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9名偷渡非洲裔男子被洋山边检拒之门外,在海上兜了一圈又回来了?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叶真于 陈琼珂 2019-07-14 15:38
摘要:多年前,上海边检机关曾处置过一起类似事件,因身份始终无法确认,偷渡人员整整在海上随船漂泊了数年之久。

 

半个月前,9名非洲裔男子藏在集装箱里偷渡“上错船”,本欲去欧洲淘金却到达上海洋山港,被洋山边检站拒绝入境。谁知,这9人随船辗转亚洲多港后再次返回洋山港,且相继出现身心不适状况,我方医务人员登轮为其诊治。

 

7月14日上午10时许,丹麦籍“美诚马士基”轮从洋山港起锚出境。由于这9名偷渡客由于其自述的身份尚未得到相应国家官方确认,只能随轮继续“海漂”。

 

日前,洋山边检站接马士基航运公司报告,即将靠泊上海洋山港三期码头的丹麦籍“美诚马士基”轮载有9名非洲裔涉嫌偷渡男子。洋山边检站高度重视,立即启动紧急预案,提前制订措施,抽调精干警力组成处置小组开展处置。  

 

据悉,随船入境的9名偷渡人员均为男性,来自非洲西北端某国,其中最大的37岁,最小的年仅23岁。他们声称偷渡是为了到欧洲掘金,改变生活状态。6月2日该轮靠泊摩洛哥丹吉尔港时,他们每人支付给了当地“蛇头”约250美元,被安排藏匿于空集装箱中实施偷渡,本来预计4天左右能到欧洲,但是该船目的地为东亚,集装箱卸货地为上海,于是就随船稀里糊涂一路到了洋山港。

 

根据国际公约和中国法律相关规定,偷渡人员原则上都将随原船退运出境,禁止登陆。6月28日离开洋山港后,“美诚马士基”轮陆续完成在亚洲各港口的装卸任务,本次靠泊洋山港作业是该轮本航次在亚洲的最后一站。

 

按预定航程该船出境后经马来西亚过苏伊士运河后将返回欧洲,由于9名偷渡人员所藏匿空集装箱系从摩洛哥丹吉尔港吊装上船,按照有关国际公约,如果他们身份一直确认不了,船舶经停港口国都不会同意接收遣返,因此船方在航线中另增丹吉尔港,将他们退回偷渡实施地将是大概率事件。

 

多年前,上海边检机关曾处置过一起类似事件,因身份始终无法确认,偷渡人员整整在海上随船漂泊了数年之久。此次偷渡人员多达9人,禁闭在航行的货轮上,漂泊在茫茫的大海间,与憧憬的欧洲幸福生活形成巨大的反差,日复一日不断累积的苦痛、烦燥使他们相继出现头痛、皮痒等不适症状。

 

出于人道主义,船方适当增加了活动空间,并先后在途经的釜山、洋山等港口为相关人员提供诊治,经诊察9人身体均无大恙,多系精神焦虑所致。

 

本想奔向幸福终点站,谁料回到了起点站,当初每人交给“蛇头”的250美元打了水漂,还困在海上几个月失去人身自由。同时被多米诺骨牌推倒的还不仅是这9个倒霉蛋,船方由于送不走“大神”先后增派了多名专职安保人员,为此不得不减少相应船员数量以符合船舶载员要求,船上多了事又少了人,面对陡增的工作量,船员们不得不加班加点,苦不堪言,压力倍增。

 

为了将其对我国港口的影响减到最小,确保该轮及时抵离港和在港期间的安全,洋山边检站制订周密方案,派出精干警力对该轮实施全天24小时梯口监护,并事先协调港区安排合适泊位、开足作业通道、选派装卸能手,用最快速度完成了5400多重箱的装船作业,同时协调引航站提前制定引航计划,优先安排该轮靠离泊,尽量减少靠港时间,在洋山边检、海关、海事、港企等多方共同努力下,“美诚马士基”轮在最短时间完成了全部装卸作业任务,以最快速度出境返航。

 

洋山边检站提示:偷渡除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外,集装箱偷渡还存在着极大风险,不仅缺乏食物、饮水、氧气等维系生命的保障,更有箱体吊装的跌落风险、堆叠的窒息风险、运输的事故风险等种种不确定因素,集箱偷渡无异于刀尖上跳舞,万不可以生命试法。据悉,涉事的马士基航运公司已加强了偷渡高发国家港口出口空箱的装船前检查。我国各大远洋运输企业也应在停靠和航行世界各港口期间,加强梯口值班和甲板巡视,防止发生偷渡事件。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陈琼珂
摄影:姚佳麒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