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他把互联网公司开到新德里,90后高管带团队服务近亿印度用户 |我在一带一路创业②
分享至:
 (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海燕 2019-04-25 06:50
摘要:他是新德里变脸的见证者。

 

每次去印度,陈修建都会带一只木制的大象纪念品回国。在他位于上海浦东长泰广场办公室的书橱上已摆了十多只大象。

 

三年前,陈修建出海印度,把创业公司开到了新德里,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他都泡在德里,每日咖喱飞饼,高温晒得蜕层皮,可他乐此不疲。 “公司里的90后比我呆的时间还要长呢,20出头就当高管、带团队,在印度独当一面,个个都很了不起啊。”

 

作为较早一批到印度的开拓者,陈修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谋得了先机。当年与他同一批创业的朋友正为发展踌躇时,他却在印度开辟出一番新天地,成为当地移动互联网创业明星。

 

“机会总是慢慢来的,我可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受益者。”

 

那天,陈修建奔赴印度机场时听到了熟悉的乡音,兴冲冲地发了条朋友圈,“德里机场有中文播报了!”觉得不过瘾,他又添了一句,“印度产业正处于朝阳期,至少五到十年的机会窗口。兄弟们,一起出海,共筑傲途!”

 

 

选择新德里的理由

 

陈修建毕业于移动通讯专业,最初他在国内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任职移动互联事业部总经理,积累了丰富的互联网产品运营经验。2015年,他在上海创办摩普网络,这是家互联网产品公司,主营信息流聚合产品,很快获得了2000万的用户量。

 

“但那时国内市场的增长已经乏力,互联网创业的机会越来越少。”陈修建说,当时他们的信息流聚合产品已经做到了海外,积累了些流量,“所以我就想去海外看看有没有机会。”

 

2016年初,他去印度、菲律宾、印尼考察了一圈。那时候,国内创业者一窝蜂跑去印尼淘金,创业氛围挺浓;相比之下,去印度创业的团队比较少,气候也不太适宜,但他义不容辞选择了印度。

 

他押的是印度的未来:移动互联网保有用户超3亿,智能机年新增近1.5亿,GDP增长全球领先,移动互联网基础建设已经相对完善。“还有一块空白留给我们,一旦发展起来,趋势不得了!“

 

后来的故事证明,他的眼光不错。

 

对中国创业者来说,2016年的印度尚处于早期,彼时,进入印度的中国创业公司凑一起也不超过50家,独角兽还寥若星辰。而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印度市场跳过了PC互联网直接进入移动互联网,虽然基础设施薄弱,但又在迅速提升。

新德里

那是大公司的青铜时代。谷歌、脸书、亚马逊、阿里巴巴、百度、猎豹等国际巨头相继进驻,大肆砸钱做网络基础建设,本地富豪也在全面铺设运营商网络。

 

巨头们的这番布局, 印度4G网络快速覆盖,智能手机迅速普及,流量便宜了,印度人的付费习惯也慢慢培养起来。“印度的互联网生态相当于2011年的中国,处于快速发展的前夜。”

 

陈修建的海外之战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起步。

 

90后高管带印度团队

 

很快,陈修建就在印度组建了India MoppoMobi公司,主营内容聚合平台LopScoop和WhatsApp社交营销平台,并通过WhatsApp社交营销系统,可以精准覆盖印度3亿WhatsApp用户。

 

办公室设立在新德里的诺伊达。这里类似上海的张江地区,是新德里的一个新兴科技卫星城。

 

他构建了一整套社交电商营销系统,包括社交营销方法论,商城系统和分销体系,社交营销工具,社交引流方法等,帮助国内品牌通过WhatsApp社交网络进行社交电商。

 

“国内品牌或者跨境电商运营公司进入印度市场,要么做Amazon平台,要么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这两种方式都是比较传统了,竞争很激烈。而我们这个平台另辟蹊径,可以有效地为品牌运营方提供另一个到达用户的方法。”

 

