时间16日晚6时(北京时间17日凌晨),欧洲议会将对提名投票表决。如果获得通过,冯德莱恩将成为时隔60多年后第二位出任该职务的德国人和首位女主席。

欧委会主席隶属欧盟五大关键领导职位,也被称为欧盟“总理”,主要负责提出新的欧盟法律、执行欧盟规则和处理贸易协议。其权力还包括分配、改组,或解雇委员会成员。

欧盟其他四大关键领导职位包括:欧洲理事会主席(通常被称为欧盟“总统”)、欧洲中央银行行长(掌管欧盟的“钱袋子”)、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相当于欧盟“外长”)和欧洲议会议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指出,虽然欧洲理事会级别最高,但欧委会主席却具备真正实权,“含金量”最大,多少年来对该职位的争夺始终呈现白热化状态。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叶江表示,欧委会相当于欧盟的行政部门,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未来一段时间内还将在英国“脱欧”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具体的谈判操作、政策执行均由欧委会实施)。这是此次投票备受关注的第一个原因。第二,欧盟目前面临一系列挑战,包括如何在一体化进程中应对英国“脱欧”和“疑欧”情绪,如何推进与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关系等。外界期待欧委会主席能发挥更大作用。

“一波三折”

冯德莱恩来自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党团,是默克尔的盟友,属于欧盟机构中的新面孔。按理说,一个来自欧洲议会最大党团的“女将”,又有“默婶”加持,政治资本自当不小。但事实上,冯德莱恩的提名之路却是“一波三折”。

围绕欧委会主席一职的提名,原先设计的剧本是,默克尔支持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推举德国籍议员韦伯出任欧委会主席。

在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人民党获得最多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团,按照2014年以来形成的“领衔候选人”惯例,应由韦伯出任欧委会主席。

但是,代表中间派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欧洲人民党尽管占据多数优势,但在“霸占”欧委会15年后理应分享权力。而且,马克龙不但反对提名韦伯,还从根本上反对“领衔候选人”惯例,认定欧委会主席人选应该经各成员国领导人讨论产生。

分歧难解之下,德、法、西、荷四国6月底在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达成协议:由欧洲议会第二大党团、中左翼的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推选的蒂默曼斯任欧委会主席,韦伯则被提名出任接下来两届欧洲议会议长,再提名一名来自中东欧国家的女性政治家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并将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划归”欧洲人民党党团。

谁料,“大阪协议”同样引来各种“不服”。

欧洲人民党党团不愿将欧委会主席一职拱手相让,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中东欧国家坚决反对蒂默曼斯出任欧委会主席,认为他对新欧洲“抱有偏见”——蒂默曼斯曾参与欧盟针对波兰和匈牙利两国政府的法治调查。如果其当选,可能进一步加剧新老欧洲之间的紧张关系。而南欧国家意大利对此也表示不满。

结果,“大阪协议”不得不被推倒重来。法德等国又推出第二套方案。新方案经过“马拉松式”的艰难磋商后终获通过。至此,两位“领衔候选人”统统出局,冯德莱恩——这个令许多欧盟成员国领导人都始料不及的新人——登上了欧洲政治角力的前台。

有评论称,冯德莱恩不是任何人的首选,只是欧盟领导人能够达成共识的折中人选,最终在欧洲政坛的幕后交易和权力博弈中出人意料地胜出——这一人选既照顾了欧洲人民党党团的“面子”,又顾及了默克尔的“里子”,同时冯德莱恩作为欧盟机构“素人”也打消了中东欧国家的疑虑,还兼顾了性别平衡。

激烈博弈的一大原因,在于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重塑了欧盟的政治版图: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不再一家独大,“领衔候选人制”存疑;社会党党团和自由派等的席位此消彼长,导致他们在欧委会主席等人选上的发言权也相应改变。但“旧势力”并不甘心拱手让出既得利益,于是围绕权力的一番龙争虎斗不可避免。

“钢铁木兰”

