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钩沉】解放上海之战何以能取得军政全胜?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云 2019-05-23 06:05
摘要:上海是西方列强在中国利益最集中的地方,美国、英国的军舰还停留在黄浦江上,如果我军进攻上海,会不会引起西方列强的武装干涉?

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前,在解放战争胜利进军的凯歌声中,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在中共上海地下党和上海人民的密切配合下,里应外合,解放了上海, 把这座远东最大的国际大都市,完整地交到了人民手中,取得了军政全胜。

 

这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历史上,特别是城市攻坚战历史上创造了的一个奇迹。

 

对于上海解放这一产生巨大影响的历史事件,许多专家、学者都作了专题研究,取得了较为显著的学术研究成果,尤其对这场战役之所以能够取得军政全胜的主要因素,做过一定的梳理和分析,在此基础上,本文加以总结和归纳,提出来供大家批评指正。

 

上海解放之战是渡江战役的最后一役,是解放战争中一场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具有特殊意义的城市攻坚战。这次战役从5月12日开始至27日上海解放,前后16天时间。经过了外围战(5月12日-24日)和进攻市区(25日-27日)两个阶段,共歼敌约15.3万人,取得了军政全胜的伟大胜利。那么,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究竟有哪些呢?

 

我认为有客观上的原因,也有主观上的原因。

 

客观上的主要原因一是国民党在政治上丧失了民心。

 

1946年6月,当蒋介石撕毁了《双十协定》和后来国共两党签订的《停战协定》,下令30万大军围攻中原解放区,挑起了中国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全面内战。正如1945年10月17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的《关于重庆谈判》的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这一次我们去得好,击破了国民党说共产党不要和平、不要团结的谣言”,谈判的结果,国民党承认了和平团结的方针。这样很好,国民党再发动内战,他们就在全国和全世界面前输了理,我们就更有理由采取自卫战争,粉碎他们的进攻。

 

所以,从发动内战那天起,蒋介石就越来越遭到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反对。加上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内部勾心斗角、经济崩溃、通货膨胀、国统区处于民不聊生境地,所以,在政治上,国民党完全丧失了民心。

 

二是国民党在军事力量的对比上,丧失了优势。解放战争通过战略防御、战略反攻、战略决战等阶段,双方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已超过了国民党军。

 

至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总兵力达到358万余人,其中野战军188个师共218万,而国民党的总兵力降至204万人,其中正规军只剩下71个军(227师)115万人。在军事上,国民党完全丧失了优势。

 

三是在淞沪战场上,敌我力量的对比上解放军占绝对优势。

 

解放军参战部队是第三野战军――陈粟大军两个兵团10个军(其中包括三野第七兵团的23军及第八兵团的25军)、30个师、1个野战特种兵纵队。第九兵团:宋时轮、郭化若,辖:第20军、第27军、第30军、第31军、第23军(原第七兵团);第十兵团:叶飞、韦国清,辖:第26军、第28军、第29军、第33军、第25军(原第八兵团);总兵力近40万,号称50万大军。

 

国民党参战部队: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部,共有正规军8个军、23个师;空军、海军第一舰队,以及炮兵、工兵、通信兵、装甲部队、保安、警察、宪兵等,共约20万人。

 

兵力对比,解放军占绝对优势。而且解放军士气高涨,具有极大的战略优势。可以说是稳操胜券。

 

但从攻防的态势看,悬念很大,难度十分显著。

 

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上海防御工事十分坚固:包括外围阵地、主阵地和核心阵地;

 

其中浦西外围阵地自浏河、罗店、嘉定、南翔、华漕镇、七宝镇至华泾镇一线;浦东外围阵地以川沙城至北蔡镇一线;

 

浦西主阵地由宝山西北狮子林向南,分经月浦、杨行、刘行、大场、真如、北新泾、虹桥、龙华,直至黄浦江一线;浦东主阵地由高桥向南,经高行、洋泾镇至唐桥一线。

 

核心阵地则包括国际饭店、四行仓库、海关大楼、百老汇大楼即现在的上海大厦。

 

