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甜宠”“打脸”“下毒”桥段可视化,小说“爽点”视频广告时代来了?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张熠 2019-07-17 06:59
摘要:在剧情类短视频段子上,可以发力的空间还有很大。

近日,小说短视频广告悄然兴起,这些精准投放至各社交平台的网文短视频,通常时间不足1分钟,拍摄片段大都是“爽文”中最“爽”的段落,包含霸道总裁、后宫争宠、穿越碾压等元素,剧情效果十足。还有人剪辑了相对经典的网络小说短视频合集,引发网友热议,不少网友表示“成功吸引了看小说的兴趣”“想看连续剧”“比流量演技还好”,还呼吁拍摄成正式的网剧。在抖音、快手上,也有不少土味小剧场,包含古风、校园、爱情等不同类目,有些点击率不输传统网剧。这些剧情类短视频何以流行?拿“爽点”做内容的段子视频的兴起,是文化消费的再度降级吗?

小说短视频广告

“爽点”可视化,新型网文引流方式

这几个月,用户刷抖音、快手、微博或新闻类APP时,经常能看到一类新型的广告,那就是以短视频方式呈现的网络小说。这类小说短视频,时长几十秒,通常截取网文中的经典片段进行翻拍,以达到吸引用户并导流至某小说阅读网站的目的。

这些短视频小剧场要么抓一个“爽点”,要么抓小说里的高潮剧情,大多是霸道总裁、后宫争宠、穿越、灵异等题材,有些短剧的服化道还颇为考究。例如,一个名为《傲世狂妃独步天下》的小说短视频,拍摄的是“打脸”桥段,目的是将用户引流至“必看小说”;另一个名为《神医嫡女》的短视频,拍的是“穿越”桥段;而以灵异为题材的《我的灵异档案》,时长59秒,通过一个小片段将用户引流到一个打着免费阅读小说旗号的APP。在B站上,有网友剪辑了这类小说广告合集,点击量已有数万,不少网友表示“看得津津有味”“很上头”(注:网络用语“上头”即沉迷其中的意思)。

小说短视频广告

“据我了解,这种网文小视频最早是一位小说作者弄的,一度日销几万元,冲到销售榜第一,后来很多作者和平台跟风,尤其是这几个月,几乎所有小说网站都在拍这类视频,想通过这种方式达到引流的目的。”网文作者古萧说。网文作者苏觉也认为,这类小说短视频广告主要功能是引流。“就和广告公司拍宣传片一样,阅读app找广告公司拍短片植入广告,和之前微博还有微信公众号那些文字类的小说引流是一样的。”

小说广告

拍摄小说短视频的投入不菲。古萧透露,抛开演员、服化道等成本,光投放到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都是从一两万元起价。“拍摄需要团队,需要资金,所以现在基本都是网站在组织拍摄或运营,对于写作者来说,成本太高了。”古萧认为,现在这种广告方式热度正高,但还没到疯狂、饱和的程度,前期谁抢占了资源,谁就更有引流效果。不过,随着短视频用户规模的扩大及习惯养成,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小说阅读平台通过投放小说短视频的方式进行引流。“在流量如此可贵的当下,网文短视频的爆发还将持续一段时间,甚至可能会出现短视频账号,像电视剧一样连载网文片段,或者出现大面积的用户模仿视频,即用户来演、模仿小说的情节。”

在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夏烈看来,这种把“爽点”、套路转化为剧情短视频,通过视听手段来传播或者推动网络小说乃至于版权售卖的方式,其实颇具产业智慧。“人们对视听的兴趣大于文字,用视听手段刺激观众回到小说阅读中,对于扩大网文作品的接触人群是非常强力的方式。”他认为,这些剧情类短视频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也给传统文学领域很多启迪。“我们要借鉴这种市场化传播手段,但其在资本驱动下抄底牟利的性质同样值得警惕。”

剧情类短视频可发力空间很大

这些小说短视频广告已有大量粉丝,有网友甚至表示:“真的求这些小说拍成网剧或电影,我一定一部不落地去看!”那么,这些民间自制小剧场和以卖小说为目的片段翻拍,是否真的能衍生出未来的网剧,甚至取而代之?

