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这位47岁大叔是如何完成世界铁人三项赛(Ironman)的?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戴辉 2019-05-04 07:10
摘要:我参加的是45-49年龄组。去年11月完成了厦门Ironman,这是第二次参加。

复仇者联盟4里,钢铁侠而不是灭霸,打了一个响指,拯救了全人类,自己却英勇了。钢铁侠的英语就是Ironman,而十多年前,我们知道漫威正是从Ironman出发!

 

2019年4月是柳州一年最美的季节,27万株紫荆树的花开遍了全城。14日,举行了2019 Ironman 70.3 柳州站比赛(又称2019柳州世界铁人三项赛)。

 

Ironman国际赛事在中国有上海、厦门、柳州等赛事,在全球就多了。柳州赛事是1.9公里游泳+90公里自行车+21公里跑步,为70.3英里(113公里),这个俗称半大铁。还有大铁,简单粗暴地翻倍,达到140.6英里(226公里)。

全国已经有了很多铁人俱乐部

 

这是真正的国际赛事,有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运动员参加。我这个胖大叔是来衬托他们的,我参加的是45-49年龄组。去年11月完成了厦门Ironman,这是第二次参加。

 

对比一下,三项运动(俗称标铁)的英文叫Triathlon,是1.5公里游泳+40公里自行车+10公里跑步,奥林匹克运动会采用这个标准。

 

4月14日这天有我最幸福的一刻。下午4时许,作为最后一个完赛的选手,我冲向了终点的拱门。小哥哥小姐姐排成了两列,夹道欢迎。他们呼喊着、跳跃着,迎接凯旋归来的我,隆重地给我戴上了奖牌!

 

这一刻感觉在云巅,大叔年轻了20岁!

 

一霎那间,我的眼角湿润了,最后一个完赛的感觉真好!下次,下次还可以再这样吗?

 

赛前

 

4月12日晚,我拖着装满了装备的大行李箱,从南京放心地坐着空客赶赴柳州,出租车小哥很能侃。广西在建国前的省会是在桂林,白崇禧重视教育,桂军在北伐和抗战中都很能打。

 

赶到铁人村附近的小旅馆,150元一晚。放下行装,就去午夜的小店里怒吃了两碗口味最地道的螺蛳粉,原来粉里真的是可以有螺蛳的!最便宜的是8元一碗,当真是一位数的消费啊!

 

早上睡到自然醒。满城都是紫荆花,我看到到处都有人在照相。感觉有些像前些天的樱花一样。

 

走路去了窑埠古镇里的铁人村里。这里刚刚搞完了Ironkid(小铁人)的比赛,培养下一代。我办完了手续,手腕上多了一个黄色手环,就是明天的参赛证了。音乐沸腾,让我情不自禁地充满了激情。

 

去找自己花1200元租好的公路车。两个师傅负责检查车子,他们对我的战车上下其手!

 

这辆车子价值达一万元,是我一生骑到的最贵的车。车身采用碳钎维,可以用一只手轻松地拿起来。据说有些专业的铁三车都超过了七八万,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一位外国运动员也来租车,我客串了翻译。她告诉我:她是第一次参加Ironman,她还是唯一一位从新西兰来的。

 

中午和小鸡快跑俱乐部的兄弟们一起吃清淡和新鲜的土菜,这顿必须要大吃大喝,因为晚上那顿就要多吃淀粉积蓄能量了。我其实是混俱乐部,“以赛代练”的,很少参加俱乐部的训练,大家不要学我。

 

邻座的是一位旅居香港的英国人,说起头天跑步的时候,脚给钉子扎了一下,游骑没有问题,跑步就不好讲了。去年厦门赛前去试水时,我和一位旅居东莞的美国运动员一起也被海底的贝壳给伤了脚底。(大家最终都顺利完成了比赛。)

前排左一是“小默”王义珲,右一“雷神”魏华

 

下午去听官方的技术说明会,中文的没有赶上,就听英文的。早上测水温是20度,全场都热烈鼓掌。他们开心的是温度不够高(低于24.5度),可以穿防寒泳衣(俗称胶衣)来提升浮力,以提高成绩。我高兴的是我可以直接下水,因为我没有胶衣,如果低于16度,就要强制穿了。

 

我骑车到滨江公园试水,水温还可以承受。有老头和老太背着跟屁虫(救生浮球)也下水了,看来这里锻炼的氛围不错。水流很慢,据说是上游修了水坝在发电。柳江汇入西江,西江再汇入珠江。柳州和深圳也是一衣带水。

 

去年参加的厦门赛事是在海里进行,更温暖一些,可随着洋流漂,是另外一种风味。

 

晚上吃蛋炒饭填充能量,同桌的有位70多岁的日本运动员!我对气候有些担忧。光头小平一边和小女生搭讪,一边“不怀好意”地告诉我:铁人本来就要适应各种气候,祝贺你赶上了雨,有了不同的体验!