搭建这样一个运营平台需要本土人才。新德里大学密集,人才储备充足。不过,陈修建招的不是印度的码农,而是运营团队,比如编辑、运营、广告、营销等人才。

 

公司招了近40个印度大学生。在印度,工作两年的大学生平均月薪3000元左右,作为印度外资公司,会多给500元,算下来,一个员工一年也就5万元的成本。

 

而管理这支团队的是公司派过去的中国90后。

中国90后和印度团队

 

说起他们,陈修建赞不绝口,“我们公司那批90后,英语好、有冲劲,学习能力强,一番集训后,他们就可以带团队了,这在国内根本不可能,这是一带一路赋予他们的巨大机会。”

 

90后上岗前要经过严格的系统培训,如何做资讯客户端,如何做营销,如何推广,如何组建团队,如何推APP。作为公司核心主力,这些90后一年中十分之九的时间都泡在新德里。

 

 

印度语言分布

挑战不小。首先是语言关。印度的语音文字有22种,核心文字八到十种。据预测,到2021年,印度互联网用户中非英语人群会占绝对的主流,也就是未来整个印度市场互联网的爆发会在非英语市场。

 

“这对于我们的启发就是一定要做好本地化,做好对印度本地语言的支持。所以,我们的90后光听懂印度英语还不行,还要学会管理印度同事,要善于和印度同事打交道。”

 

神奇的印度

 

懂业务并不难,要懂印度,还挺难。在他们眼里,这是一片神奇的国土。

 

印度是个年轻的国度,平均年龄只有28岁,典型的纺锤形社会。2%的人非常富有,10%的人比较富有,25%的人非常贫困,有钱的人很有钱,穷的人很穷,甚至不能饱腹。印度首富在孟买的房子花了10亿,600人服务他家7口人,而旁边是贫民区,大家友好相处。

 

 

 

你不能碰触印度人的禁忌。有人吃鸽子,房东发怒不再将房子租给他。要知他们很爱动物,和动物相处和谐,牛悠闲地走在大街上,司机会耐心等着它过去。

 

印度是开放的,大街上满是日本铃木,间或豪车;印度大部分商品来自于中国,家家户户挂满了来自中国的灯带,瓷砖、勺子等义乌货随处可见。

 

和印度人相处久了,也能咂摸出他们的脾性。陈修建说,情商高的印度人不会跟你顶撞,会服从你的指令,但他们也有难管的一面。最头疼的是没有时间观念,说好了上午10点来,12点姗姗来迟。有些员工动作很慢,不会主动汇报,安排好三天的事,过了两天也不告诉你进程。

 

90后们

公司90后曾试着和他们聊天, 给他们讲中产阶级,讲第三种姓的莫迪通过努力做到总理,讲有人通过创业改变命运,“你们也可以通过努力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 尤其是在印度蓬勃发展的过程中有更多的机会!”

 

印度人讲究等级。此前长期驻印的中方人员分享管理经验时说,“印度人的等级制度观念不能打破,否则他们就会爬到你头顶去。”

 

真是这样吗?公司里一位90后深有感触,“当我走进他们的工作区时,他们会主动给我让座,当他们走进我的工作区时,如果没有请他们坐下来,他们就会一直站着,甚至和职位比我低的人一起用餐也不合适,起初我觉得很不习惯,大部分的沟通如果很官方,彼此之间会有隔阂,就很难收到真实的反馈。但另一方面,我又担心如果让他们直接称呼自己的姓名,且不用让座会有损自己的威严感。”

 

经过一年历练,她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一个领导者的权威只是建立在等级制度的基础之上,那么这个团队一定会缺乏拥有创新意识、敢提意见、敢表达真实想法的人才。我相信,一个优秀的管理者在褪去光辉的头衔背后,一定拥有非常强的人际关系处理能力,团队精神、自觉心、同比心以及激情的激发能力。在对其文化有一定理解的基础上,尝试去发掘个体的需求,帮助他们成就自己,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印度人日常