小说短视频广告

有观点认为,这些视频吸引人注意的点恰恰在于“短”,“浓缩才是精华,拍长了就是雷剧了”。苏觉认为,这类视频更像短视频段子的演化,强调情节反转,并不是完整叙事。而且,这些小说本身质量并不过关,没有翻拍网剧的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只是写个开头吸引人下载app,能改成网剧的要经过多重考虑和审核,原文质量上应有一定水准。”

“影视作品应有专业体系打造,即便抛开艺术质量、资金投入等重要因素,这种短视频剧情广告,也无法取代传统影视剧和网剧。”夏烈提出,不同时间长度的作品应对的文化消费需求是不同的。这类短视频的时长功能决定了它是广告式的,作为扩大传播、刺激小说阅读的辅助手段。“互联网的特点,适应短视频类的内容流行。但人在不同状态下,会对不同长度的作品有需求。比如互联网时代的文学有几百万字的超级长篇,也不妨碍微博上百余字的微散文、微小说等作品的流行。”

看似短小精悍的土味小剧场或网文短视频,实际上也与饱受诟病的网剧一样,面临着演技尴尬、剧情雷同、制作粗糙等问题。有网友吐槽,这类视频有个公式,换个名字往里套就行,“比如瘫痪(重伤)不受宠皇子+穿越医生组合。”不过,剧情类短视频或者“段子”类视频的流行,也有内容生产者应关注和思考的地方。夏烈认为,段子是带有互联网时代特点的创作,许多段子带有不错的故事性甚至讽刺、哲理意味,也适合互联网时代碎片化、快捷的传播特点,但在剧情类短视频段子上,目前还缺乏优质的作品,可以发力的空间很大。

小说短视频广告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热播的网剧《长安十二时辰》其实就起源于段子。该剧的原著小说作者马伯庸对作品的最初构想是来自于知乎上的一个脑洞问题,“如果你来给《刺客信条》写剧情,你会把背景设定在哪里?”在这个问题下,马伯庸用不到3000字的回答,描绘了一幅盛世长安的画卷,获得超过2万的网友赞同。不过,最终用于翻拍影视作品的并不是这条段子,而是马伯庸之后基于此撰写的长篇小说。夏烈介绍,业界早有人指出,由段子手的创作改编的剧情类短视频是该类型作品的内容发力点。“通常段子会有梗,有个故事核,具备改编的基础,但能否变成剧情类短视频,麻烦出在转化上。在一两分钟的时长下,剧情类短视频盈利模式是什么?优质的段子手能否靠这个生存,有多少人愿意为作品付费埋单?这些都是资本早就想过的问题。”

面对抄底文艺,应用介入式疗法

不难发现,这一类网文短视频,实际上是网络小说爽文模式的再复制,而所谓的爽感,自有一套运行机制。“从网文阅读来看,当下的趋势就是要爽文、甜文。网络文学实际上是用一种爽文模式,最有效地把人们深层的欲望呈现出来,然后用想象性的解决的方式,进行有利的抚慰,这是爽文的基础。”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认为,以往现实主义文学本身,要像镜子一样反映现实,并且要给纷繁的乱象的现实赋予文学的形状,从而去帮助读者认识世界的本质,“到了网络文学,读者并不靠这个认识世界,但需要靠这个对付世界,这是功能性的。”遵循相同的逻辑,把“爽点”“爽感”提炼出来,又以短视频这种用户习惯的观看方式来呈现,网络小说短视频广告之所以令人“上头”也就可以理解了。

小说短视频广告

不过,“爽文”模式并不能满足所有读者的需求。“我不会根据这些视频广告去搜书。虽然穿越题材、重生题材都在我的阅读范围之内,但无脑‘爽’并不是决定因素,作者文笔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网文爱好者“开客栈的三娘”认为,这些剧情类短视频过于粗制滥造,无论是台词还是配乐很容易就让人出戏。

小说短视频广告

这种网文小说视频、土味剧场流行是否是文化消费降级?夏烈认为,目前看到的剧情类短视频的主要市场还是在抄底。“它们和网络文艺特别相近,这种介质决定了要兼顾各种层级的文化口味,并不等于文化消费降级。”在他看来,近二十年来,互联网让所有人都能低成本享受文化内容,在接触面上磨平了很多鸿沟,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只看到大量人群上网带来的巨大流量和背后的盈利模式,纷纷做抄底文艺的行为也需反思。“精英文学作者、学者等一定要积极介入,引入高层次的文化口味,对网络文艺起到积极引导作用,而不是冷眼旁观,肆意抹杀。所有人都有享受这个时代文化的权利,文化普惠拉低了最低线,但文化人可以坚守最高线。五年或十年后,生态就会有变化。”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内文图片为网络截图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