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军事前哨 > 文章详情
最艰难时分,毛泽东指令三野:攻城时间似不宜拖得太长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钧师 2019-05-25 12:00
摘要:这可能是自发起上海战役以来三野最难熬的几天,在以巨大代价撕开国民党军上海西部防线之后,三野全军调整部署。这次调整,也是整个上海战役的关键转折点


这可能是自发起上海战役以来三野最难熬的几天,在以巨大代价撕开国民党军上海西部防线之后,三野全军调整部署。这次调整,也是整个上海战役的关键转折点。


解放战争期间,粟裕与三野指挥员在前线。资料照片


“三野的电话”成了热线

据说,当时的解放军中有句顺口溜,“三野的电话,四野的电报”,前半句指的是三野从司令部到团一级前沿指挥所,都习惯用电话直接指挥。     

不难想见,从10兵团发起进攻开始后的那几天,无论是苏州的三野司令部,还是兵团、和军一级的指挥部的电话一定是条毫无争议的“热线”。前线部队传来的消息让人心里阵阵发紧。到15日,月浦镇大部分的阵地已在解放军手中,但东南方的25.32高地还在国民党军控制之下,好似一个敞开的门口,敌人数次反击都从这里开始;在刘行方向,对于经过堡垒化改造的国际电台,解放军数次攻击都难以得手。总之,上海的西大门虽已被叩开,但离原先的预期还差得很远

更不用说,攻击吴淞,部队的折损惊人。部署上海战役时,三野不是没有预计到攻击吴淞的代价。在下发给后勤部门的指令中,预估攻打上海的伤员人数是约5.1万,但仅仅是战斗最初三天,28军和29军的伤亡就达到8000人以上,后来三野的总结则是“两天来战斗,我歼敌一个营要付出一千人代价”。伤亡的指战员中,作为部队骨干的团营连排干部不在少数。

各级部队都急了,电话中带着情绪。担任吴淞方向主攻的29军军长胡炳云一个电话打到10兵团司令部:没打过这样的仗!太苦了!一些部队的电话,甚至打到了三野司令部,直陈打吴淞的部署非调整不行。14日20时,三野指挥部收到了10兵团司令叶飞的一份长电报,语气直白得甚至不太像下级给上级的报告:吴淞一线“事实为敌人主阵地,必须要有准备的攻击方可奏效”。接着,叶飞建议,在接下去的战斗中,不能再要求部队快速穿插,直取吴淞,而是逐点逐段攻击,力求楔入吴淞和周围各要点之间,隔断国民党军各部之间的联络,同时开辟炮兵通道,封锁长江江面和黄浦江面。不难发现,10兵团的这份电报,实际上是在要求改变原先抢攻吴淞的部署

上海战役第一阶段示意图。朱伟制图


“济南战役后再次之攻坚战”

确实不能不调整了。那几天的粟裕彻夜未眠。他不断召集前线的军长、政委到自己指挥所面谈,听汇报也商讨仗该怎么打下去。

第一步的调整旋即开始。粟裕决定先从浦东做文章。15日7时,三野司令部指示9兵团宋时轮、10兵团叶飞,同意了先前10兵团的建议,同时命令已经楔入浦东、但原先只要求在17日推进到川沙、南汇的9兵团,以“最先头军”“力求迅速攻占川沙、高桥”,“以炮火封锁江面”。显然,在吴淞打出“左勾拳”的同时,三野此时决心再打出一记“右勾拳”

就在同一天,还在丹阳的总前委在收到三野上报的部署之后,迅速复电同意,同时指出敌人“在我钳形攻势之下已难逃脱”,“请你们更明确告知前线军师团首长,攻沪战役不要性急”。电报着重提出,“我军应立于主动地位,作充分准备”。

16日,三野司令部再次致电各兵团各军,在总结前几天作战经验之后,明确提出“目前我作战已不同于野战,亦不同于一般攻坚战,已为我济南战役后再次之攻坚战”,“正面各军不要向上海逼得太紧”。这份电报还列出了攻坚作战的战术要求,如“对主阵地攻击,应周密侦察,选择突出部或接合部与较弱的敌攻击”,“集中兵力,尤应集中火力”,集中兵力应以“小群动作”为主,“交通壕作业迫近敌人”,“纠正集团攻击与集团守备方式,减少不必要之伤亡”。同日,10兵团命令停止攻击,一份由28军总结的攻击战术则被推向整个参战部队。有10兵团的老战士回忆,三野的这份电报和后来的战术总结,对后来在战斗中减少伤亡,起到的作用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在外滩巡逻的国民党军装甲车。资料照片


