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活动 > 论坛 > 文章详情
【上海故事】成笑君:最大的礼物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成笑君 2019-05-28 08:00
摘要:我是成笑君,我在上海,我是上海。

 

大家好,我是成笑君,一个20岁前典型20岁后又非典型的上海八零后小男生。

我今天来分享我三十几岁人生中所收到的几个礼物的故事。

 

 


 

第一份礼物——大学里的自力更生

 

高中毕业,我考进了上海大学。20岁生日那天是个星期六,家里要求我中午必须回家。我心想,20岁就是不一样,估计有个很重要的甚至要用一下午来偷笑的惊喜吧。到家里发现桌上并没有“满汉全席”,爸妈也并没有换衣服出去下馆子的意思。中午12点,老爸正式通知:从今天开始呢我应该正式自力更生,家里就不再给一分钱了。理由是老爸说自己19岁开始做学徒,为了让我充分体验大学生活,所以放宽一年。 说实话,我当时又懵、又激动,还有点小兴奋,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明白“不给一分钱”的意义,觉得自己赚点生活费应该没有多少困难。我老爸一脸淡定,对我说:“没关系,你反正外面混不下去,家里可以吃吃泡饭什么还是可以的。”这是我20岁生日的时候得到的一件人生礼物。

我后来才意识到,这个“不再给一分钱”意味着,如果我不拿奖学金,我就没有办法支付学费;如果我不课余时间打工,饭卡里就没钱吃饭。当时虽然做家教、搞外联和打零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作为一个上海本地的学生,我预料不到勤工俭学,挣足自己的开支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当时考虑了一下,学费是个大支出,我必须拿到全额奖学金才能覆盖,即使是打工,课程也要必须保证课程出席,因为没有全勤打分,考试满分也是拿不到奖学金的。所以解决生活费的问题就只能在晚上。

后来我在新天地找到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一般就是晚上开始做到凌晨四点多。那个时候要从新天地回到宝山校区唯一的选择就是火车站的58路夜宵线,这样才能在第一节课前到学校稍微睡一会儿。而从新天地到火车站59路车站的这段路,我凌晨要滑20分钟的轮滑过去。

就这样干了一年半,就在我已经渐入佳境,习惯这样的作息节奏的时候,老爸给了我一封很长很长很长的信,长到你无法想象。我拿到这封信,吓了一大跳,10几页正反写满的信纸,每页前后用透明胶粘着,连起来比我人都高。信里面回顾了他自己的一些人生经历,然后连续十几个发问“你以后想做什么?你念大学是为什么?你的梦想是什么?。。。。。”老爸想让我知道,20岁开始断了我的经济来源不是真的希望我出去赚钱,做人最重要的是认清每个阶段的大势是什么,顺势而为才能取得成就。大学时代我应该做的是多样性地接触社会,探索不同的人生可能,酒吧招待虽然能挣钱,但不符合这个大势。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大势”这个概念。

后来我辞去酒吧的工作,重新选了课,应聘了西门子的实习生。这一年时间开始了我非典型生活之旅,也为我后来选择创业有了个伏笔。

 

第二份礼物——学习创业

 

大学毕业我并没有直接创业。当时80后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去外企,我也跟着这个大势应征去了汇丰银行,后来又转去香港工作,接触到了当时最先进的金融产品和理念。当时我接触的基本都是有自己风险投资喜好的大客户,投资金额都很大。有一个客户在我的推荐下买了一个外汇产品,当年三个月就亏了100万。我感觉心里过意不去,找他去赔礼道歉,他当时问:“小成啊,你有没有赚过自己的100万?我说我没有,他说:“那你就不能感受到亏损100万是什么样的感觉。”——其实他的意思是我的道歉不太真诚。

他追问我,当时我为何这么肯定推荐这个产品,又凭什么判断这个产品好。我如实回答:银行推荐。他又追问:我觉得你胸有成竹,像是研究的很透彻,对于产品介绍非常熟练。我也很无脑的立刻交代了事实:我背的熟。当时两人面面相嘘,无言以对。其实后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他坦言,我第一个回复“银行推荐”让他觉得你我想逃避责任非常不负责任;而后一个回复“我背的熟”让她意识到我很坦率和真诚。

这件事情,是我收到的第二件人生礼物—— “你有没有赚过自己的第一个100万?”这个问题让我意识到,接触金钱,不等于真实的掌握经济规律,必须真正投入到财富创造过程当中,才能体会主导现代世界的经济规律到底是什么。我决定自己创业,去赚人生的第一个100万。但我也知道,我并没有创业的方向。所以我决定先看看别人是怎么成功的创业的。于是我应聘了香港的一家会计事务所,专门替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这样我就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成功的企业都长什么样,创始人或老板都有什么特点和共性。

