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找到你了,曹杨新村的“小毛头”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茅冠隽 2019-04-20 20:45
摘要:1959年10月1日,《解放日报》上刊载了一张照片,讲述了一位普通工人居永康,全家从一条破船上搬到了曹杨一村居住的故事。如今,老居一家怎样了?那一次搬家,对居永康的一家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65岁的居振强扭头看向了窗外。他家窗台上摆了一排大小不一的玻璃瓶。春日阳光穿过这些瓶子,在他深色的毛衣上打出五彩斑斓的光影。这让我一时恍惚。于我而言,这确实是一段“时光穿越之旅”。

1959年10月1日,《解放日报》上刊载了一张照片,讲述了一位普通工人居永康,全家从一条破船上搬到了曹杨一村居住的故事。

 

版面左下角,是居永康一家人

如今,老居一家怎样了?那一次搬家,对居永康的一家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想找到居永康,或者他的儿孙,聊一聊这些往事。经过一番努力,我最终找到了照片里的“小毛头”——眼前的居振强。

望着照片里的居永康,居振强说:“如果父亲还在,今年已经101岁了。”


寅丰毛纺织厂在哪?


 

《解放日报》在“庆祝建国十周年画刊”上刊载的这张照片,配文如下:“十年来,上海新建了各种住房四百六十八万平方米。在市郊辟建了曹杨、控江、鞍山、长白等三十四个新村。寅丰毛纺织厂工人居永康一家,解放前住在一条破船上,解放后搬进了曹杨新村。”

这张照片中的居永康,身穿长裤和白色长袖衬衣,衣袖卷起。他的妻子身穿绿色上衣坐在床沿,照片中还有3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孩约摸四五岁,另外两个孩子年纪尚小,看不出性别。

 

线索就这么多。要凭这只言片语在偌大一个城市找人,谈何容易?

人能走动,厂子相对固定一些。我决定从居永康的工作单位——寅丰毛纺织厂入手。

 

在网上搜了一下,“寅丰毛纺织厂织造分厂”的地址是曹杨路1451号。问了一些曹杨地区的老居民以及对上海纺织工业比较了解的老人,又有了一些新信息:有人说,寅丰毛纺织厂在“苏州河游艇会附近”;有人说,厂子在“莫干山路M50附近”;还有人说在“昌化路桥附近”。

曹杨路1451号现场已是一个大工地,施工铭牌上写着“轨交14号线工程土建6标真如站”,工地周边是一些已关门的海鲜商行、水产公司大闸蟹批发区,显然正在经历一场地区转型。

“昌化路桥附近”和“莫干山路M50附近”其实是同一个地址。在那片区域,路的一边是在建的天安阳光广场,另一边就是M50。现代和文艺气息交织,和纺织厂搭不上关系。

 

最后一站,我去了大渡河路160号上海游艇会。这个地方在古北路桥下面,像一个公园。

 

上海游艇会 茅冠隽 摄



实地探访找不到,我开始想其他办法。在1994年出版的《上海毛麻纺织工业志》一书中,我终于找到了关于这家毛纺厂的资料。

寅丰毛纺织厂建于1938年,当年是农历丁寅年,故定名为寅丰。创办之初,这家厂专为福新面粉厂织制面粉袋。1950年8月,这家厂接受国家加工订货。1953年10月,还是首批承接出口苏联呢绒任务的企业之一。1966年10月改名为国营上海第十毛纺织厂,1979年9月恢复原厂名。关于这家厂的记录,到1992年底便戛然而止。
 


老居一家还在曹杨新村


 

我后来想到,不如通过朋友联系曹杨新村街道看看。街道宣传干部思路非常活络:我们可以发条微信,大家一起找!很快,“大美曹杨”微信公众号上,一则特殊的“寻人启事”发了出去。帖子发出去不到一小时,后台已有不少留言:“我有他们家一套照片!”“住曹杨一村×××号×室,去找找看”“有需要联系我”……

 

今日的曹杨一村 茅冠隽 摄



写第一条留言的是街道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在他那儿,我确实看到了居永康的很多其他照片:入住曹杨新村前,一家人在船上的最后一次午餐;在众人的鼓掌欢呼中,和妻儿站在新居前合影;搬进新房子后,兴高采烈地布置房间……“这个人当时肯定是先进,是劳模,好多资料照片拍的都是他!”写第二条留言的是居永康家的老邻居,留言里提供的地址是我最终找到居永康家的关键线索。

有了地址就好办。我直接找到了曹杨一村源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潘斯一。潘书记早年当过兵,行事爽快,一口答应:“老居嘛,我知道,是个老党员,现在还住在那个老屋里,我带你去见他!”