外围阵地和主阵地是抵抗的中心,布满了钢骨水泥碉堡5000多座;活动碉堡3000多座;永久性掩体1万多处;此外,上海四周还布满了地雷阵、铁丝网和纵横交错的河沟,加上海陆空三军的协同,被蒋介石、汤恩伯称之为“比斯大林格勒的防御设备还要坚固30%”。由此能不能取得军政全胜,存在悬念。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上海是西方列强在中国利益最集中的地方,美国、英国的军舰还停留在黄浦江上,如果我军进攻上海,会不会引起西方列强的武装干涉,导致国际局势的更加复杂化。由此能不能取得军政全胜,存在悬念。

 

但上海解放之战还是以军政全胜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那主要靠主观因素。我归纳了以下六个方面:

 

1、作战指导思想的正确。

 

在上海战役策划阶段,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毛泽东还特别指出:“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邓小平、陈毅等总前委首长也一再强调:单纯军事上占领城市是小胜,只有完整地把上海交给人民才是大胜、全胜。陈毅曾形象地将这样特殊的战斗比喻为:“瓷器店里捉老鼠”,又要捉住老鼠,又不要撞坏一件瓷器。总之,是要实现军政全胜。

 

据此,第三野战军确定上海战役的指导思想是:既要打一场城市攻坚战,又不能把城市打烂了,要争取把上海基本上完整地接管过来,并让这一指导思想,在部队广大指战员头脑中形成共识。

 

2、战前准备工作的充分。

 

5月初,邓小平、陈毅等率渡江战役总前委移至京沪线上的丹阳城,考虑是否能有秩序按系统地接管上海,并在接管后维持社会秩序,因此入城后的政策纪律的学习和接管、警备的组织工作尤为重要。所以,丹阳集训重点学习“入城守则和纪律”以及“入城三大公约十项守则”,而粟裕、张震率第三野战军机关东移苏州,开展上海战役城市攻坚战的一切军事准备,重点在部署作战方案。

 

另外,中央军委和总前委充分考虑到美国在上海可能举行的武装干涉而采取有效的军事举措,决定在第三野战军攻击上海期间,命令第二野战军作为战略预备队,集结于浙干线,准备协同第三野战军全力对付美国政府可能的武装干涉。对进攻上海的部队规定了十分严格的涉外政策,以避免造成其武装干涉的借口。总之,准备工作是多管齐下,而且都有序落实。

 

3、作战部队的严明纪律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

 

有关部队的严明纪律,最为典型的是战士睡马路。经过连日的战斗、追击,同志们没得到一宿的安眠,战斗下来的部队都静悄悄地坐在马路边上休息。在蒙蒙细雨当中,大家和衣熟睡在湿漉漉的洋灰(水泥)地上,不惊扰市民,不跨进民房。解放军这种高尚美德和严明纪律,感动了全上海的市民,被后人传为佳话美谈。

 

至于作战部队英勇顽强、有我无敌的革命精神和战斗作风,则始终贯穿于上海解放的整个过程。为了完整地保全上海,为了保护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解放军作出了重大牺牲。上海战役过程中,解放军指战员阵亡的多达7613人,负伤的有24122人,有的终身致残。其中连以上干部共410名。

 

4、上海地下党与上海人民的有力配合。

 

为了迎接上海解放,地下党发动上海各阶层人民群众普遍组织护厂队、纠察队、消防队等,并在此基础上,组织秘密的人民保安队和宣传队,开展保护工厂、机关、学校的斗争,反对国民党破坏,维持社会秩序,迅速恢复生产,接管城市。

 

在黎明前的黑夜里,面对国民党反动派血腥的屠杀政策,不畏强暴,英勇战斗,为了上海的解放,许多革命英烈用热血和生命履行了自己的神圣使命。据统计,1949年1月至5月25日,在上海牺牲的革命烈士共计100人。

 

5、战役战术的成功运用。

 

