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时评 > 文章详情
“黑老大”当众打县委书记一记耳光,这书记为何忍辱负重打不还手?
分享至:
 (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凌河 2019-05-06 09:53
摘要:其实最要问的真问题,是这些官员究竟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还是“马仔”?恐怕后者更像一点吧!

这一记耳光,节前几日是激起过舆论哗然的——吕梁市柳林县的“黑老大”陈鸿志,因为县委书记王宁“办事不力”,当众随手便打了王宁一记耳光!

 

更令人哗然的是,王宁王书记挨了这记耳光后,竟“没有什么反应”——这是典型的“忍辱负重”吗?这是道地的“打不还手”吗?

 

老板敢于“随手”打县委书记耳光,首先是他“惹不起”。这个搓澡出身的陈老板,号称“柳林首富”,控制着吕梁当地的众多优质矿区,是那里的“财神爷”,是柳林县的“支柱产业”,所以他想打谁耳光都无妨——在一些地区,靠资源“发展”,财政呀、税收呀,都吊在煤炭、钢铁、基建等一棵树上,煤老板也好,土建老板也好,政府奉为“金主”,其实沦为“马仔”,不但要提供“全方位保姆式”的服务,而且要整天围着他转,不但要免税减租,而且要为他量身定制修改政策法规,对于他的横行霸道,更是充当着保护伞呢!所以他打了县委书记一记耳光,还算不了啥——因为镇党委书记没按他的旨意办事,陈老板不是将书记家的祖坟也给挖了吗?一记耳光又算什么呢?

 

当然还有一个要因,那就是因为王宁书记本身就不干净。王宁当“黑老大”的保护伞,为煤老板鞍前马后,“随叫随到”,“金主”们也不亏待他,股份呀、房子呀、现金呀,都没少给。因此有人对于王宁挨的耳光,说是为什么老板敢于随手给县太爷一记耳光,县委书记挨了打又何以“没有反应”,其实最要问的真问题,是这些官员究竟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还是“马仔”?恐怕后者更像一点吧!

 

说到“马仔”式的保护,当然还有“保姆式”的“服务”——原衡阳县副县长颜桥生,曾以“全程保姆”式“服务企业”而名噪一时。比如为了让老板中标道路开发项目,为了让他“独中三元”,他利用职权将报名保证金提高两倍,让竞标对手因此全退出;又如为了让老板发财,他特许在县城范围内随意选地,并强制要国企让出土地,果然让老板白白赚了一个亿……当然颜副县长这个“保姆”也不是白当的,老板即以20%的股份回报了“保姆”,让他拿了2260万!颜副县长“保姆”当出了甜头,三个月后又如法炮制,“服务”了另一个“企业家”,结果呢?“事成之后”,又收受了老板10%的股份利润计1060万元。颜桥生与一些“企业家”“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不但当好“保姆”,而且甘为“小弟”,老板们为什么对他颐指气使,不就是因为利益输送、“股份”回报中形成的“主仆关系”吗?说他是“保护伞”,真不如称为“马仔”呢!

 

现在打黑除恶,大快人心,黑恶势力中,有一种的所谓“老板”“企业家”,他们可不只是那种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或打打杀杀的“流氓团伙”啊!在一些资源集中的地方,这些煤老板等等,控制着当地的经济命脉,进而染指政界官场,插手人事升迁安排,当某些官员的“后台老板”;某些官员名为“保护伞”,实为“私仆”“马仔”,不但当“保姆”,而且做“跟班”,不但为“黑老大”平事消灾,而且还要为他“量身定制”“特殊政策”,这里头既有当地对“金主”的百般依赖,更有老板们拿一些小钱微利出来的打点。

 

像王宁那样的贪官,本来他那“十万雪花银”就是靠老板们才“攒”起来的,所以,老板当众打他一记耳光,他当然只好“没有反应”。这就是那一记耳光的奥秘,也是我们这一轮扫黑除恶所要面对的新特点!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