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健康 > 文章详情
【海上名医谱】鲍一笑:小儿科做出大成就
分享至:
 (7)
 (1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杨子 2016-04-25 16:00
摘要:1985年毕业后,鲍一笑便一头栽进儿科。这个可以“从头医到脚”的科室给了他无数的热情,上任新华儿大内科主任后,五年时间盘活了科室,重拾新华儿科风采。哪怕是2006年仅有三个人的呼吸科,在他几番创新下也一跃成为全国门诊量最高的专科门诊。“大医者,除医德、医术外,还要有一颗永不失去热情的童心。”正是这颗心,让鲍一笑成为儿科专家,在小儿科里频频做出大成就。

 

申城“四大儿科”医院无人不知,新华是其中唯一一家综合性医院,每年承担着大量繁重的工作,为来自全国各地的病童带回健康与快乐。

 

儿科累,儿内科更累。作为新华儿大内科主任,鲍一笑已从事临床工作近三十载。苦不苦?“当然是苦的,”他说,“但儿科大家都不做能行吗?孩子的健康很重要,至少我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做到最好。”

 

这些日子,他为从医六十年、瑞金医院儿童哮喘专家余善昌教授写了一幅字——大医童心。挥毫笔墨间,透着一份澄澈与坚持。“大医者,除医德、医术外,还要有一颗永不失去热情的童心。”或许,在鲍一笑心中,这四个字亦是他的为医之道。

鲍一笑为从医六十年、瑞金医院儿童哮喘专家余善昌教授写了一幅字——大医童心。

 

“我想学医,改变落后的医疗条件”

 

如今夜以继日与孩子们打交道的鲍一笑,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却有些唏嘘。13岁那年,他离开象山农村老家,独自一人走30里路去县城上学。“早上就吃吃酱油汤和咸蛋,室友每天吃完腌菜还要在瓶子上做记号,有一次发现少了,寝室里还打了架。”

 

短暂的两年高中时光里,他头一回对疾病有了深深的感触。“开学没多久后我就突然发烧,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因,后来怀疑是结核。那会儿在县里住了三个月的院,花了80多块钱,抵我父亲两个月的工资。”

 

落后的医疗条件让出院后的他亦始终久病未愈,只能每天在学校旁边的卫生所打链霉素,足足半年后才重返课堂。“现在开玩笑说就是打这个药打坏了,”鲍一笑觉得听力有些受损,“电视开得再响,我也觉得还不够响。”

 

填报高考专业时,身为教师的父亲为鲍一笑做了主:所有格子里都填上了师范学院。15岁的他却有了自己的想法:医疗资源太差、生病太痛苦,为何不学医改变这一切呢?

 

趁着外出体检的机会,他把“师范学院”全部清空,悉数填上了“医学院”,同时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在重点院校栏中填上了第四军医大学——当时的鲍一笑甚至不知道这是所军事院校、位于陕西西安。

 

在第四军医大学就读时的鲍一笑。

 

又一轮军检过后,鲍一笑终于收到了沉甸甸的录取通知书,正式踏上了学医之路。

 

 

儿科初体验:腿冰凉、脑手分离

 

日复一日的四年军事院校生活如水而逝,鲍一笑回忆,大学生活让邓丽君理所当然成了众多男生的“女神”:不能跳舞、不能在课余学英语,只能偷偷躲在宿舍听邓丽君磁带,接受资本主义“轻微的腐蚀”。而单纯的校园让大家始终将努力学习放在首位,第五年,北京301医院在全国四所军医大学分别挑选了10名优秀毕业生,鲍一笑入选其中并留院转正。

 

首次踏入临床工作,这些文革后的首批实习生自是愈发投入:在妇产科轮转学习时,为了等接生孕妇,一周没有踏出过科室一步。在极大的工作强度下,鲍一笑旧病复发,左胸腔产生了大量积液,这一次,专业的检查让其明确诊断为结核病。

 

病愈后,301医院小儿科主任找到了鲍一笑,希望他留在儿科工作。“我当时一听,觉得儿科不错啊,可以从头医到脚,不像别的科室只能专注于某一个或几个器官。”为着让自己的医术能让患者获益,鲍一笑想,那就儿科吧。

 

“一入儿科深似海”,鲍一笑坦言,儿科的工作并非这些年才如此繁忙劳累,二十多年前,它就是对体力与脑力的双重考验。

 

来到上海加入长征医院后,他先值了整整一年半的夜班,“那会儿一晚上也要看100多个病人,椅子坐的时间久了都碎了。大冬天更是难熬,两条腿冰冰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感觉脑子和手是分离的,病人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整日都处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中。”鲍一笑说,这样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完成大量临床工作的同时,鲍一笑先后攻读了硕博学位,着重于小儿哮喘与临床免疫学等领域。2000年,他转业后加入新华医院,开始在更新更大的平台上施展自己的特长。

 

 

“三把火”点亮转型的新华儿科

 

2004年,鲍一笑从美国新墨西哥州Lovelace呼吸病研究所回国。当时的新华医院亦正面临着一场动荡,儿童医学中心即将独立,新华儿科力量势必受到一定影响。鲍一笑回忆,血液科、心胸外科整体搬入儿中心,呼吸科只剩下三名医生,工作进入“低潮期”,年门诊量也仅有三十余万人次。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儿大内科主任鲍一笑。

