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沪某小区养了三四十条狗,有证的只有4条!记者探访发现,未牵狗绳不捡狗粪现象不少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巩持平 胡幸阳 2019-06-28 06:15
摘要:记者调查发现,伴随宠物犬尤其是大型犬数量增加、部分养犬者安全意识松懈等因素,养犬管理在现实中浮现一些新问题和新矛盾。

一部《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实施七年,已经让“文明养犬”在上海形成广泛共识。注射免疫、登记办证,成为众多家庭收养宠物狗时牢记在心的步骤,不文明养犬的行为“容身空间”越来越小。


近期,沪上数次犬只伤人事件再次引起社会各界对养犬问题的关注。记者调查发现,伴随宠物犬尤其是大型犬数量增加、部分养犬者安全意识松懈等因素,养犬管理在现实中浮现一些新问题和新矛盾。



犬伤人现象不容轻视


事情已过去10天,6岁女童小羽左侧脸颊和颈部共三处缝了20针的伤疤接近愈合,但当听到与“狗”相关的话题时,她还总往奶奶怀里钻。“我们孩子之前不怕狗,我们家还养过狗,现在远远看到都怕得不行。”小羽奶奶说。


5月16日14时许,在浦东新区潍坊六村自家门口,还没等奶奶换好鞋跟上来,小羽先拿着玩具一个人跑出家门,“刚出去的时候它在灰色塑料台上,我放好水枪,一转头,它就扑上来了,咬我的脖子。”小羽奶声奶气的讲述中,“它”是一条白色、有斑点的犬,体型不大,之前也有人在小区里见过,不确定其是否有主人。


事发时,小羽爸爸正在房屋另一侧的阳台抽烟,听到小羽哭喊,他赶忙冲出来,救下女儿,并将咬人犬当场打死。


“真是为民除害了!”潍坊六七村居委会党总支书记周小玉说,她听说这件事时已是第二天:“那天周一,是我们小区试点垃圾分类第一天,就在垃圾房前面,好多居民跟我说这件事,让我主持公道。”事后,她陪同小羽家长调看了监控,监控显示,在咬伤小羽当天,白色犬只还在几十米外的菜场咬伤了一名成年人和四只犬。


因为个头小、力量弱,孩童成了伤人犬只最主要攻击对象。近半个月,类似事件的相关报道多次见诸报端:6月12日,奉贤区一11个月大男婴遭猛犬撕咬;19日下午,青浦区一只未牵绳的阿拉斯加犬在电梯里将一男孩脸部抓伤,伤口长近10厘米……


不少成年人也未能幸免。25日中午,家住闵行的陈先生走在去吃午饭的路上,突然一条大狗朝他扑来,“那条狗拴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我没注意到,直到有人提醒我身后有只狗。”到那时,陈先生再躲避已来不及,他的右肩被抓伤。


下午还有工作,不得已,陈先生暂时用干净的湿纸巾对伤口进行简单消毒。20时许,他到闵行区中心医院犬伤门诊就诊。“我前面竟排了‘十几队人马’。”就诊人数之众远超陈先生预料。他观察,患者中老人和孩童居多,受伤部位大多位于手指、手掌或手肘处,他猜想,患者大多应是逗弄自家宠物狗时受伤。


医院急诊专辟两间诊室作为犬伤治疗的专门诊室,一间用来清创,一间注射疫苗,这样的设置也令陈先生感到惊讶:“对犬伤患者而言这很方便,但也说明犬只伤人已是高频事件。”记者从上海疾控中心官网查询到,上海市共30家医院设有犬伤处置门诊,各区均有分布,且几乎都提供24小时服务。



感觉“听话”的狗实则管不住


犬只伤人的意外为什么有所增加?天气燥热,犬只情绪不稳定确为原因之一,但市民安全责任意识和相关法规如何执行也需引起进一步重视。


记者在两天时间内走访了上海各地多处小区,采访了近30名养犬的居民,发现养犬条例实行多年后,总体上人们对文明养犬有足够的认识。当记者询问居民是否让犬只定期接受狂犬病免疫接种时,所有受访居民均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有居民这样说:“狗狗不打疫苗,不光它的健康没保障,万一咬到、抓到人,也不好处理。定期打个疫苗,不贵也不麻烦,买个心安。”


在杨浦区新江湾城的几个高档小区内,记者连续两天傍晚时分探访,均未见到不牵狗绳的遛狗者。家住橡树湾的夏燕告诉记者,他们搬来8年,几乎没在小区里见到过未牵绳的犬只。而在中建大公馆小区内,记者遇到牵着大型犬的居民时,对方还主动收紧牵引带,并将犬只拉开避让。 


但在日常养犬中,在不同地区,上海实施养犬条例的“最后一公里”还存在不少障碍。


《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规定,上海实行养犬登记制度和年检制度,并将饲养的犬只送至兽医主管部门指定地点接受狂犬病免疫接种,植入电子标识。另外,挂犬牌,束牵引带,为大型犬只戴嘴套,及时清除犬只排泄的粪便等养犬行为规范也被写入其中。