 

晚上7:30深圳小鸡快跑俱乐部的小默(王义珲)带着大家开赛前技术分析会,说得到的消息是晚上很可能下大雨。过去两年,柳州铁三都是在雨中进行。如果天气非常恶劣,比赛可能被提前终止或者取消。前两年,越南赛事就因为暴风雨取消了海上游泳环节。

 

赛前按一次脚,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厦门赛前我连按了两个钟。这次的晚上,我如法炮制去按脚。郑远元洗脚店的技师告诉我等半个小时就行,成功地向我推销了会员卡。结果一等就是个把小时,所以后来按着按着脚我就睡着了。晚上11:30回到房间,灌了啤酒继续睡觉。手机设了闹钟放在枕头边。

 

赛中——游泳

 

第二天早上5:40起床,看到窗外,发现昨天确实下了大雨,地上积水也挺多。昨夜风雨中,花落知多少!

 

匆匆吃了几根香蕉,一些薯片。上次厦门我搞了一回找不到计时带的乌龙,这次没有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但贴号码纹身时,老革命却出了问题,我没有撕表面的薄膜就往身上贴并浇水,废掉了一张。

 

穿着塑料拖鞋,赶赴游泳出发的地点,一路雨不小,在雨中准备和热身,后悔没有带一次性的雨衣为身体保温,但幸好有雨伞。

 

铁三比赛,一场运动员一般只有1000人左右,比起动辄数万人的马拉松,还是要宽松不少。标志就是上厕所排队的人要少得多。

 

遇到了中科院先进院毕亚雷,我们在比赛中经常碰到。他上次东莞玄铁赛事(标铁)戴了两个塑胶帽子下水,保护大脑效果不错。我一掏发现自己居然带了3顶塑胶帽子,于是我们哈哈一笑,一起借鉴了他的东莞经验。我们两个都颇有些肥肉,自带保温层,也都没有胶衣。

 

江面上布好了不少指引方向的浮标,还有不少小艇负责救生。大家两三个一排,轮流下水,职业和精英选手(pro)先下,我们分年龄组的后下,江面顿时沸腾了起来。我赶紧吃根能量胶补充力量。

 

我用一身杏黄的铁三服成功赢得了电视台记者的注意,就对着摄像机大侃了一回。为此我到了最后一批才下水。

 

水温大概是19度,刚下去还有些冷,过一会就好了。因为憋久了,趁着适应水温的时候,先释放了一下,下下下游的深圳人别恨我,我也是没有办法。

 

我一时蛙泳,一时自由泳,倒也逍遥自在。小的时候,我的游泳启蒙就是在南茅运河里练出来的。仰泳了一会,体会雨打在脸上的熟悉的感觉,极目柳天舒!

 

救生艇同时也在监督我们必须绕过标志,不能抄近路。趴艇休息并不违规,就弱弱的趴了十秒钟,然后果断放手。

 

游到桥下的时候,明显水流加快,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冲离了“航道”,只好奋力拼搏。

 

好不容易上水,还要跑几百米才能到换项区,花了我整整一个小时,肚子也小了不少。

突然有女生大喊:戴辉!这让我非常惊讶,原来是深圳前同事美女蕾蕾来为朋友助威,却也发现了我。我有了更多的力量!

 

赛中——骑车

 

在临时搭救的更衣室里,帆布屋顶是哗啦哗啦的雨,屋顶的缝里漏雨。我换了T恤,戴上头盔,穿上了鞋子,喝下红牛,灌下能量胶和盐丸,关键部位涂上了凡士林。然后出棚子,推出战车!

 

我没有车表,只有一块40元电子表,不知道速度如何。天上下着雨,路上也有积水。我小心翼翼地骑着。为了不让头顶直接淋雨,我后来将号码牌垫到了帽子里层,缓冲一下。

 

顺着柳江的江滨一路向下游,一路都是美丽的紫荆花,落花无数。在城里路很宽,出城后就只有双车道了。天空中,曾有两声雷响,我还有了些小担忧,怕雷雨天会取消比赛,但庆幸再也没有打过。

 

有一个特别大的小坡,还是弯道,我紧张地握着刹车,缓缓地滑行。突然,救护车拉着笛,从我身边经过,随后看到一个骑手躺在地上,围着工作人员。想必他是骑行过快,摔倒在地的,受伤了。

 

对我而言,安全最重要,速度并不那么重要。因为前年11月摔过一次车,左肩好几个月都抬不起来。

 

有个老外冲我大喊了一声:Steve! 他是马拉松跑友Thomas,也转战铁三了。

 

我看到了一位穿深圳“深无限”俱乐部服装的小女生,老毕后来告诉我人家美女竟然是玩大铁的,不服不行啊。

 

我并不是游泳最后一个上水的,不知道为什么确是最后一个骑车的了。我一直想超越,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倒数第三。可惜,最后一公里,被我超越的那位印度选手玩命地追了上来。后来才知道,他的水平还是可以的,只是轮胎漏气,耽误了时间。Ironman的比赛规则是只提供工具,但必须自己来修理。

 

骑车很久很寂寞,我就给自己唱歌,大喊我两个可爱的女儿的名字:朵朵和旦旦,爸爸爱你们!

