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这位准90后驻非8年,让国产疟疾特效药走进非洲千家万户|我在一带一路创业③ ​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闲乐 2019-04-30 07:07
摘要:现在在加纳,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治疗重症疟疾药就是注射用青蒿琥酯。

广袤无垠的非洲大草原上,成千上万非洲大水牛正在一起迁徙,万蹄奔腾,声势浩大。

 

“之前在国内去看各种动物,都是隔着笼子,看不到这么壮观的场景。”远处,王亚锋坐在一辆越野车车顶,欣赏着这非洲大陆独有的风光,赞叹不已。

 

从2011年大学毕业应聘到担任复星医药非洲商务代表,到2013年25岁的他出任科麟医药加纳公司总经理,8年来王亚锋平均每年要在非洲工作生活8个月时间。而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将中国生产的一种名为“青蒿琥酯”的治疗疟疾特效药,在非洲大地推广开。

 

“现在在加纳,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治疗重症疟疾药就是注射用青蒿琥酯。医生给疟疾病人开的药,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王亚锋说。

王亚锋(前排左四)与公司员工的合影

 

 

结缘:23岁青年第一次踏足非洲

 

当听说王亚锋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要去遥远的非洲担任商务代表时,家人纷纷表示了反对。“那里又穷、又乱,缺水缺粮,去那做什么,又不是在国内找不到工作。”

 

王亚锋坦言,家人口中的非洲,其实也是他最初对非洲的印象。在中国药科大学学习期间,他在药企多个岗位实习,一番比较下来,他觉得最适合自己的还是销售岗位。“恰好这时,复星医药在招募非洲商务代表,有位熟悉的学长向我推荐了这个岗位。”

 

学长口中的非洲,与王亚锋的印象大不相同,虽然存在种种问题,但远不是人们想象中那般荒凉。这让王亚锋对非洲更加好奇,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王亚锋应聘了这个岗位,并顺利入选。

 

“家人的担忧不可能完全消除,我只能一遍一遍告诉他们,我有学长在非洲工作,非洲不是我们想得那样。”王亚锋告诉家里人,他要去的国家是加纳,在非洲属于比较安全,经济状况比较好的国家,还搬出了学长在非洲工作的例子,这才让家人稍稍安心。

 

2011年10月,国庆刚过,王亚锋便搭上航班,飞往遥远的非洲大陆。当飞机即将降落在加纳科托卡国际机场时,透过舷窗,王亚锋看到,窗外高楼林立,马路宽阔,并不像电影里展示的那样,是宽广原野和贫穷生活的结合体。

 

“所以说,任何人给你灌输的想法都带有自己的一些主观意见,要真正去了解一个地方,最好还是自己亲自去看,去感受。”在王亚锋看来,“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是让更多国家正确认识中国,也是为更多中国人提供一个了解他国的平台。

 

品尝加纳当地美食

 

与王亚锋同行的还有科麟医药加纳公司总经理以及另一位同事,公司完全从零开始,除了他们3人,只有在当地雇用的一位医药代表,一位前台和一位司机。“加纳这边吧,基础设施和国内比还是差了不少,我们公司租的房子就经常停水停电。”王亚锋说,有一回,公司汽车的空调坏了,但是当地没法修,零件得从法国运来。可是,客户还得接着跑呀,无奈,王亚锋只好坐上车,在最高可达40度的气温中“蒸桑拿”。

 

他们在非洲市场推广的产品是一款治疗重症疟疾的注射用青蒿琥酯,当地市场一片空白。公司发展的初始阶段,王亚锋基本一肩扛起了销售、财务、仓管、运输的全部责任,这让他也有些吃不消。“最累的一天,早上8点应该要去见客户了,但我一点都不想出门,就坐在地上发呆。”

 

25岁担任总经理,他能行吗?

