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好想再得一次相思病”——微信时代的爱情断想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孙建伟  2019-02-14 07:18
摘要:有人想拯救爱情,又不愿放弃高科技,于是号召男女写“三行情书”,用三行字来表达爱情。三行情书通常写在明信片上,爱情从私密状态走向公开化。

进化到情书阶段的爱情也许最具华章色彩。情书是爱情的证据。情书时代的爱情白纸黑字,费神费力,也很累人,但足够嚼头,也足够劲道,尝过这一口的一定会感觉回味绵长。 

 

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出现情书,让有志于此的历史学家或考古学家单独搞一个课题吧,相信一定会很有趣味。 

 

除了“五四”打倒孔家店,另有一段特殊时期的爱情颇值得一提,令人十分感慨。  

 

新中国初期曾专发《爱情婚姻问题》系列小册子。其中说“‘封建爱情’的两性关系是‘主仆关系’,‘资产阶级爱情’是可以买卖的,而‘共产主义爱情’是爱情的最高形态……这种爱情是‘朴实无华的、理性的和彻底革命化的’。”因此,一位中学生写信给一家香港报纸:“我们学习太忙,没时间管爱情这类垃圾事……”爱情在有些人眼中,从“美好”“甜蜜”一下子降格到了“垃圾”的位置。但无论如何,那个年代的情书还是顽强滋生着。

  

又很突然,人们都不相信爱情了。大概有两种东西再次让爱情发生革命性之变。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一种新介质霸道闯入爱情圣地。新介质统称高科技,麾下主将为手机、计算机,另有短信、MSN、QQ等等,如今微信是轮值主席。指尖跃动之下,爱情就被酿造出来,爱情通过光纤电缆在空中轻舞飞扬,在宽带上快速飞奔。爱情拒绝缠绵,拒绝煎熬,拒绝刻骨铭心,拒绝相思之苦,拒绝甜蜜等待,爱情需要快餐,需要一步到位。但这与《诗经》中的原生态爱情跑的完全不是一股道上的车。爱情变成“快递”,情书变成“情速”,爱情也可以直销。几个来回,爱情就轻易孵化了。对“网恋”情有独钟的也许更有心得。但也极易失控,瞬间变脸的可能性很大。妙处在于,爱情事主双方无需缠绵悱恻,无需哭天抹泪,更无需寻死觅活了。因为科技让爱情更理智,更清醒,更实际。

爱情被科技“阉割”了,爱情撕心裂肺、死去活来的过程没有了。以前有句话,叫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这辈子也值了。这是“五四”时期反对封建爱情的境界,当然也是现代文明社会对爱情的理想追求。这样的爱情信条在上世纪80年代弘扬到极致。时值思想解放,年轻人要还爱情本来面目。其时鄙人情窦猛开,十分幸运地享受了爱情的甘酸,为之消瘦,为之等待,为一封情书转辗反侧,为等一个与爱情有关的电话焦急万分,为一场约会的借口冥思苦索,为一次爱情争吵后悔不已,甚至涕泗横流、神魂颠倒、举止怪异都在所不辞。爱情也是个技术活儿,总之万般折磨才得成正果。对如此爱情冠以轰轰烈烈恐怕不会有异议。如此爱情才真叫给力。因为等待而格外珍惜,格外美丽,来之不易才知甘甜。这不是手机可以达到的境界。手机把爱情事主至少一天以上的等待相守变成了立等可取的拇指消解,快乃快也,却把爱情成本弄得十分廉价,格调自然也就无法昂贵了。其实冰释前嫌、破涕为笑是人类巨大的幸福情感,尤其对爱情来说,简直可以让人领教重生之感。因此,时下80后90后乃至更后的速结速离也没啥看不懂了。依笔者看,也与爱情的低成本有一定关系。获得时廉价便利,丢失当然也无所谓。爱情插上了科技的翅膀,成本速降,承载的负荷大为减轻。

  

有人想拯救爱情,又不愿放弃高科技,于是号召男女写“三行情书”,用三行字来表达爱情。三行情书通常写在明信片上,爱情从私密状态走向公开化。

  

“三行情书”的功能在浓缩或者蒸馏爱情,据说在日本风靡过。

  

79岁老先生写道:妻啊/虽然开不了口说爱/但不准比我先死。属“实惠型”。  

 

35岁丈夫写道:如果你在天堂遇见我/请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因为下一次我还想向你求婚。属“浪漫型”。 

 

30岁妻子写道:想把和你长得很像的儿子/培养出你一样的性格/这样又会多一个人和我一样幸运。属“旺夫型”。 

 

25岁妙龄女写道:短信来了/你问我在干什么/在发呆。同龄小男生回应:我这样回道/在等你短信/这样的话发不出去啦。属“无奈无语”型。这两个被手机喂大的恋爱当事人还是念念不忘被机子主宰。情感宣泄明显不如前辈。 

 

2010年秋冬,“三行情书”在中国网络上也火了一把。某男写道:老婆我真想每天晚上都吻你。这家伙肯定连写三行都觉烦。 

 

柏杨先生说,爱情旺盛时炽热如火,低潮时若隐若现,消失时像幽灵一样无影无踪。爱的时候,连体臭也是香的,不爱的时候,就是跳到香水缸里泡三天,仍要掩鼻。柏老的话证明,爱情既可致人迷乱,也可冷静得可怕。

  

众人都说,爱情是婚姻的基础,但众人也看到,爱情其实是为婚姻垫背的。用经济学语言来表达,婚姻的买卖一旦交易不下去了,牺牲成本最大的一定是爱情。如果反目殉情,那就有性命之虞了。

  

当然,爱情再好,也有致命伤,那就是背叛。某些时候某些人,拥有一个人、一段情,却不能满足爱的需求。在一起久了,难免会感到枯燥乏味。新鲜感能否扯断爱情黏度,要看婚姻事主的自制力度了。  

 

爱情从来不讲分享,每一对情侣都希望自己成为彼此的唯一。虽然有时也会因为不能容忍对方的不在意而起口舌之争甚而大动干戈,但这正是爱情特质的化学反应,说明在意一的方爱情犹存,吃醋就在所难免,不在意的一方,对此应该窃笑。

  

祝愿所有爱情拥有者像那首歌里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歌是老掉牙了,但愿爱情不老。

  

写此文时,正好看到微信圈里一则转发:生命尽头,日本老人都活成了段子手。读毕,为之叹服又感慨。择两段“三行”如下: 

 

好想/再得一次的病/是相思病(铃木贯 71岁) 

 

89岁/最后的挣扎/谈个恋爱吧(才野三千枝 89岁)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