相比职业化观念,印度人的家庭观念就很重。公司里有个印度同事,姐姐去庙里求的红绳,给他系在手上,他几年都舍不得拆下来。有一天,他突然请假两个月,家里为他物色了新娘,他要回家结婚,一切都准备好了。观摩了婚礼的同事,说起那500人的庆祝场面仍兴奋如初。

 

“你知道吗,在印度结婚,女方要准备嫁妆。那部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宝莱坞》,弟弟好好读书就是为了将来赚钱给姐姐购置嫁妆。”陈修建说。对我们来说,最难的是理解用户,如果用中国的套路去打,人家是不接招的。

新德里小菜场

 

比如同样是搞笑的梗,印度的梗就不一样。他们狂转发、狂点赞的内容,你可能就get不到点。所以你要招聘当地的人,要让90后们和他们混熟,要更快地融入印度!”

 

全部业务专注在印度市场

 

去年11月,公司位于上海的办公室搬了家,从凌阳大厦搬到了长泰广场,空间更大,也更敞亮。

 

“我们的编辑内容和营销在新德里,产品研发在上海。”陈修建说。而作为“脑部”的上海办公室,事实上已把全部业务专注在印度市场,国内已经没业务了。

印度美女同事

 

身边创业者都在感慨创业不易,这几年国内创业起步越来越高,行走江湖的都是巨头,比如拼多多、趣头条,创业成本都非常高,需要至少上亿的资金来竞争,草根公司很难分得一杯羹。

 

“还好来得早。”他庆幸自己的选择。

快乐的周末

 

陈修建和90后是新德里变脸的见证者。这三年正是印度互联网市场飞速发展的时期。2016年,印度有3亿用户,现在已升至5亿,2018年,印度这块土地开始热起来了,全球互联网创业者蜂拥到印度市场。2018 年之前,印度市场上的独角兽公司不超过 8 个,2018 年一下子变成 18 个。摩普网络因为在这块领域布局较早、深耕已久,也成了大家追捧的香饽饽。

 

他记得最艰难的那一年,2017年中印冲突,很多人都放弃回国了。 “但我无所谓,中印冲突在印度民间不是什么大事,印度人要关心的事多着呢,不会想那么多。他坚持了下来,并且很快在2017年底融到了风险投资。”他难掩兴奋。

 

这里满是商机,印度电信运营商JIO把流量费用降低到1天1GB流量仅1元,小米在700元档次的红米手机在印度大卖,名创优品MINISO成为了印度版的“无印良品”。

 

印度小伙伴越来越多

 

当然,挑战亦不少。目前,印度的电商尚处于早期,印度最大的两家电商平台Amazon和Flikart年交易额都在100亿美金左右,印度电商用户的在线支付比例只有30%。很多人曾想把拼多多模式引进印度,但这个模式行不通。“国内能做拼多多,是因为产品供应链非常成熟,物流又便宜。比如厂家的剪刀成本是2块7,电商卖7.6元,一天可以卖几万件。但是印度的物流体系远没有国内成熟,物流成本也相对较高。”

 

对创业者来说,做用户量不难,难的是变现。现阶段印度人民收入不高,新德里工作两年的白领,月收入三千、四千。 “听首歌不愿付钱,游戏愿意玩,但一碰到道具付费,就不愿付钱。电商平台上,平均客单价在50-100元人民币,再高可能就卖不动了。

 

但陈修建依然看好未来的趋势,目前,Amazon和Flipkart覆盖1.5亿用户, whatsapp 覆盖印度3亿以上用户,而他落地印度的内容聚合平台LopScoop,也已积累了近亿的用户。这些用户已习惯在这些社交网络中买卖交易,这是印度社交电商的大好基础,也孕育着非常大的机会。“国内成熟的社交电商、微商模式到了印度,就是降维打击!”

 

“站在创业者的角度,现在去印度是比较好的阶段,真的!”他拍拍手里的大象说。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邵竞设计图表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