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1949年5月27日,一位普通上海市民的日记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正青 2019-05-26 20:07
摘要:1949年5月,这是一位普通上海市民亲历的上海解放前后的日夜

 

陈关康日记 

1949年4月,解放军攻下南京以后,一路向上海进军,沪宁线能够通车的线路越来越短了,形势也越来越紧张,可是火车站上绝大部分工作人员仍坚守在岗位上,没有听说有谁想弃职逃跑。不过说老实话,普通老百姓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潜伏在车站里的共产党地下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不时发出指示性、报导性的信件,号召广大员工要坚守岗位,维持秩序,保护铁路财产,迎接上海解放,所以一直到解放军攻入上海北站,围击顽踞铁路局大楼的残敌时,我们火车站的列车还是按班次准点开车。

1949年5月24日,我在北站做完早班回家,看到街上的形势已经很紧张了,国民党的军队在各个街口要道布防,大有准备坚守巷战的架势,卡车上装满了保安队开来开去,在作机动增援。远方大炮的隆隆声,我们已经可以清晰地听到,人们在传说,解放军已经到达市郊外围,最逼近的一路已靠近徐家汇的那顶小木桥了。每个人的心里真是又惊又喜,要解放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在市区打起来,枪炮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半夜里,我被弄堂口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和吵闹声惊醒,原来是国民党军队在猛敲一家粮店的牌门板,他们要搬运麻袋装的大米,去堆在乌镇路桥上加固防御工事。

一阵骚乱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从窗口望到马路上,真是大出意料之外,马路上偶尔走过的士兵已经不是国民党军队的了,再大着胆子走出门,朝乌镇路桥上看,也换了军队了。他们的军装和国民党军队的式样和颜色都是两样的,帽子上也没有帽花。这时我们才知道,他们是解放军,一夜之间已经换了人间了。在不放一枪一弹的情况下,苏州河南已经解放了。苏州河以北,反动军队还是强踞着几个坚固的仓库,在作灭亡前的疯狂顽抗。他们只要在视线内看到苏州河南面有人影就开枪放炮,就连新闸路上开过救护车,他们也用机枪扫射。

我家马路对面有一家服装店,后窗紧靠苏州河,老板在后窗口撩起窗帘好奇地向苏州河北张望时,突然飞来一颗子弹正中他的头部,立即毙命。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个个都害怕面如土色。这是我们大家都认识的人呀!

又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在我邻居姚姨叔的家里,一颗小型榴弹炮炮弹穿过屋顶瓦片,正好坠入藤椅上堆放着的几条棉花胎中,幸喜没有爆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他家人再三考虑后,把炮弹抖抖索索地拿出去时,弄堂里的人一个个都吓得逃都来不及,躲得远远的,又忍不住回头想看看,这颗炮弹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们这条弄堂“和乐里”是U字形结构,两个弄口都在新闸路上,与苏州河只隔开一排房子。弄堂口的木门早已关得紧沉沉,没有人进出。不知是谁传来消息,说是苏州河北的国民党军队,下午要隔岸大规模开炮全线反攻了,我们这条里弄首当其冲,大家如同瓮中之鳖,无处可逃。弄堂里个个人心惶惶,格外紧张。有人主张在弄堂底的围墙上开一个缺口,大家可以从这个缺口逃到后面酱园弄再逃出去,但也有人反对,说越是混乱的时候,越会有人趁机从缺口侵入发生抢劫等意外事件。两种意见相持不下,人人要管,又人人不肯管,所以围墙的缺口始终还是没有开。

从我家前楼窗口眺望,穿过对面房子的屋顶斜坡,与苏州河北岸的交通银行遥遥相对,随时有吃流弹的危险,所以前楼不能住人了,大家全部集中在底楼的后房间内,还在八仙桌上搭了一块板,上面铺了好几条棉花胎,桌子底下铺好席子,让老人和孩子坐在里面。我一家十几个人在底楼后房间里呆了一天,相安无事。

27日早上,苏州河北的枪炮声不断传来,疏疏朗朗的,并不密集。我家离开闸北近,很不安全,全家人商量,我的两个弟媳妇,全部带孩子回娘家。我的妻子回不了乡下娘家,就准备带孩子到南市老邻居方家去避难,正在商量整理随身要带的东西时,突然我们听到收音机里传出了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庄严而又亲切的话语——知道广播电台已经被解放军占领了,再仔细收听,又得到了一个个好消息,知道解放军的进展很迅速,经过他们的迂围包抄和喊话劝导,苏州河北负隅顽抗的敌人节节败退,逐步投降了。

果然到了傍晚,外面枪声已归寂静,大家诚惶诚恐大规模的仗终于没有打起来,上海市区全部解放了。


(市民陈正青摘自其父陈关康的日记。作者生前为上海铁路局职工。)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内文图来源:陈正青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