尽管冯德莱恩的名字在“群星闪耀”的欧洲议会党团中不那么响亮,但这位新人绝非泛泛之辈。

德国首位女防长、训练有素的妇科医生、7个孩子的超级妈妈……61岁的冯德莱恩身上有着一连串让人目眩的“花式”身份。

虽然是德国人,但冯德莱恩出生在布鲁塞尔——欧盟“首都”。她的父亲阿尔布雷希特曾是德国资深政客。由于父亲当时在欧委会任职,冯德莱恩的童年几乎在比利时度过。

上世纪70年代,冯德莱恩先后在哥廷根大学、明斯特大学和伦敦政治学院攻读经济学,后又在汉诺威攻读医学,并成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妇科医生。

1986年,她嫁给了同行海科·冯德莱恩,两人育有七个孩子,这在一个妇女平均生育1.59个孩子的德国并不寻常。上世纪90年代,海科在斯坦福大学深造,冯德莱恩在美国加州当起了家庭主妇。在大西洋两岸的生活经历帮助冯德莱恩建立了人脉网络。尽管她在柏林没有很多朋友,但她身边的朋友都是重要人物,比如颇具影响力的德国议院议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

冯德莱恩最重要的朋友要属默克尔,冯德莱恩是自默克尔2005年出任德国总理以来唯一一位留任至今的内阁成员,可谓是与默克尔同甘共苦的忠实盟友,也是一位“幸存者”。

尽管冯德莱恩可谓“政二代”,但她在追求自己的仕途方面却大器晚成。有评论称,在德国政坛,冯德莱恩是一个罕见人物,因为她“跨行”进入政界已过不惑之年。

在地方政府中逐步晋升后,冯德莱恩于2005年加入默克尔的第一届内阁。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英语和法语为她的仕途铺就一条青云之路。从劳工和家庭事务部长到德国首位女防长,她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

身高1.6米左右,形象英姿飒爽而不失女性柔美,展现在公众面前的冯德莱恩总是给人完美、干练的印象。英国《泰晤士报》称,“钢铁木兰”冯德莱恩,这位欧盟冰雪女王时刻准备与对手一决高下。

不过,尽管冯德莱恩的背景和履历十分光鲜,但近年来,她在国内的政治明星光环逐渐褪去。她曾是德国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但去年跌出了前十。

自2013年担任德国国防部长以来,她的日子一直不好过。2017年,由于军队连曝丑闻,包括性骚扰、欺凌新兵、极右翼军官图谋恐袭等,冯德莱恩遭遇不少指责。欧洲议会前议长、德国社民党前主席舒尔茨甚至称她为“默克尔麾下最差部长”。

如今在德国,一头向后梳的蓬松发型和一脸微笑似乎已经成为冯德莱恩的标志。但也有人质疑,她的微笑究竟是发自内心,还是演戏?她是不是准备“抛下德国国防部这个烂摊子,向上逃离”?

选情乐观但有挑战

德国电视一台报道指出,冯德莱恩至少需要欧洲议会747名议员中过半的374票,方保无虞。她虽然获得“欧洲人民党”(拥有182席)背书,但还不足以确保当选。此前,欧洲议会绿党(74席)和左翼党党团已宣布将投下反对票。更糟的是,对冯德莱恩当选掌握关键票的社民党党团(154席)部分成员此前也表态不予支持。

“冯德莱恩目前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是提名方式造成的,”《外交政策》杂志一语中的。

反对者认为,冯德莱恩并非“领衔候选人”,而是一个以德法为主的欧洲国家,以及欧洲议会党团之间妥协产生的人选。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欧洲议会内不少议员自然不满。“大阪协议”的“最大输家”社会党党团尤其感到失望。绿党则公开宣称冯德莱恩的提名属于“荒唐可笑的幕后安排”,“只是满足了政党权力游戏的需要。”

不过,路透社分析指出,冯德莱恩可以得到中右翼和自由派阵营支持;同时,意大利总理孔特欢迎提名冯德莱恩,大部分意大利籍欧洲议会议员可能选择支持冯德莱恩。这一情况下,即使没有社民党党团支持,冯德莱恩仍可获得足够票数。

