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时评 > 文章详情
下午纪委找谈话,上午还在要红包……这些人的手,怎么就收不住?
分享至:
 (8)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凌河 2019-02-28 10:19
摘要:其实这不是什么“有意的挑衅”,而是“习惯了,改也难”——公款吃喝,收受贿金这两项,在有的官员那里,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不可移易的“常态”,一种已入膏肓的病。

这几天纪委方面披露的两则怪事,读来并非只是奇闻笑谈——

 

巡视组到达湖南省桃江县,约该县市场监督局投诉举报中心主任易介龙下午谈话,易主任接到通知后,中午照例还跑去喝了一场“大酒”。见了巡视组的面,易主任酒气熏天,醉态百出,几乎要睡着,只好中途跑到厕所里去“开厨门”吐掉。巡视组当即给他测了血液,每毫升中酒精含量奇高,已近醉酒状态!

 

这大概只算违反了“工作日中餐喝酒”的禁令吧,还有更奇的事儿呢——纪委接到收受礼金的举报,约当事人广西环江县园区安监局副局长覃现周谈话调查,因为约的也是下午,所以覃副局长上午去矿山企业“检查工作”,居然又堂皇地收了老板的红包千元……

 

网友之间,哗然之余,说这两个官员“过于猖狂”,这不是向组织叫板吗?不是太不把巡视组和纪监委放在眼里了吗?其实依我所见,这不是什么“有意挑衅”,而是“习惯了,改也难”——公款吃喝,收受贿金这两项,在这些官员那里,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不可移易的“常态”,一种已入膏肓的病,你要他一餐不端酒杯,一次不收红包,还真是不行。所以哪怕巡视组要找他谈话,他还是要喝,君不见有些官员,眼睛张开就要喝酒,整天“醉醺醺”不省人事吗?管你什么巡视组督查组,他是不可一餐无大酒的呀!有的官员,更是红包收惯了,自己也不觉得了,所以哪怕纪委已经觉察,下午就要谈话诫勉调查,他上午还是收不了那只手啊!因为已经成了日常习惯、“生活方式”,须叟不可分离,你叫他“十八大以后”要“收手”,那怎么行呢?不要说“收手”罢休,连“收敛”一二,他都办不到啊!

 

其实这种收不了手的怪事,还有典型一例——三门峡市原市委书记连子恒调任省城后,该市卖官窝案事发,纪检部门启动查办,向连子恒买过官后又卖过官的渑池县原县委书记仝孟蛟等急于“退赃”,连书记也惊悚不已,连夜赶回三门峡,住在明珠宾馆给人退钱。连书记卖官上百,收贿无数,自己也记不清赃款几何,有的官员送过10万元,他竟退回了20万。然而就在加紧退赃的几天里,连子恒竟同时又收纳贿金数笔!不是已经风声鹤唳了吗?不是已经惊惶失措吓得不行吗?眼看已经“出事”,怎么还要收钱!因为“收惯了”,从来就是“来者不拒”,哪有见了钱不拿的事!你说这事反常、“奇事”,我看一点也不奇怪,这也就是十八大后明明已经强力反腐,但高压之下有的官员仍然“不收手、不收敛”的原因呢!

 

这几天还曝光了一件另类“不收手”的案例,黑龙江省龙煤集团某公司的副总于铁义,喜欢写诬告信。他一手敛财3亿之巨,一手写“黑材料”无数。只要谁挡其升官发财的道,或与谁有嫌隙,于铁义立马“组织材料”,恶意虚构编造事实,写成举报信广泛邮寄。几年中,被他恶意举报的领导、同僚、部下就有十多人。奇怪的是,当于案已经案发,业已开始查处之时,于铁义居然还是恶习不改,在“进去”前夕,一边还在收钱,一边又写了最后一批“举报信”发出去呢——这不是“习惯了,改也难”,“死”到临头还“不收手”吗?!这个已被判了死缓并终身监禁的于总,看来只好去大牢里继续写他的诬陷信啦!

 

回到文前两起怪事来——纪委找覃现周谈话,据说本来只是因为接到举报,于是给他“咬耳朵”“扯袖子”而已,未料他上午还在收受黑金。这样看起来,对于那些怎么也“不收手”的官员来说,仅仅扯一下袖子,恐怕是远远不够的——这可是改变某些官场的政治生态和某些官员的所谓生活方式的持久战哦!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