 

今日的曹杨一村。茅冠隽 摄



潘斯一说的“老居”,是居永康的儿子中的一个——居振强。上门拜访并不顺利,几次敲门都没人应——据说老居夫妇俩有时去儿子家带孙子,不住在这里。走访扑了空,但潘斯一一路给我讲了不少曹杨新村的故事。

曹杨新村是新中国第一个工人新村,始建于1951年,次年竣工。1952年6月25日,114位劳动模范和先进生产者代表迁入曹杨一村,他们在各厂工人的敲锣打鼓欢送中,乘着十几辆卡车来到这里。“当时,工人模范们胸戴红花,被簇拥着走进新家。要搬进来也不容易,条件非常苛刻,还要经过政审的。”

 

居永康当年搬入的“豪宅”,如今已有近70年房龄。茅冠隽 摄


居永康一家入住新房子,不仅改善生活,也提升了尊严(曹杨新村街道提供)


曹杨一村,一共有50多栋苏联式的农庄建筑。这种房子冬暖夏凉,通风、采光都很好。每栋小楼原来是两层,后来又加了一层,每层三个房间,一楼一大两小,二楼三楼两大一小,大间22.6平方米,小间13.8平方米,一户人家住一间,每层楼厨卫合用。老居家的房子位于曹杨一村“二工区”,是底楼大间,有独立卫生间。


这家人的故事渐渐清晰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我接到潘斯一的电话:“今天老居在家,和他约好了,赶快过来!”

居振强家22余平方米被隔成了两间小屋,南侧一间小屋是卧房,床铺上铺着一条上世纪的“国民床单”,上面的图案是只凤凰。北侧一间是客厅,厅里窗明几净,陈设简单,一张八仙桌、一个大橱、一张沙发、一台电视和一台电脑,电视柜上放着一个还在走的三五牌座钟。

 

居振强家的三五牌座钟。茅冠隽 摄



居永康是2000年因脑梗过世的,当时82岁,他的妻子走得更早,1998年过世。自1952年迁入曹杨一村以后,居永康带着妻子儿女,在那间小屋子里生活了近半个世纪。

居振强告诉我,寅丰毛纺织厂确实在苏州河畔、昌化路桥附近,只是上世纪90年代已关停。“父亲原来是厂里的机器检修员,是个劳动模范,母亲也是那个厂里的织布工人。”在居振强的描述里,这家人的故事渐渐清晰——

居永康是从苏北随着父亲来到上海的,因没有地方住,就一直住在一条破船上。他13岁就进了工厂当学徒,后来去了寅丰毛纺织厂,是厂里最早的一批工人之一。此后他一步步自学,兢兢业业,成了厂里技术过硬的机修员,也在厂里收获了爱情,厂里还给他安排了新家。

搬入曹杨新村前,居永康一家就住在一艘破船上(曹杨街道提供)

搬入新居,一家人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曹杨新村街道提供)

今日居振强家中,阳光洒满小屋。茅冠隽 摄



彼时正值上海纺织工业的上升期。《上海毛麻纺织工业志》中记载,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流行卡其列宁装、中山装,上海毛纺行业调整产品结构,开发精纺产品和大众化粗纺产品。1951年,全行业实现利润944万元。

居振强告诉记者,《解放日报》老照片中的“一大二小”3个孩子,并不是居永康的全部子嗣。在更早的一张照片中,居永康夫妇和孩子在迁入新居前,最后一次在船上吃饭,照片中有4个孩子。居振强排第五,出生于1954年。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房间里的家具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橱,其他地方都摆上床铺被褥,用来睡觉。”后来,兄弟姐妹们渐渐长大离开,这间老屋里只剩下了居振强夫妇俩。

居振强夫妇

 

年轻时的居振强一家



“父亲没有什么故事,一辈子就是干。我一直记得,小时候他和我们讲,人要老实本分,工作要踏踏实实,不论家里外面都不能说谎。我这一辈子,也一直遵循着父亲的教诲。”居振强说,自己1970年到1976年期间在四川当过6年兵,1973年入党,退伍后回到上海工作,换过单位和岗位,5年前退休。

历经近70年风风雨雨,工人新村最近准备要进行成套改造了。“希望让住户们住得更舒服些。”潘斯一说。

采访结束,我走出居振强家。路上车水马龙声不绝于耳。我扭头回望了一眼曹杨一村,树叶细缝中透过的阳光照射在外墙上,留下一个个迎风摇动的图案。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本报资料图 图片编辑:雍凯
上世纪50年代,居永康和孩子们在曹杨新村附近散步。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