我发现这些创始人对于他现在在做的这一行,整个大趋势是非常清晰的。每一个创始人都会“算大帐”,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作为一个外部顾问用很多很多公式算出来的一个结果,跟他三秒钟做出一个决定,差别不超过1%。我之前在福建问过我的一个客户,为什么你20年都用这个供应商,他的价格明显比外面高20%。他给我的答案是,“因为我们是老关系,他贵35%我也会买他家的”,这么不靠谱的看上去像瞎扯的答案是没法向香港证监会披露的。但是我也知道,成本不是纸面上单纯的价格,我建立了一个模型,把预付款、准时交货和损耗率都考虑到成本里进行计算,发现这个供应商的综合成本竟然是最低的,出于好奇我又按照贵35%的计算了一遍,结果一样,最科学的结果应该选这家供应商,而且35%是临界值,超过36%时的综合成本就没有优势了。所以成功的创始人心里都有一本大账,非常非常清晰,所以他们对于大趋势的判断才能做到迅速而且准确。

观察了2年以后,我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创业-卖钻石。我把钻戒分成裸钻加戒托来卖,价格加起来只有外面珠宝店的30-50%。 虽然这个创业是我比较冲动的一个决定,但10年前,大部分80后开始进入结婚的阶段,国家经济发展了二十多年,大部分八零后的经济条件还比较好,消费观也发生了变化,消费开始从实用型向了价值型的消费,购买钻戒这件事情就成了一个大势。我正好赶上了这个大趋势,赚了第一桶金。

 

第三份礼物:把握经济发展的大趋势

 

我的第二桶金也和大趋势有关,2010年前后,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基础建设越来越好,网速越来越快,我发现很多人开始可以不用下载客户端,直接在网页上玩游戏。我就把第一桶金赚的钱投入到游戏公司里,由于进入的比较早,当时我们的网页游戏非常红火,我们很快就把公司出售给了一家上市公司。

这一次创业成功让我更自信心爆棚。但回到大学,我的经济学老师就给我浇了盆冷水。他就,你这就是回来显摆的,你也没做什么很有价值的事情,对吗?我瞬间就被他从天堂打到地狱,我意识到之前的创业,虽然跟上了潮流,但其实从没有考虑过意义和对国家的价值。老师对我的评价,我觉得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三件礼物。我意识到,我之前做的都是生意,并不是值得一生投入的事业。

于是就开始研究那个时间段到底什么对于国家来说是最重要的,发现当时国家开始提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其中很重要的一项举措是西电东输,对低成本的资金有很大的需求。我当时就做了一家金融公司。把香港的资金用很便宜利率借给有需要的国企和央企,当时这个做法在上海市还是挺轰动,我们的融资租赁公司也成为了民营企业50强。每年向西部地区输送近百亿的资金。规模最大的时候,西部1/5的电站都在我们公司名下。

那个时候我们也挺自豪。但我也知道这个行业没有办法让我做到退休。我还在继续思考这个时代的大趋势到底是什么。2014年,我发现大城市里年轻人现在租房是很难的。现在年轻人毕业五年内差不多也就1万块左右,税后七八千。 如果30%用于租房,只有两三千。改革开放前40年中国的发展主要靠蓝领工人们的奉献,而之后40年,中国建立创新性的国家的大势,一定是靠年轻白领的智慧贡献。七零后工作的动力,大多数是被生活逼的,八零后更多是一种惯性,而现在九零后一带的工作动力,更多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品质,居住是生活品质最重要的部分,让九零后方便便宜的租房,也能帮助他们有尊严的在城市里更好的生活和工作。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才刚刚开始,前20大城市都是奔着千万人口去的。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真的大趋势。这也是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我做了一个租房的平台,专门为年轻人提供公开透明的租房信息,过去四年差不多完成了100亿的交易额,为300多万租客提供了服务。

这就是我的故事,三个人生礼物成就了现在的我,我发现我的创业都伴随着国家的大趋势,大发展,从这个角度讲,改革开放后国家的大发展,也是给我的一个最大的礼物。而我想告诉年轻人,如果想真的成就一些事业的话,就必须跟着大趋势,顺势而为,才能成就自己。

 

我是成笑君,我在上海,我是上海。

栏目主编:孔同 文字编辑:廖诗琪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