第三野战军确定上海战役采取如下方案:把攻击的重点放在吴淞,钳击吴淞口,暂时不攻击上海市区;这样可以封锁敌人海上退路,并且迅速切断敌人抢运上海物资的通道;因此首先从浦东、浦西两翼迂回吴淞口,对守军的海上退路构成严重威胁,迫使汤恩伯迅速组织撤逃;同时,如敌要坚守而集中兵力在长江口周围,那么就在那里展开决战。

 

即使选择敌人防御薄弱的苏州河以南主城区实施突击的作战方案,也将是一场艰巨的攻坚战、一场激烈的反复争夺战,解放军势必要付出较大的代价、会有较大的伤亡。但是,作为人民的军队,为了保存城市的完整、保护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付出一定的代价是必要的。

 

在执行战役方案的过程中,5月12日我军在攻击月浦、刘行等处,在对守军永久筑城地带的攻击受挫后,迅速总结经验教训,改变进攻方式,按照城市攻坚战术原则,采取集中优势兵力火力,以锥形队形力求打开几个口子,由缺口透入敌之纵深逐点攻取的战术。

 

6、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的有效结合。

 

在给予国民党军强大的军事打击的同时,人民解放军运用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相结合的原则,利用各种手段、各种关系,加强政治争取工作,迫使国民党军残军纷纷起义或投诚。刘昌义在兵临城下时投诚起义,是一个最为重要的典型。刘昌义原为国民党第51军副军长、国民党上海警备副司令。在国民党营垒里,他的部队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一直受到排挤。

 

对于刘昌义的政治态度,上级曾经作过明确的指示,认为此人有可能争取过来。在人民解放军进入市区后,汤恩伯见大势已去,便把刘昌义抛出来,当替死羊羔。汤恩伯任命刘昌义为国民党上海最高司令长官,负责指挥,收拾残局,自己却逃之夭夭。而刘昌义所在的国民党51军主力也屡遭解放军打击,刘昌义及其残部已毫无斗志,失去了决战的信心。因此,争取刘昌义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陈毅的直接指挥下,5月25日上午,人民解放军在上海地下党的协助下,与刘昌义先生取得了联系。27军军长聂凤智亲自通过电话开诚布公地向刘昌义指出了当前的局势和他目前的处境,以及摆在他面前的黑暗与光明两条道路,并且又一次明确告诉他,我们党对放下武器人员的宽大政策,希望他认清形势,能为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为他部下全体官兵以及他本人今后的前途着想,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当下,聂凤智就和刘昌义先生约定了具体地点,商讨具体受降事宜。

 

25日下午,刘昌义和他的随从人员乘两辆吉普车,通过造币厂桥,按时来到虹桥路我军前线指挥部。谈判开始后,我军代表立即向刘昌义宣读了陈毅司令员的命令,令刘昌义所辖部队,于5月26日早晨4时前交出阵地,并于大场、江湾一带集合待命。对各重要建筑和仓库,不得故意破坏,所有物资设备,均原封不动地交人民解放军接管。对于其个人的生命财产,人民解放军完全负责保护。

 

陈毅司令员在命令中严正地指出,上项命令如有不遵守者,由人民解放军解决之。刘昌义先生表示完全接受我军的命令。在谈判中,刘昌义陈述了敌军的部署情况,谈了他在敌军中的实际地位。我方代表肯定了刘昌义的决心和态度,并告诉他:你的处境我们知道,有困难,解放军帮助解决。谈判结束后,我军送刘过桥。当夜,我军就顺着永安桥以西,接管了刘昌义先生的51军。

 

刘昌义先生走上了光明的道路,他为上海的解放作出了贡献。解放后,刘昌义先生当选为上海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并任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上海分会顾问。1959年4月,刘昌义先生被选为第三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此后,连任四届、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受到了党和人民的信任。

 

1980年,我采访刘昌义时,他对《战上海》这部影片很有意见,认为自己早就和上海地下党取得过联系,他的起义不是兵临城下的被迫行动,而是预先计划的主动起义。

 

(作者系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陈琼珂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