 

2013年春节前夕,在非洲工作了一年多的王亚锋回国休假,顺便向总公司汇报工作。也就是在这次汇报中,王亚锋提出了一个“品牌推广”的建议。

 

“很多人觉得非洲穷,购买力低,所以不往那里卖好东西,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王亚锋说,非洲幅员辽阔,是个极具潜力的市场,中国企业在当地不能只打“价格战”、走低端路线,还要重视品牌推广,让当地人意识到“中国制造”的质量也是一流的。

与本地医疗机构合作庆祝国庆节

 

彼时,王亚锋还没有意识到这番谈话意味着什么,正筹划着回国发展的事宜。但当年春节,公司找到他,询问他是否愿意出任科麟医药加纳公司总经理。“我当时很惊讶,我只有25岁,公司就能放心地把这样一个重任交给我。” 面对公司抛出的橄榄枝,王亚锋欣喜之余,也意识到了职位背后的重重挑战,但他并没有退缩,“如果公司都敢试,我有什么不敢的呢?”

 

等候3小时,他终于见到了药房负责人

 

“我对这份工作有信心,其实是对我们国家生产的药物有信心。”王亚锋说,注射用青蒿琥酯是中国自主生产的一种原研药。2010年,这款药物正式成为首个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药品预认证(WHO PQ)的重症疟疾治疗药物,也是目前国际上救治重症疟疾患者的金标准药物,“和非洲当时使用的治疗重症疟疾药物奎宁相比,注射用青蒿琥酯具有使用便捷、起效快、副作用低等明显优势。”

 

话虽如此,想要转变一个国家根深蒂固的习惯并不容易。当地几乎没有人愿意使用这款药。在他们心中,“中国制造”与“美国制造”完全被区分开来对待,“中国制造”仍然是“质低价廉”的同义词。王亚锋坦言,13到15年是他在非洲8年最难熬的一段时期,销售的巨大压力压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肩头。

 

为了打开市场,王亚锋带着团队一次次拜访加纳当地的医院、药方、专家,给他们寄去免费的试用品和注射用青蒿琥酯说明,介绍这款药已经是世卫组织推荐治疗重症疟疾的标准药物。“有些时候,非洲人的固执超出我们的想象,特别是一些老专家。”王亚锋说,有一次,他向当地一位颇有名望的老专家推荐注射用青蒿琥酯,但是对方称早在20年前就用过了,效果不好。而实际上,老专家使用的是另外一个产品。当王亚锋向他展示注射用青蒿琥酯的真实数据和疗效时,对方又不以为然,因为数据不是在加纳得出的。最后,王亚锋竟被赶出了诊疗室。

 

加纳首都阿克拉

“还有一次,我和医药代表一起去拜访加纳可可局下属的一家公立医院,这家连锁医院在加纳国内影响力很大,我觉得只寄样品不行,还要当面拜访。”按照约好的时间赶到医院,请前台帮忙联系药房负责人时,得到的答复却是“我现在在忙,请他们等一小时。”

 

一小时时间过去,王亚锋上前询问,回答是“我在忙,请再等一小时。”当前台第三次转达“再等一小时”时,王亚锋坐不住了,“已经3个小时了,再等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他直接跑到药房负责人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

 

“你好,我是科麟医药总经理,有款治疗重症疟疾的特效药要向您推荐。”

 

“好吧,就在这里说来听听。”

 

“后来怎么样了?”面对记者的追问,王亚锋笑了笑,这家医院很快就修改了治疗方案,全面推广使用注射用青蒿琥酯。这位药房主任也和王亚锋成了朋友,除了业务上继续保持联系,还不时会在社交平台上发来问候。

 

 

看来,不论是哪个国家的人都逃不脱“真香”定律。

 

除了向医院、药房推广,王亚锋还积极与加纳卫生部门联系,2015年,加纳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修改了治疗手册,正式明确青蒿琥酯取代奎宁,成为治疗重症疟疾的标准药物。“现在加纳医院使用的注射用青蒿琥酯,大部分是我们企业生产,还有部分是另一家中国企业,全是‘中国制造’。”

 

随性的非洲员工,给管理出了哪些难题?

