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偶像拿国难当梗,粉丝借国耻追星,莫让畸形“粉圈文化”蔓延
分享至:
 (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2019-07-12 20:22
摘要:粉上偶像,原本应是一件简单美好的事情。

“你是我的《南京条约》,是我沦陷的开始。”“你是我的《九国公约》,以最温柔的理由做最残忍的事……” 中国被侵略历史中曾经签订过的各种不平等耻辱条约竟然可以拿来“作梗”,向自己心仪的明星表达所谓的喜爱之情。国耻岂能用来玩笑?这种行为令许多国人感到愤怒和痛心。做艺人需先立艺德,但明星、演员调侃国难、国耻、革命英烈,面对历史、文化故作无知的事情却屡屡发生;另一方面,漠视历史文化和公众秩序,毫无底线地吹捧、维护偶像形象的粉丝行为也亟需反思,不能让这种畸形“粉圈文化”继续蔓延。

粉丝花式吹捧自己的偶像,谓之 “彩虹屁”,这是从韩国传来的“粉圈文化”用语。顾名思义,在粉丝眼里,偶像浑身是宝,全是优点,就连偶像连放屁都能面不改色把它吹成是彩虹。

会吹“彩虹屁”,成为粉丝的必备素养,“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xxx眼里有星星” “可盐可甜”等,都是常见的“彩虹屁”句式。吹“彩虹屁”除了赞美偶像外,也有防止偶像有负面评论,以及立人设等意义。不少“神仙颜值”的流量明星,就是靠粉丝们的“彩虹屁”一点点吹出来的。

然而,“彩虹屁”吹到极致,也会走向反面。为吹别出心裁的“彩虹屁”,粉丝不惜拿国耻、国难作梗就可见一般。而因为自己吹出的偶像浑身是宝,全是优点,便不能接受他有丝毫错失,更不能容忍他人对偶像错误言行的指责。此前,张云雷 “砸挂”汶川地震,在相声里编排出“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三个姐姐多有造化,都是幸存者”这样的包袱,把灾难当成消费品,调侃同胞苦难,引发网民和观众的批评和抵制。事后,张云雷发微博公开道歉,并承诺日后会谨言慎行。然而,在微博下,却是粉丝整齐划一的理解和控评,甚至有粉丝以“矫情”“道德绑架”为由辱骂灾区受害者,认为反而是偶像的相声提高了当地的知名度。为维护偶像漠视历史、泯灭良知程度令人寒心。

如今读白字、写白字,成了偶像明星的常见错误,而但凡有人指出,便有粉丝正儿八经上起了语文课,为各种白字“洗白”,甚至以和偶像同款“嘴瓢”、同款提笔忘字为荣。此前,某明星出席某活动时误将“纨绔子弟”说成“夸夸子弟”,事后尽管明星工作室发文道歉,但粉丝仍然在为偶像读白字强行解释“夸夸其谈的纨绔子弟,简称夸夸子弟”,是因为省略导致的“嘴瓢”而非读错。近日某明星因为“到此一游”的游字写错而道歉,引发了大量粉丝贡献自己提笔忘字的事例,以证明偶像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时疏忽,尽力将大错化小,小错化了。这种对文化的漠视程度令人诧异,这是在误人子弟,还是在自欺欺人?

粉圈文化也正在消解着偶像明星的意义价值。张云雷成为相声界流量,原本可以帮助相声艺术走进年轻人,但粉丝带荧光棒看张云雷相声,不尊重其他演员、不顾其他观众现场刨活儿(搭话、抢词),影响了正常欣赏秩序。也让人质疑,偶像走红真的可以带动传统艺术发展吗?此前,导演侯鸿亮在白玉兰电视节期间的一段访谈引人思考,“流量演员可能会有很多的反噬,像《知否》集中了两大流量,在播出时剧组的宣传部门就会很紧张,天天晚上害怕发生什么事情。”粉圈文化扰乱了其他观众对影视作品的正常欣赏,“流量”已经从票房灵药变成毒药。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粉圈文化在不断蔓延,扰乱了正常的艺术领域,甚至侵染到社会公共领域。蔡徐坤担任了中国扶贫基金会减灾形象大使,原本是件好事,但由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博在宣传博物馆活动时,调侃了蔡徐坤“鸡你太美”打篮球的梗,于是粉丝选在国际博物馆日以牙还牙,由中国扶贫基金会下属的人道救援官博呼吁大众“关注儿童减防灾教育,不要逛博物馆”。只为自己偶像站台、反击变公器私用,是谁给了粉圈可以不顾一切的追星权力?

有人认为,粉圈文化里没有公序良俗,没有国家个人,只有对爱豆的无限忠诚和盲从。如今,几乎每个粉圈都有组织严密的架构,有控评组、反黑组,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粉丝头目发布各类应援、控评指令,带领大量粉丝有组织地为偶像刷流量、冲销量,发现对偶像不利的言论,轻则言语暴力,重则人肉搜索,甚至演变为现实暴力。这种洗脑式、邪教式追星所带来的畸形“粉圈文化”,正在危害着网络公共安全,带来越来越多的社会负面影响。

粉上偶像,原本应是一件简单而美好的事情。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