冯德莱恩本人也对选情有着清醒的认识。为争取尽可能多的支持票,她连日来在布鲁塞尔多方奔走,并致信给社民党等党团,提出实施更强有力的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实施更加公平的最低薪资等政策承诺,试图以此让反对者回心转意。

冯德莱恩的主张包括:如果当选,将在上任的头100天里,提出在2030年前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55%的计划,并将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纳入法律。她还提出设立一项公私合营的新基金,配合“欧洲可持续投资计划”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金融工具。这一定程度上呼应了马克龙“欧洲气候银行”的倡议,可能为她吸引一部分自由派党团的支持。但绿党对此不为所动,认为冯德莱恩的立场没有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另一项夺人眼球的主张是,她建议提名两位欧委会执行副主席,可在特殊情况下代行职责。两位人选很可能是先前“提名落败”的蒂默曼斯,以及欧洲议会第三大党团自由派党团“领衔候选人”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这一妥协旨在回应社民党党团和自由派团体的期待,实现权力平衡、利益交换。

冯德莱恩其他一些主张还包括:实施以增长为导向的财政政策,并对大型科技公司征税,建立更全面的欧洲法治机制、提前派遣欧盟边境警卫处理移民问题、为欧盟工人设定最低工资,以及给英国更多时间来进行“脱欧”谈判,等等。

“冯德莱恩并不完美,但她比其他人选要好。反对这个折中人选,将进一步增强民粹主义者和欧洲怀疑论者的力量。”《外交政策》杂志写道。冯德莱恩被视为坚定的一体化主义者,支持欧盟更紧密的军事合作,曾倡导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在国际舞台上,她主张外交和多边主义。有评论称,在外交政策上,至少以德国的标准来看,她是一个鹰派人物。

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家格罗·纽格鲍尔评价称:“她是一个非常亲欧洲的人,她对欧盟充满热情,因此有机会取得一些成绩。”

冯仲平认为,冯德莱恩如果当选,将令支持欧洲一体化的人松一口气,也是欧盟机构最值得庆幸的。近几年“疑欧”风潮加剧,冯德莱恩的当选对于推动欧洲一体向前迈进,确保欧洲发展具有特殊意义。“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能够顺利当选,毕竟这是一个各方艰难协商和平衡后产生的人选,应该不会飞出‘黑天鹅’。”

叶江认为,冯德莱恩来自德国,又是默克尔的盟友,她的当选对欧洲一体化而言有利,并可能带来更浓的德国色彩。鉴于目前形势,欧洲并不处于一体化的最佳时段。如果当选,冯德莱恩的手脚会受到议会和成员国的牵制。

《金融时报》认为,由于冯德莱恩从未在党团内建立起政治权力基础。如果当选,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她在欧洲议会可能缺乏稳定的支持基础。她领导的团队也将面临如何平衡副手人选、弥合欧盟内部各层面分歧等棘手问题。届时更多“权力的游戏”还会上演。

会打破默契吗?

如果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的投票中失利,各国领导人将不得不在一个月内提出一位新的候选人。

冯仲平说,冯德莱恩这个人选通不过的话,将酿成欧盟政治发展的巨大危机,标志着欧盟的大国协商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大挫折。“因为那么多年来,欧盟对通过协商实现权力平衡,已经心照不宣。她的失利将打破这种默契,而且牵一发动全身,其他关键职位的既定人选也可能出现变数。”

如果冯德莱恩落败,还正中欧洲怀疑论者和民粹主义者下怀。尽管他们难以改变新人选仍是“亲欧派”的定局(亲欧党团占议会多数),但他们会鼓动民众:欧洲议会更感兴趣的是权力斗争,而无视公众对就业、安全的担忧。这种说法在一些成员国,如英国、法国、意大利、波兰可能很有吸引力,那里的疑欧论者在欧洲议会选举中领先。

新人选的确定也势必更为“烧脑”。“扳倒冯德莱恩,并不能保证另一位候选人会更容易接受中左翼和绿党议员的政策偏好。”《外交政策》杂志说。中间偏右党团的领导人可能继续坚持从自己党团中遴选欧委会主席人选。这意味着“左右”博弈、法德斗法等鏖战又将重新演绎。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