26日上午,记者来到青浦区欣乐苑东苑。一周前,就是在这里,电梯中发生了未牵绳宠物犬伤人事件,3岁男童面部受伤。


欣乐苑东苑的草丛中的狗粪。 胡幸阳摄


蹲守了一刻钟后,记者终于见到一名遛狗的老年男子。他牵着一条法国斗牛犬,牵引带长约一米。几分钟后,犬只开始排便,老人从袋中掏出一沓厕纸,捡起粪便。上前搭话,这名叫周增亮的老人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小区里养狗的居民虽不多,仅三十户左右,但像他这样牵狗绳的狗主人“不到三分之一”。


周增亮展示自己遛狗时随身携带的厕纸。 胡幸阳摄


不牵狗绳的问题在郊区或一些老旧小区内尤其显著。在杨浦区的国和二村,记者走访的半小时内,所遇遛狗居民均未牵狗绳。上前询问,居民们也不以为意,纷纷表示“习惯了”、“狗很听话的,不会乱跑”。然而,据记者观察,宠物犬会因各种原因停留原地,而狗主人则不管不顾地前进,最多回头呼唤两声。可以说,多数情况下,狗主人完全没有直接控制犬只的能力。


国和二村里,未牵狗绳的宠物犬离主人很远,主人只偶尔回头呼唤两句。 胡幸阳摄


“我是动迁搬来小区的。但小区里居民大多数都是外来人口,流动性很大。”周增亮说,“有的人搬走以后就把狗丢下了。好几只流浪狗我都看着眼熟,以前都是有主的。”


“我们小区养的狗有三四十条,有证的只有4条。”潍坊六七村居委会党总支书记周小玉告诉记者, 6月份,居委会曾专门到派出所查过一次底。除了家养宠物犬,“常驻”小区的还有一只黄色流浪犬,居民见到了会喂它些剩饭菜。


经民警探查,咬伤小羽的白色犬只未植入电子标识。在潍坊新村街道的支持下,下个月,“打狗队”将来到小区,对流浪犬进行一次排查。“出了事,这几天居民对自家狗才看得严了,遛狗栓绳的越来越多。”对于犬只的管理,周小玉有不少为难之处:“没有强制措施,居委会没法强迫居民办证,只能多做宣传,经常提醒。”



“太麻烦”不是不捡犬粪的理由



除了无证养犬、不牵狗绳等违规养狗行为,不文明养狗现象也不鲜见。犬只排泄物,犬只吠声……看似都是小事,却给小区居民造成了很大困扰,严重时甚至影响邻里关系。随着垃圾分类“大考”即将正式开始,犬粪带来的垃圾管理问题也成为市民关注的焦点之一。


在新江湾城橡树湾小区,一名居民向记者展示了业主群的截图。截图聊天记录显示,许多业主都在抱怨他们在小区的路面上、地下车库里“偶遇”,甚至踩到犬粪的不快经历。“一到下雨天,总有人会去地下车库遛狗。那里本来就不通风,狗屎狗尿的味道谁受得了?”对此,物业回应,他们已在小区里设置了不少文明养犬的标语,也在地下车库的各个入口设置了禁止犬只进入的标识,甚至还设置了多个共享厕纸箱,让居民能随时取用厕纸以处理犬粪。但仍有少数居民不能遵守文明规范,他们也只能劝导。


橡树湾小区内,一名区民正在用厕纸接宠物犬的排泄物。 胡幸阳摄



橡树湾中的共享厕纸箱。  胡幸阳摄


在欣乐苑东苑,记者未在小区路面上找到狗粪,但周增亮告诉记者,大多数狗主人会让自家宠物犬在草坪上排泄。到了夏天,不仅会散发异味,更是吸引了不少蝇虫。他说,自己以前都会用厕纸拾起粪便,丢进路边的垃圾桶。不过,小区实施“撤桶并点”后,路边的垃圾桶都不见了,垃圾厢房也只在早晚6-8点开放。“我现在捡了狗屎都不知道丢哪里,只能包塑料袋里带回家。”周增亮无奈地说,“有些以前会捡屎的邻居现在也嫌麻烦,不捡了。”


“养犬者应当承担起处理犬粪的责任,不能因为不方便而不去处理。”近日到访上海的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邓穗欣表示,在发达国家一些比较好的社区,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将犬粪带回家”是约定俗成的做法。“如果不这样做,一定会遭到邻居们‘闲言碎语’的巨大压力,一些人觉得处理起来麻烦,就放弃了养犬。”邓穗欣认为,上海在推动垃圾分类过程中,可以让市民自发形成一些非正式的规则,来强化和巩固正式的规则,“犬粪”问题可以成为一个案例。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