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四十多年前,练好铁脚板,我们曾日夜“拉练”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炽越 2019-03-22 09:21
摘要:当时我们年轻力壮,游心大、胃口又好。在拉练过程中,我们玩遍了住宿地附近的杜行、肖塘、拓林、闵行老街等小镇,吃遍了梅花糕、罗卜丝饼、汤团、粽子等小吃。但吃得最多的还是油条,当时郊县的油条是3分钱一根,比市区还便宜一分,又好吃、又充饥。在古镇的游玩吃喝中,“拉练情侣”们的情感也在不断“成熟”。

不久前我与几十年前一起“拉练”的“拉友”们餐叙,其中两对还是“拉练夫妻”。席间,说起近五十年的如烟往事,不禁感叹光荫如箭。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上海郊区,总会看到一列列队伍,背着背包,打着红旗,有时还唱着嘹亮的歌,行进在郊野大地上一一这就是野营拉练的队伍。

 

当时各行各业都要进行军事训练,全国都学解放军,从学生到工人、从营业员到服务员,各行各业都展开了“练好铁脚板,打击帝修反”的拉练行动。

 

那时我刚进浦东的一家翻砂厂当学徒工,挖防空洞挖了才一个多月,领导就通知我参加区里组织的野营拉练。几天后,我们去老南市斜桥的沪南体育场参加了建团会议。根据区里安排,我们周边的几个小厂,组成了一个连,命名为团直属警卫通讯连,与团指挥所住在一起,负责团部的安全保卫,传递团部的命令等。

 

那天清晨,拉练队伍从市区出发后,第一站驻扎在杜行镇,就是现在的三林区域。我们跟着团指挥所安营在杜行小学,宿舍就安排在学校的教室。安顿好后,我们跟随团首长去附近各连队巡察。

 

只见各连队大都安排在生产队的废旧仓库,甚至还有安排在原牛棚的,条件与学校的教室那是不能同日而语了。团首长们每到一处就鼓励大家,要在艰苦的环境中,苦练杀敌本领,完成这次野营拉练的光荣任务。我见战友们,一边点头称是,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委屈与不解。当天晚上,我们正在宿舍打牌,连长与指导员被叫到团部开会。不一会,两位连首长回来召开班长会议,传达今天晚上十二点进行全团紧急集合的命令。晚上十一点,我们各班按照分配的任务,前往各连队传达团部紧急集合的命令。

 

农村的夜晚一片寂静,旷野中不时传来远处的一声声狗吠。我们打着手电,深一脚、浅一脚的向黑夜中进发。我与另一位战友,通知的是一个驻扎在打谷场旁边仓库里的连队。连队几位首长睡在旁边的一间小屋里,我们敲开小屋的门,向睡眼惺忪的连长传达了团部的命令。几位连队首长一商量,连队的司号员立即吹起了紧急集合的号令。号令一响,仓库里立刻传出嘈杂的声音,我们打着手电隔着窗户照进去,只见屋内杂草飞舞、烟雾腾腾,大喊小叫、一片混乱,午夜紧急集合的效果可想而知。后来,就再没进行过半夜紧急集合的折腾了。

 

当时的野营拉练,基本上是白天走路,晚上睡觉,很少夜行军的。一般是一大早开了早餐就出发,下午四五点钟到达下一个营地。中午饭就在路上开饭,有时在林子边,有时在草垛旁,还有一次在猪圈附近。那时连队不设伙房,队伍扎营准备午餐时,每个连队就派上人,拉着几只铅桶,走上一阵路,去团部炊事班取饭菜,取回来后,以班为单位进行就餐。当时“拉友们”都是小青年,走了半天路“战友们”胃口都很大。饭菜来了后,大家拿着搪瓷碗,都会盛上满满的一碗,然后坐在背包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次,我发现我班的金大胖,却只盛了半碗,坐在旁边不声不响地埋头大嚼。这时,有人问他,金胖你怎么只盛半碗,他也不答话,很快就把半碗饭吃光了,又去盛了满满的一碗,笃悠悠地细嚼慢咽起来。等到我们把一大碗饭全吃完,再想去添,饭桶已空了。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金胖先盛“半碗”的“智慧”了,就给他取了个“金半碗”的雅号。

 

由于我们是警通连,拉练期间还有一项任务,就是佩戴黄色的臂章去附近的镇上督察。发现不是因公上镇的拉练战士,负责进行盘查,并记下他们的番号,这就给了我们上镇购物、解馋的机会,也给了一些“拉练情侣”加深感情创造了机会。

 

当时我们年轻力壮,游心大、胃口又好。在拉练过程中,我们玩遍了住宿地附近的杜行、肖塘、拓林、闵行老街等小镇,吃遍了梅花糕、罗卜丝饼、汤团、粽子等小吃。但吃得最多的还是油条,当时郊县的油条是3分钱一根,比市区还便宜一分,又好吃、又充饥。在古镇的游玩吃喝中,“拉练情侣”们的情感也在不断“成熟”。

 

不过警通练也有让人挠头的事,那就是编辑全团的“拉练简报”。按规定要在短短的拉练期间,岀满几期简报,确实不是件易事。但负责编简报的指导员,据说在单位就是搞宣教的,有些经验。他一方面给各连下达了写稿的任务,并列入拉练工作总结考核内容,另一方面挖掘警通连里的“写手”写稿。他不知从哪里了解到我平时喜欢舞文弄墨,硬给我下达了写稿的任务,我只好硬着头皮写了几首应景的拉练诗歌,谁知简报下发后,效果还真不错。可能当时“战友”们看政治八股文都看腻了,我的几首小诗吹去了清新之风。于是,我“拉练诗人”的名声也在团内传开了。

 

拉练结束后,我们警通连在附近工厂工作的“战友”们互相来往过多次。当时还不兴聚会,只是到各自的单位走动走动,时间一长也就走得少了。团里那几对“拉练情侣”,陷入了热恋状态,汇入到了黄浦江畔“爱情墙”前的队伍中去了。后来,“拉练夫妻”们又“生产”出了“小拉练”。于是,他们兴高釆烈地给我们这帮“拉友”们,送糖发蛋,忙得不亦乐乎。

 

这也算是风靡一时的野营拉练,留给社会的一个历史印记吧。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