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军事前哨 > 文章详情
上海外围血战:最漫长的十天,枪声如雨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钧师 2019-05-23 12:00
摘要:萧卡在之后的回忆中总是回到那个瞬间——战士冒着雨点一样的炮弹、子弹冲了上去。“我命令后续部队停止冲击,但喊破喉咙,也无法制止,只能一边喊一边和大家一起往前冲”


钱华生探出身,看到东街那边驶来一辆坦克,坦克后是成群的国民党军。这时,一名解放军战士的身影掠过他的视野,当坦克驶过,战士一跃而起,拉开手榴弹扑向坦克,随着一声爆炸,坦克瘫倒不动了,那名战士也化作一团火光……

这是5月14日的拂晓,争夺月浦的战斗已经白热化。同时目睹这一幕的,还有29军87师260团的政委萧卡。生前在回忆那场战斗时,他一遍遍提起的那位战友,便是260团3营的副教导员张勇。


70年后,钱华生受访时对月浦之战仍记忆犹新。陈煜骅 摄


光是月浦地区的碉堡,就有大小321个

钱华生这一年14岁,家住月浦西北面的盛桥,年初被国民党军强征,到月浦给工事扎钢筋。他数过,光是月浦地区的碉堡,就有大大小小321个“你想,碉堡每90度开一个射击孔就够了,他们开了5个射击孔,有18度的火力交叉角”,他告诉记者。国民党第52军第2师的一个加强团,这年大年初一进驻月浦,这支部队刚从东北战场撤出,齐装满员。团长是个心狠的家伙,钱华生记得,部队有逃兵,处死前还要被团长折辱一番。

但这一切,萧卡在到达月浦前并不知道。

其实,不只萧卡不清楚前方的凶险,29军甚至整个三野10兵团,在当时都并不清楚,他们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场战斗。萧卡后来回忆,“当时总觉得全国马上就要解放了,打大仗的机会不多了。这次解放全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是我们立大功的最后机会”

12日这一天,除了天公不作美,也确实是无风无浪。12日拂晓,29军87师的前卫团突入浏河,解决敌人的战斗只用了20分钟。之后,87师跑步奔向月浦,各团在午夜前进入攻击位置。


不断有战士倒下,但部队还是往前冲

萧卡在之后的回忆中总是回到那个瞬间——13日14时,大雨瓢泼,预定的总攻时间到了。随着信号发出,战士冒着雨点一样的炮弹、子弹冲了上去。“我命令后续部队停止冲击,但喊破喉咙,也无法制止,只能一边喊一边和大家一起往前冲”,到13日夜半时分,260团终于攻克月浦镇北的前沿阵地,此时已经伤亡700多人。

其实,从12日深夜开始的24小时,对所有攻击月浦的部队来说,都是漫长的。在月浦老居民的回忆里,有一个共同的细节:那一天,窗外落下的弹壳噼噼啪啪就像下雨一般,窗外的天空则被炮火染成了红色

到了13日白天,国民党海军和空军加入战团,整个月浦被笼罩在一片火海硝烟中。29军副军长段焕竞回忆,当时炮火的猛烈程度,“甚至超过了淮海战役中国民党王牌第五军”。后续的部队跟进冲锋时,能够凭依的第一道掩体,竟是先前倒下的战友身躯……

张勇牺牲的14日拂晓,萧卡正和副团长梅永熙、参谋长李仲英到前沿清点部队,结果只找到120名步兵。29军军长胡炳云曾在白天打电话到团部,梅永熙报告伤亡情况之后,向军部表态:就是凭着这120人,也要冲进去,“战士们都红了眼了”。

14日18时,260团再次发动攻击。


上海外围作战中,解放军战士对空射击。本报资料照片


化作瓦砾的月浦,阵地难以撼动

胡文杰的259团,也在这时赶到月浦北偏西的阵地。渡江前,他刚刚提任团长。此时,胡文杰妻子已怀胎七个月。

胡文杰原先的任务是攻击狮子林和叶大村。13日,259团攻击叶大村的碉堡群已经得手。师里此时调胡文杰,也是因为他们有“新鲜作战经验”。

给胡文杰的新命令是跟随260团,从西边突破之后向月浦镇东推进,在快速夺下两座碉堡群和一组子母堡群后,巷战随之展开,胡文杰带着部队夺下20余间房屋。由于伤亡过大,胡文杰命令,在镇子边上一片房屋修筑工事,巩固阵地。