 

在业务飞速发展的同时,王亚锋所在的加纳公司,也从最初的6人,发展到现在的30多人。“除了两个中国人之外,其他都是我们在当地招募的员工。”王亚锋说,早在2013年刚刚赴任总经理一职时,他就认为,想要赢得当地市场,首先得有一支专业化、本土化的队伍,“我想,所有‘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都应该意识到这点,只有本地人最了解本地人的一些理念。”

 

初到非洲时,当地员工的直率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甚至会直接表达希望涨工资的意愿。商业环境也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的欺诈。但他们相对懒散的个性、较弱的时间观念,也让王亚锋头疼不已。

 

“在招聘时,我已经把标准定得比较高了,录用的大多是年轻人,基本都拥有大学学士学位。”王亚锋说,即使如此,这支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还是会发生一些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

 

比如说,作为医药代表,需要经常跑客户,推销产品。以王亚锋在国内的工作经验来看,一天下来怎么也该跑七八家。但这里的医药代表,跑个两三家便觉得是超额完成了工作。

 

再比如,王亚锋通知全体员工上午9点开会。10点、11点还陆续有迟到的员工走进会议室。“最让我无语的是,有个人迟到了2小时,我刚说了他一句,他就回了我好几句。”这位员工给出的理由是,王亚锋定的开会时间太早、路上正好赶上堵车等。“概括起来一句话,他没错,好像错的是我。”

 

哭笑不得之外,王亚锋也在反思,如何让他们接受公司的规章制度。“后来我发现,在当地,情绪化是一个贬义词。哪怕我是领导,在批评员工时,也要讲出道理。”王亚锋拿迟到这件事为例,如果直接批评员工不遵守规章制度,对方多半不会服气。但是,如果听完对方的理由,再逐条反驳,就能让对方心服口服。“比如,你可以告诉他,迟到是不对的。对于堵车这种事应该要有所预见,完全可以提早一些出门。”

 

与国际NGO合作开展活动,在学校开展疟疾预防信息普及活动

 

历史上,非洲是多种文化碰撞之地,王亚锋的团队中,就有不少人信奉基督教。每天上午正式上班前,他们都要在办公室进行祷告。起初,王亚锋觉得这占用了工作时间,而且担心影响到团队里信奉其他宗教的同事,希望他们停止在办公室祷告,却遭到了抵触。

 

为此,王亚锋特意挑了一个周日,跟随同事去了当地最大的教堂,“就我个人来说,太吵了,感觉有点乱。但对当地人来说,那是他们的信仰,意义非凡。”王亚锋坦言,让他深受触动的不是礼拜本身,而是从当地人脸上看到的,对宗教信仰的虔诚。回到公司后,王亚锋宣布同意员工每天在办公室进行祷告,此举立刻赢得了员工们的欢呼。

 

亲历一场具有非洲特色的西式婚礼

 

从2011年算起,今年已经是王亚锋在非洲工作的第8个年头。如今,王亚锋每年都有8个月左右时间待在非洲。除了工作,在当地的生活也充满了乐趣。

 

王亚锋曾参加过当地朋友的一场婚礼。婚礼前半程非常西式,新娘身穿洁白的婚纱,在神父的见证下和新浪交换婚戒。不料之后画风突变,亲朋好友载歌载舞起来,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王亚锋乐了:“这很非洲。”

参加当地人的婚礼

 

当地一种叫作“fufu”的食物,是王亚锋最喜欢的加纳美食。当地人将木薯晒干,磨成面,一点点撒入沸水中,不停搅拌,最终变成稠糊,然后用木棍击打,增加弹性,就做成了fufu面团。“当然啦,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自己做中餐。”

 

王亚锋坦言,虽然非洲总体上经济发展落后,他们在加纳首都的住所至今还不时停水停电,但深入了解之后,才会发现这片古老土地的魅力。“有空的时候我会去周边国家旅游。我曾经坐在越野车顶,眺望着远处的动物大迁徙。这是在国内看不到的风景,充满了原始的魅力。”

 

当然,最让他骄傲的还是这一组数据,截止2018年底,注射用青蒿琥酯的全球销量累计已突破1亿支,帮助全球2000多万重症疟疾患者重获健康,其中大部分是5岁以下的非洲儿童。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