汤恩伯手上的牌不多了

就在解放军与国民党军激烈争夺的月浦、刘行一线同时,沉寂了好几天的上海市中心却闹猛了起来。

但闹猛的场景是略显诡异的。15日中午,上海市内拉响了防空警报,战争气氛笼罩黄浦江畔。可汤恩伯在上海的指挥部所在地国际饭店周围,却喜气洋洋。大厦的门口,用松柏扎起了一座牌楼,牌楼上彩旗招展,晚上则亮起五光十色的彩灯,连续几天,这里都在举办“祝捷”大会。“祝捷”大会上,汤恩伯在颁出一枚枚勋章的同时,不惜溢美之词,把第52军称为“国军中最精锐部队”,还宣告“有信心确保上海安全”。

但有人发现,这番热火朝天的背后,却少了几分底气。“祝捷”大会上气氛冷淡,对台上的鼓噪,受邀而来的宾客表情冷漠。就在同一天抵达上海的蒋经国,在布置撤运物资的同时,直到17日离开上海,对战局竟未置一词。更不祥的消息是,刚刚从“祝捷”大会回到前线的第52军“功臣”,则被锁进了碉堡。有消息说,回到前线的52军军长刘玉章已经枪毙了好几个从前线脱逃的军官

汤恩伯此时手里的牌已经不多了。为了增援吴淞,他已经从市区调出了第21军和第99师。14日,国民党军第51军被调至川沙、白龙港,旋即被解放军围歼8000人。15日,汤恩伯建立浦东兵团,以第54军军长阙汉骞为司令。在接下去的几天里,他还将因为浦东战事趋紧,再从市区先后调出原先守备虹桥、龙华一带的第95师、第75军增援高桥。


正在行进中的解放军高射炮车。本报资料照片


三野决心23日发动总攻

解放上海的战役,正在走向关键的转捩点。此时,差的就是临门一脚。最关键的问题正是原先拟定的上海战役计划中,没有明确何时发动对市区的总攻。而现在,汤恩伯手中尚有战斗力的部队,绝大多数都收拢到了吴淞和高桥,市区已经空虚。粟裕正在计算的,是继续原先决战于吴淞的部署,还是“四面八方”向市区发动攻击

这个问题总前委也在权衡,17日,坐镇总前委的陈毅起草电报,询问三野司令部,如果同时由南向北实行攻击,“现有兵力是否够用?还须增调兵力多少?以抽调哪些部队为宜?”18日,粟裕、张震回复,“如对沪攻击不受时间地区限制”,“我们完全同意对淞沪全面攻击”。同日,总前委回电“攻占上海的时间不受限制”。

但决定“对沪攻击时间地区限制”的,不仅是总前委,更是中央军委。19日,自上海战役发起以来没有发布指示的中央军委来电,明确表示“在上海已被我军包围后,攻城时间似不宜拖得太长”,毛泽东关心的是,“你们接收准备工作已做到何种程度,是否可以于辰有(5月25日)前后开始攻城”。5月20日,总前委报告中央军委“接管上海工作已大体就绪”,同日,中央军委回复“只要军事条件许可,你们即可总攻上海”,“总攻时间似以择在辰有(5月25日)至辰世(5月30日)之间为宜,亦可推迟至巳东(6月1日)左右”。电文中还提出,“如吴淞不利攻击,亦可攻其可歼之一部,放弃一部不攻,让其从海上逃去”

得到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批准,5月21日,粟裕、张震上报了关于攻击上海的部署,第三野战军在苏州下达《淞沪战役攻击命令》,决定将总攻上海的时间定在23日。22日,毛泽东复电同意。

也是在同一天,蒋经国则再次飞临上海,但此时江湾机场已被解放军的炮火封锁,他只得悻悻返回,从此就再也没有回到这里。其实不仅是他,国民党军能留在上海的时间,也只剩下5天


栏目主编:陈煜骅 文字编辑:陈煜骅 题图来源:本报资料照片
题图:解放军沿沪松公路前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