15日一早,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好几天的雨停了,国民党的空军和海军出动。9时,国民党海军第一舰队炮击月浦以西阵地,空军则连续出动达200余架次。

这天黄昏时,一发穿甲弹击中了259团的指挥所,正在布置防务的胡文杰被弹片击中牺牲。此前几小时,他的团刚刚以78人牺牲的代价,救出了钱华生等十几名被困在战场上的民工

胡文杰牺牲21天后,他的小儿子出生。

15日全天,国民党军发动了5次大规模进攻,被反复争夺多次的月浦镇,此时几乎化作一片瓦砾。但镇子里各处的解放军部队阵地,却再也难以撼动。


残留在刘行的国民党军碉堡。东方IC


牺牲的战士手里,还都握着铁锹

就在同一天,28军同样经过反复拉锯和激烈战斗,付出巨大伤亡终于攻占刘行。

83师总攻刘行的战斗,是在14日20时发起的。附属28军83师参加进攻的244团副团长宋家烈,已经在3营前沿足足趴了1个多小时。在他的视野里,敌人的阵地没有一丝生气。

两颗信号弹升空,3营7连的突击排先扑了上去,但攻击到一座小桥那里就停止了。接着,十几个突击队员又冲了上去。宋家烈和战壕里的所有人,都盯住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战士,可那个人影在弹雨中三晃两晃也倒了下去。

宋家烈不记得部队冲了几次才打开突破口,在原先担任助攻的1营那边,团里最有战斗力的“泰安连”投入了战斗。临近午夜,一阵紧似一阵如同火山爆发的轰鸣从敌人阵地那边传来,宋家烈希望的就是这种声响——部队突进去了!

但第二天带着指挥所向前转移的途中,他看到的一幕让他终身难忘——那是一条3米多深、4米多宽的深沟,积水没膝,沟壁上,有新凿出的脚蹬,脚蹬的边上,则是6位已经牺牲的战士,他们的手中,还都握着铁锹……

就在这一天,加上26军前一天占领的黄渡镇、南翔镇、马陆镇,解放军的前线,稳定在距离吴淞直线距离不到5公里处——上海的西大门被叩开了。




弹片飞舞的阵地,“小鬼班”在哪里

31军92师第275团5连连长王廷法在找人。他要找的是1排的“小鬼班”。这个班11名战士,都不满18岁。战斗前,班里的战士还跟王廷法说过,“决不会给你丢脸”。

5连阵地所在的蔡司庙,就在杨家宅,对面便是国民党军固守的高桥。15日,就在10兵团血战月浦刘行的同时,三野命令9兵团切实攻占川沙、高桥。31军随即出动,92师在20日抵近高桥以南。此时,国民党军75军的一个师也增援到了高桥。吴淞要塞和江面海面上的舰队,则以重炮覆盖了这一带。

连续几天,敌我双方在包括杨家宅在内的高桥南线多次争夺。20日,5连接防进入蔡司庙阵地。王廷法发现,国民党军的炮兵和军舰,在倾泻炮火时,延时引信造成的空爆效果随处可见,弹片不是触地四溅,而是在空中飞舞,切削、粉碎一切,不分敌我,也不分建筑、树木还是人的身体……

21日一整个白天,5连的阵地上就这样飞旋着无数弹片,中午时,除了王廷法,连级干部全部负伤,副指导员阵亡。王廷法记得,轰鸣中,阵地上只有通讯员在喊:“我们的人都哪儿去了?”此时连里的190几号人,只剩下11人。

但王廷法牵肠挂肚的,还是“小鬼班”。换防之后,他摸到1排的阵地。工事早就不在了,坍塌的战壕里,王廷法只能用手挖,月光下,他数了又数,把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看了一遍又一遍,11个,不多不少。王廷法把这些战士的遗体搬到战壕边,一个挨一个,是他们平时行军的队列

就在5连撤下去的这一天,275团终于把战线稳定在高桥西南前沿,除了高桥,31军还夺取了庆宁寺、东沟和高行等地,切断了黄浦江东岸国民党军与高桥之间的联系。30军则控制了高桥东南。此时,后续投入的20军也奉令进入战场。

就在这一天,三野下达《淞沪战役攻击命令》,决心先全歼浦东地区之敌,封锁敌人黄浦江交通与海上逃路,随后总攻上海市区


栏目主编:陈煜骅 文字编辑:陈煜骅 题图来源:本报资料照片
题图:在夺取刘行的战斗中,解放军战士越过布满竹签的深沟前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