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现场 | 等待谷川俊太郎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吴桐 2019-05-11 16:55
摘要:即使经过树阴下的离别的下午之后/世界的约定也绝对不会终止

 

诗人失约了

 

诗人五月要来,等待从三月就开始了。

 

88岁的日本“国民诗人”谷川俊太郎,要和音乐家儿子谷川贤作一起,在1862时尚艺术中心带来一场“春天诗歌音乐剧场”。为此,观众早早就买好票等待着。诗人的女儿说,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出国了。

 

等见到88岁的诗人,要问他什么呢?

 

您会打老婆吗?那是他问作曲家武满彻的。

 

您大便还正常吗?那是他问小说家饭岛耕一的。

 

采访提纲涂涂改改的过程中,五月来临了。然而就在演出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剧场告知,谷川先生突发身体不适,可能来不了了。多么遗憾啊!但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祈祷诗人早日康复。

 

第二天,剧场的公告终于出炉。退票通道开启了,但这场名为《我把活着欢喜过了》的演出仍将在5月10日晚如期举行。音乐家谷川贤作、民谣歌手程璧、钢琴家肖瀛等将来到现场,而谷川俊太郎则将通过现场连线与观众交流。此外,演员保剑锋,诗人田原、陈东东,主播刘凝,表演艺术家朱曼芳也将来到现场,代替谷川朗读他的诗作,共同完成这场特殊的演出。

谷川俊太郎常常与儿子谷川贤作合作演出,他读诗,儿子弹琴。

 

音乐既毁灭我,又拯救我

 

在电话里采访了诗人的朋友,也是他诗作的译者田原,他说谷川先生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腿脚不便,不能乘坐飞机。谷川本人非常喜欢上海这座城市,喜欢上海菜,喜欢上海人的面孔,他也很期待这场演出。对于自己的失约,诗人深表遗憾,提醒观众们务必保留好票根,待身体康复后,他将来到上海赴这场未完成的约定。

 

早在上世纪90年代,谷川俊太郎开始和儿子谷川贤作一起,以音乐诗歌剧场的形式同台。田原说,那时候谷川刚和自己的第三任太太佐野洋子离婚,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一段时间内没了写诗的兴致,于是通过音乐诗歌剧场的方式,重新咀嚼自己过去的诗歌。这种形式已经延续了20多年,他在日本的粉丝太多了,演出几乎场场爆满。

 

谷川俊太郎非常喜欢音乐,他的许多诗句都与音乐有关。

 

比如《故乡》里的,“灵魂在这个世上的故乡是音乐”。

 

比如,《给汤浅让二》里的,“音乐既毁灭我,又拯救我/音乐既拯救我,又毁灭我”。

 

他曾说,“我要是能把莫扎特音乐的每一章都写成一首诗的话,我现在死了都愿意。”而他的诗歌,曾多次被久石让、坂本龙一,武满彻等大名鼎鼎的音乐家谱写成曲。儿子谷川贤作成为钢琴家,也让他非常骄傲。

 

谷川曾说,自己第一喜欢的是女人,第二喜欢的是音乐,第三喜欢的是诗歌,第四喜欢的是金钱和名誉。“这就是谷川可贵的地方。”田原说,“他没有像许多诗人一样,把写诗看作是伟大的、高高在上的职业。他总是很谦逊,这反而让他在诗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都说诗人很难养活自己,但谷川大概是全世界收入最高的诗人了。据田原透露,他的年薪大约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两三倍。如今,88岁的谷川俊太郎在东京过着独居生活,依然身处日本诗歌创作的前线。他有三个助手,负责帮他处理日常事务。田原说:“我们一起去国外旅行过几次,旅行途中总见他书不离手,人类学、自然科学,不同领域的书都能激发他的兴趣。即使年迈,他仍对这个世界充满孩子般的好奇心。”

演出现场,除了音乐家谷川贤作、民谣歌手程璧、钢琴家肖瀛,还有演员保剑锋,诗人田原、陈东东,主播刘凝,表演艺术家朱曼芳,他们读起谷川俊太郎不同时期的诗歌,串联起他的一生。

 

台上空着一把椅子

 

5月10日晚,演出如期举行。出乎意料的是,退票的观众并不多,到演出结束时,也只有20几张退票,退票的大都是路途遥远的外地观众。即使知道主角不会出现,大多数观众还是选择了来到现场。人们脸上有些遗憾,但没有人抱怨。

 

诗人的儿子登场,坐到钢琴前,弹起一首轻松幽默的曲子。在舞台的另一端,有一盏台灯和一把空着的椅子。诗人没来,但他的声音在剧场中出现了。

 

“我是一个矮个子秃老头/在半个世纪之间/与名词、动词、助词、形容词和问号等一起/磨炼语言生活到今天/说起来我还是喜欢沉默……”

 

那是现场播放的录音,谷川在朗诵他的诗歌《自我介绍》。大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行诗句,还有他可爱的漫画形象。

 

接下来,诗人田原登场,在舞台上拨通了谷川的电话。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电话另一头的谷川对观众们说:“我为没能到场请求大家原谅,等我身体恢复好了,一定会来到现场,为大家朗读诗歌,非常感谢大家。”

 

接下来,保剑锋、陈东东等人一一坐到舞台上那把椅子上,在谷川贤作钢琴的伴随下,不同年龄的嘉宾,朗读起谷川不同时期的作品,串联起诗人的一生。

 

保剑锋读起了《二十亿光年的孤独》,选自诗人21岁时出版的同名处女作诗集。这本诗集在当时轰动日本文坛,诗人也因此被誉为“昭和时期的宇宙诗人”。此后,诗人相继出版了《62首十四行诗》《关于爱》等七十余部诗集。谷川的诗作简单而纯粹,受到不同年龄不同阶层日本民众的喜爱,因此被冠以“国民诗人”之名。

 

田原用日语朗读了《活着》,诗人陈东东则用上海话朗读了那首著名的《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78岁的表演艺术家朱曼芳朗读的一首《再见》,让现场观众十分感动:“我的肝脏啊,再见了/与肾脏和胰脏也要告别/我现在就要死去/没人在身边/只好跟你们告别……”真是可爱的老头儿,面对人生的落幕,仍可以温暖又幽默。

 

曾经在日本拜访过诗人的程璧,用日语读起了《春的临终》。在诗人家里,他们曾一边包饺子一边读诗。谷川俊太郎那天很开心,还偷偷藏了一盘饺子说要晚上吃。从那时起,程璧开始阅读大量的现代诗,并尝试用古典吉他为诗歌谱曲。后来,程璧出了一张专辑《诗遇上歌》,其中第一首歌就是《春的临终》。读完诗,程璧又在舞台上把它唱了一遍。

 

演出最后,上海风铃儿童艺术团的孩子们登上舞台,唱起了《世界的约定》和《阿童木之歌》,两首歌词都由谷川所作。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用稚嫩的童音将《世界的约定》歌词读了出来:“即使经过树阴下的离别的下午之后/世界的约定也绝对不会终止”。

 

继续等待吧,但愿诗人的约定也不会终止。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曹立媛
图片来源:1862时尚艺术中心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