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睡过马路的老战士讲述:为了不扰民,部队饭菜也是在郊区做好,再送到市区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石安 2019-05-27 09:52
摘要:九兵团第20军59师渡过黄浦江,从江南造船厂码头上岸,沿西藏南路一直打到西藏中路,晚上解放了南京东路、福州路一带。战斗暂告一段落,但战士们睡觉成了问题。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外围战打响,我是第九兵团20军59师175团二营五连的一名战士。当时,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认真领会了毛主席的指示,在部署如何解放上海时,用形象的语言阐释了怎样实现军政全胜:既要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完整地解放上海,又要歼灭敌人;既不能用赶鸭子的办法,让敌人毁城跑掉,又要防止敌人久踞上海,使人民遭殃。大家要把解放上海这座大都市看作在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打到老鼠,又不要损坏了珍贵瓷器,把人民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刘石安近照




5月24日的上海,阴雨绵绵。九兵团第20军59师渡过黄浦江,从江南造船厂码头上岸,沿西藏南路一直打到西藏中路,晚上解放了南京东路、福州路一带。战斗暂告一段落,但战士们睡觉成了问题。


上海解放前夕,陈毅在丹阳县城的一间大仓库里,面对穿着不同服装的2000多名军政干部组成的上海接管纵队,作《入城守则》报告。他说:“入城纪律是执行入城政策的前奏,是我们解放军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见面礼搞不好,是要被人家赶出来的。记住,我们野战军,到了城里不准再‘野’,纪律一定要严!”因此,战士们进入城区后,没有人在市区买东西,甚至部队吃的饭菜,也是在几十公里以外的郊区做好,再送到市区。为了不惊扰市民,夜晚南京东路上,蒙蒙细雨中,疲惫至极的战士,和衣抱枪,睡卧在马路两侧。


住在附近的居民与路过的行人都看到了这难忘的一幕。南京路上,上海滩,曾驻扎过军阀军队、日本侵略者军队、国民党军队,却从未看到露宿街头的军队。他们秋毫无犯,不进市民的家门,睡在马路上,而且团长、师长也与普通战士一样。有一位民主人士在解放军入城的第二天早晨,打开窗户,看到睡在马路上的部队,不无感慨地说:蒋介石再也回不来了!




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积极配合攻城部队,以刘晓、刘长胜为首的地下党组织,为把一个大上海完整地交回到人民手中,做出了奉献。5月25日,解放军攻占了苏州河以南,而有数万敌军在苏州河以北,从外白渡桥到造币厂桥沿线设置阵地,占据了制高点和一些仓库、大楼,企图固守。


当日清晨,时任地下党策反委员会委员的田云樵找到第27军81师师政委罗维道。得知对面是国民党第51军,田云樵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争取的部队。他自告奋勇,联系了曾任国民党国防部少将的王仲民,商量策反方案,并得到九兵团第27军军长聂凤智的同意。几经周折,王仲民终于走进了敌51军军部,见到了刘昌义。刘昌义时任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副总司令、第51军代军长。他是国民党上海军界的最高领导。


王仲民表达了劝降的意思。刘昌义再三考虑后说:“你是共产党派来的,但你不能代表共产党,我要自己跟共产党谈。”


当天下午4时,刘昌义带着副官及王仲民,来到解放军阵地,与27军军长聂凤智见面。谈判一直持续到25日深夜,最终达成了初步协议,刘昌义放下武器投诚,51军限时在指定地点集中。5月26日凌晨1时,陈毅回电,下达四点指示:一是接受刘昌义的投诚,二是他的部队于5月26日集结到江湾地区,三是撤出去的地区由解放军接防。最后指出,如果有不执行这个命令的情况发生,由解放军解决。



5月26日上午8时许,刘昌义部队开始从苏州河北岸向东北方向撤走,解放军不费一枪一弹接管这一地区。苏州河北岸终于完整地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张骏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