 

参差不齐的学科发展、人才的缺口、软硬件设备的匮乏,让这位“新官上任”放了第一把火。“第一年我提出的口号是提高待遇稳定队伍年,鼓励医生们开始做特需门诊。”

 

特需?许多医生想也不敢想:这都是像陈树宝、张廷熹这些老专家们做的事,我们怎么能做?没人敢于迈出这一步,鲍一笑便亲自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半年后,科室收入稳定下来,医生们觉得这份工作更有安全感了。

 

盘活了队伍后,后两年,鲍一笑又接连提出“技术平台建设年”、“流程改造年”口号,先后开展了心导管技术、支气管镜、肺功能、视频脑电图等多项技术,并开创性推出了68元夜间特需门诊,同时解决了医生和患者的大问题。“高级别医生自愿加班的情况多了,患者积压的情况就少了。”

 

如今,新华年门诊量近百万人次,较八年前增长了200%,诊室空间未变、医生总数未变,有限的资源为日益增多的患者提供着超负荷服务。八年来,新华儿科实现了完美重生,重新培养起一批学科带头人、具有一定规模的专科方向与国内外知名的学术成果,向唱衰儿科者予以响亮的回击。

 

 

专科发展的业内领头羊

 

去年起,鲍一笑开始坚持推进儿科各专科科室的独立。有许多人不解:好好做着大内科主任,为什么要给自己添麻烦?“这么大的科室,管理人员就有三十来个,但各人职权不同,积极性也不同。只有让每个专业主任承担起责任,新华儿科才能进一步壮大。”

 

专科发展上,鲍一笑亦身体力行。2006年6月1日,他带着呼吸科另外两名医生共同成立哮喘门诊,最初的一段时间,问诊者寥寥,鲍一笑便向医院申请了一条外线电话,半年后,哮喘患儿逐渐多起来,门诊时间也从两个半天增加至三个半天。如今,他的专科门诊量达到全国最高,儿科呼吸专业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全面领衔小儿哮喘领域的国内水平,鲍一笑本人也主要执笔完成了《儿童支气管哮喘诊断与防治指南》的编写。

 

在诊疗方案上,十年的临床研究让鲍一笑创新性建立婴幼儿喘息联合降阶梯疗法,原本大量的服药加输液变成一天一次口服给药,不仅用药方便、依从性好、起效快(治疗第三天就可观察到明显效果),更为不少患儿家庭节省了药费。同时,他还建立了中国哮喘儿童的基因预测模型,希望从源头上提高哮喘高危儿童检出率,确定哮喘易感个体并尽早进行干预。

 

 

让哮喘防治走向全国

 

不满足于现状是鲍一笑对待工作的特点。担任中华医学会哮喘协作组组长后,他希望能在全国范围内为更多哮喘患儿提供健康援助。

 

去年,鲍一笑开始在全国建立哮喘协作点,走遍了24个省市,完成了1225家协作单位建设。今年,他的工作重心移至区域示范中心的建设上。在上述协作点中,他将选取200家作为中心,辐射周边十家单位完成规范诊疗、科普教育与合作研究的工作。

 

在这一基础上,鲍一笑还建立了网上工作室,希望进一步整合患者数据,并及时在线连线问诊,解决患者多、医生少、资源有限的现实问题。“大家都说要做互联网医疗,如果这一平台每天能解决20个病人的咨询,一年就是7000多个,不用特地来上海的医院,拿起手机就能得到和医生接触的机会。

 

鲍一笑一边展示着他精心设计的平台流程图与中心门诊3D图,一边说道未来的规划,语气变得更为轻快而信心满满,“一切的措施都是为我们的目标而努力:提高中国儿童哮喘控制水平,降低中国儿童哮喘患病率。”

 

 

记者手记

 

“你要喝茶还是苏打水?”采访前,鲍主任问完又立刻替记者做了决定,“年轻人喝苏打水吧。”

 

四军大报道前绕到淮海路红幢洋房吃的那一碗面、抗洪救灾大堤上的火线入党、在美国军事基地沙漠里的极速奔驰……跟着他的叙述,每一个过往的片段都活灵活现地跃了出来,又似乎能依稀与他现实的形象紧密重叠。许是因为有一颗童心,鲍一笑让那些仔细想来并不那么美的故事变得令人艳羡。

 

今年初,鲍一笑代表新华医院访问摩洛哥,慰问援摩医疗队。

 

生于1960年代的他同时兼有着冒险、拼搏的精神与沉淀、思考的稳重。承自父亲的爱好,从大学时期就利用同学午睡时间坚持练习书法,如今他的字在亲友间已颇有名声,“鲍体”筋骨具备、笔走龙蛇。

 

这么忙怎么抽出时间来写字?鲍一笑想了想,犹如一位人文大家,“这些年岁数上来了,写字是能表达一些人生感悟与情感思考的。”他将其视为一种抽象艺术,有静态的建筑美、有动态的舞蹈美、亦有音乐的韵律美。“在欣赏的过程中陶冶情操,同时也能抒发自我的情感。”

 

“能请您赐个字吗?”“可以啊,但是你得提前一个月告诉我写什么,字数别太多,我得好好练练。”说这话时,那个对工作认真钻研的医生形象又回来了。

 

图片来源:鲍一笑提供

评论(1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