 

四个小时搞完了自行车,跟我在厦门的成绩一样。

 

上次厦门,租的车大了一些,下车时,腰都像断了一样。这次租的是小号,骑完后腰一点不感到痛。

 

赛中——跑步

 

坐在像是经历过水灾一样的更衣室里,我是孤独的一人。我在深深的思考一个哲学问题:到底要不要去跑步?

 

我赛前的目标就是完成游骑两项,已经完成了。如果要跑,还有21公里,可不是小事啊!

 

 

我检查了自己的身体,状态比上次在厦门还好些,因为腰不疼。跑吧,能跑一公里就是一公里,都是赚的,都是意料之外的喜悦!

 

天空奇迹般地停止了下雨。我换上了引擎鸟的压缩裤、布鲁克斯的马拉松鞋,还换了双干厚袜子,喝了听红牛,吃了根胶和盐丸,重新抹了凡士林。跑了出去。

 

跑了几公里后,发现自己的状态还好。没有太阳,20多度,空气都是甜的,到处都是紫荆花,粉红的,粉白的。我还经过了一座城门,难道柳州也有城墙?

 

相同的路要跑两个来回。遇到了那位脚扎了钉子的外国运动员,他说现在脚底没有事了。我有经验,在雨水里泡久了,脚底就麻木了。

 

一位身高1.9米的选手也跑得很后,最后一次掉头时候相遇。我们相视而笑,上次厦门我们都是最后的一批,那次他是最后一个。

 

跑的是马路,始终向一面倾斜,膝盖侧面的韧带就疼(可能是髂胫束)。我有意识地寻找平整路面跑。

 

有辆人货车不紧不慢的跟着我,收香蕉筒。副驾的美女金发菇凉冲我微笑:加油加油!她叫凯蒂,是Ironman赛事组织方工作人员,上次厦门也是她。开车的是大胡子帅锅,但我直接忽略不计。

 

组织方有工作人员骑了辆自行车,不紧不慢地跟着我,上面挂了一个牌子:最后一位选手(the last runner)。最后5公里,我一边和这位工作人员不咸不淡地聊聊天,一边慢慢地跑,没有追上一个人,颇为可惜。

我每到一个补给点,都会引发狂欢!学生志愿者大多是柳州科技大学的学生,很热情也很专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有柳州多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给我腿部按摩。警察和保安也很不容易。

 

每遇到人多,我就以挥动我的大手:同志们辛苦了!同志们可以回家了!大家雨中忙碌了整整一天,终于可以下班了。

 

最为欢庆的是终点,就有了本文开头的让我感动的那一幕。我本应该亲吻大地,弯弓射大雕的,但我却神气活现地通过了终点。回头看了拱门上的时间,是8小时25分,离关门还有5分钟,成绩是有效的。

 

柳科大建筑系的一位志愿者小哥哥,给我做拉伸,挺舒服。昨天遇到的新西兰姑娘也想按摩下,另一个小哥哥立马卖力地忙乎起来。

 

再见,柳州!

 

晚上我去万达的酒店参加了颁奖晚宴。有很多外国的大神,作为菜鸟,我表示统统地都不熟悉。冠军是澳大利亚选手克雷格·亚历山大。

 

我遇到了那位被我超了,后来又超了我的印度兄弟,他也是45-49年龄组的,出于爱好参加。

 

小鸡铁三拿了俱乐部总成绩的第一名,关键原因是来了多达50多个人。我没有给组织拖后腿,贡献了有效成绩。

 

来自美国的80岁老人Al Tarkington完成了比赛,作为唯一的80岁以上年龄组选手获得了世界锦标赛的参赛资格,全场热烈鼓掌!Tarkington告诉大家,他来自铁人三项运动的发源地加州圣地亚哥,1983年就作为观众前往夏威夷观看Ironman科纳世锦赛,自己也是从1991年开始,11次参加了科纳世锦赛。这么多年他一直保持着对这项运动的热情。此次来柳州参赛,是他第三次来中国参加比赛了,借着比赛的机会来感受中国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非常享受。柳州本地观众的热情好客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天不闻肉味,我吃喝撑了,就好像穿越草地的人到了吴起镇一样猛吃,感觉不对劲,狂奔到万达酒店的洗手间,对着马桶吐了一把。真是亏大了。

 

晚上看成绩,我的总有效成绩是完赛选手中的倒数第三名,因为我下水很晚,所以前面有两个选手尽管比我完成得早,但有效成绩还在我后面。估计还有一些中途不适弃赛的选手。

 

次日上午,我寻访了边上的柳州工业博物馆,有巨大的冲床。柳州是建国后布局的工业基地,现在有柳钢、柳工、东风柳汽(卡车)、上汽通用五菱和满大街的宝骏单排座电动汽车等,金嗓子喉宝也是这里的。

 

还有一列蒸汽列车。王石老爸以前是柳州铁路局局长。王石读的就是铁道学院,他拿了些车皮长途贩运,就此起家。我来柳州的前一站是南京江宁的无线谷,那里也有一辆几乎一模一样的蒸汽列车。

 

我又来到了柳江。江面已恢复了她平时的美丽,轮船在航行,渔人在钓鱼,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