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淳安9岁失联女童的父亲:“说实话,我希望找到孩子,不管死活”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雪妍 2019-07-11 18:40
摘要:“孩子平时没怎么出过家门,只要出门就开心,今年暑假我还计划着……”

今天下午2点,章军出现在宁波市象山县白沙湾的凉亭。就在昨天,两位20多岁的村民在礁石上发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把它放在凉亭里,警方和救援队从昨天开始把搜救目标缩小到这附近。

“孩子的市民卡出现在这里可能是个提示。我女儿全身都没有口袋,只能是他们拿着,但死无对证,现在什么都不知道……”章子欣的父亲章军一脸疲惫。

7月4日早上,杭州淳安女孩章子欣在家中被租客以当婚礼花童为由带走。而带走她的男租客梁某华、女租客谢某芳,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

连着下了20天多天的雨,今天刚放晴,平时熙熙攘攘的东沙滩这才有了些人气。几位戴着遮阳帽的游客,讨论的焦点和网络上一样:女孩到底在哪儿?租客的动机是什么?孩子的家人为什么能放心把她交给陌生人?

去往白沙湾的必经之路,一路都在施工,粉尘飞扬,遍地石块。“前方施工,禁止驶入”的大牌子,每转一个山弯就能看到。山腰的企业家俱乐部设了关卡,不允许闲杂车辆经过,也就是说,从这里步行到发现市民卡的地方,成年人也需要近1小时,更何况带着9岁的孩子。

这些也都是搜救队员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明天,搜救范围将扩大到20海里。

搜救现场。

一位搜救队员说:“没有目标,没有具体方位,只能说他们在这里出现过。范围太大了,有些无从下手。”

糟糕的天气给救援带来更多麻烦。“你看那边的礁石,昨天晚上9点才退潮,我们早上到的时候估计水面下降了有6米左右。”蔡奇是雄鹰救援队的潜水员,顺着他手指方向,从发现子欣市民卡的亭子望过去,石头上面白色和灰色之间有分明的水痕。

海面救援以声呐为主,根据探测结果再决定要不要下潜。而声呐至今尚未有明确结果,只有两三个点,但是都太小,救援人员怀疑是小石头、小动物,“潜下去,能见度40公分左右,什么也没有摸到”。

一面靠海,一面靠山,一边是大海捞针,一面雨大林深,“200多人,9部车子,找了两天了。”海滩上的协勤人员说,“两边都很难找,最近天气不好,我们在家睡觉都要盖被子,这孩子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很冷……”

章军一出现,就被媒体围住。“从5日开始我就没怎么睡过觉了,6日他(男租客梁某华)的朋友圈都删掉了,只有几张截图,我就觉得有问题。”

买了站票,章军从打工所在的天津赶回来,正逢学生放暑假,在挤满人的过道里,他给对方发消息,还看到了孩子的小视频,貌似一切正常。

直到到了象山,警察才慢慢告诉他两个租客已经自杀,“我当时都不敢告诉一直陪着我的姐夫”,而他自己,这时才真正意识到,孩子出事了。

有网友指责他太淡定,他说,“我心里怎么可能不难过?”微信和电话太多,他的手机经常卡住,他也没有心思看。

还有人针对他父母继续卖水果发出质疑,但他说,其实是家人一直瞒着老人,而现在,瞒不住了,“很多人都在怪我妈妈,其实最亏的就是他们,他们辛辛苦苦带孩子,现在我妈妈还在家哭。”

“网友的猜测太多,大家都希望孩子能安全找到,其实很多证据证明希望渺茫,这是客观事实。说实话,这是最实的实话,我希望能找到孩子,不管死活。”

章军说,13岁的侄子和女儿感情很好,“去年暑假我还带着他们去秦皇岛玩了一个多月,孩子平时没怎么出过家门,只要出门就开心,今年暑假我还计划着……”

他没能说完这句话,哭了。

栏目主编:林环 文字编辑:林环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eyes_lin@126.com
题图说明:章子欣的市民卡被发现的凉亭。
本文图片:刘雪妍 摄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