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物质匮乏年代,那一只夹了煤灰的汤圆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炽越 2019-02-03 14:48
摘要:不知道娘舅知道后是否打过阿三,只晓得舅姆家那年春节没吃上汤圆。为了不让躺在床上的宁波老外婆知道,舅姆厚着脸向邻居借了一些糯米粉,大年初一早上,仍让老宁波外婆吃上了猪油汤圆。但煤灰汤圆的传闻,却在弄堂里传开了,弄得阿三整个年过得灰头土脸的。

我十来岁的时候,正值“文革”时期,物资比较短缺,买什么东西都要拿卡凭票,特别是春节前,居委会发下来的一叠叠鸡呀、鱼呀的彩色票券,那可是一家人接待人客(沪语:客人),改善伙食的“宝贝”。

 

虽然当时提倡“过一个革命化春节”,有一年甚至取消了春节假期,但仍阻挡不了人们互相拜年的传统。马路上拎着一只水果网篮头,一盒麦淇淋蛋糕,穿着新衣服,一大家子前去拜年做人客的人,在大街上来来往往,成了春节的景观标志。

 

有人上门拜年,主人就要留饭。餐桌上水笋烧肉、红烧黄鱼、四喜烤夫、三鲜砂锅、松花皮蛋等荤素菜肴,一样也不能少。这时每家的女主人们都会使出浑身“解数”,从年夜饭开始,到初一、初二、初三……,用有限的食材,有计划的排出一张节日菜单,撑好节日里这个家的门面。

 

过街楼华婶就是这样一位女主人。那天下午,已至春节尾声,安排中正好没有人客,她就与邻居闲聊着。忽见儿子带着朋友进来,一看时间已五点多了,这可把华婶吓了一大跳!这四五个人的晚饭,菜在哪里呢?

 

急归急,华婶很快就行动起来了。东凑西借,不一会,几只菜先后端了上去。只是还缺只汤,用什么来烧呢?华婶把厨房里的锅子一只只掀开来看,看到有昨晚客人吃剩的蹄髈汤,上面浮着大半张蹄髈皮,立刻有了注意。

 

只见华婶拿出砂锅,下面垫上百页结,从高汤锅里取出两根骨头搁上,又从做白切肉的肉团上切下几块肉来,搭在骨架上面,再小心翼翼地把那大半张肉皮盖了上去,周边围上一圈波菜,用勺把高汤浇了上去,放在炉子上煮沸。乍一看,就是锅鲜美的蹄髈汤。

 

我们都对华婶翘起了大拇指。华婶哭笑不得地说,只怪阿拉迭只小鬼,我也是没办法啊!

 

华婶用没有办法的办法,“混”过了这顿饭,但也有“混”不过去的。

 

话说小年夜那天,对面弄堂舅姆家的阿三,不慎把磨好的水磨粉打翻在厨房地上,舅姆眼快手疾的把浮面的水磨粉浆捧回了一些。但心里总在打鼓,那捧回的水磨粉还能吃吗?一眼看上去,水磨粉表面还基本是白的,关键是浆里是不是夹进了煤灰呢?

 

回家后,她不敢跟娘舅讲。她知道如果讲了,阿三逃不脱要吃一顿“生活”。吃了晚饭等大家睡下后,她用只小的面粉袋,勺进去几勺水磨粉浆,等明朝一早,水沥尽抽干后,她想自己先裹几只圆子,试着吃吃看。

 

第二天天刚亮,舅姆就悄悄用面粉袋里的水磨粉,裹了几只实心圆子,放在牛奶锅里煮熟了。悬着心,朝嘴里送了一只,没有异样,接着又吃了一只,还是没有感觉。她有些高兴起来,再吃了一只,嚼到一半,坏事了,有“沙拉沙拉”吃到煤灰的感觉。她一屁股坐在那儿,沮丧着愣了半天。

 

不知道娘舅知道后是否打过阿三,只晓得舅姆家那年春节没吃上汤圆。为了不让躺在床上的宁波老外婆知道,舅姆厚着脸向邻居借了一些糯米粉,大年初一早上,仍让老宁波外婆吃上了猪油汤圆。但煤灰汤圆的传闻,却在弄堂里传开了,弄得阿三整个年过得灰头土脸的。

 

不过对隔壁前楼的大扁头来说,华婶急中生智“人造蹄髈”的事,他是不会感兴趣的。当他大年初二,看到因煤灰汤圆弄得无精打釆的阿三时,拍着阿三的肩膀对他说,这算什么,侬本身就不喜欢吃甜圆子的。我这个“损失”才叫大呢!

 

原来大扁头家在马路对面城隍庙不到的弄堂里,有好几家亲戚。每年大年初一早上,大扁头好公(祖父)都会带上大小扁头两个孙子,去几家亲戚家拜年。

 

今年大扁头特意穿上娘连夜赶出来,有两只大插袋的新衣服,准备去装两大袋花生瓜子糖果回来。到了第一家,大小扁头一一叫过长辈,好公与主人聊天时,女主人捧起一大把长生果与水果糖,装满了大扁头的一面口袋,大扁头嘴上说着谢谢!心里乐开了花。

 

从第一家亲戚家出来,好公带他俩又向第二家亲戚家走去。大扁头一边走,一边用手插在那只装满年货的口袋,哼着小曲,不停敲打着口袋里的东西。走过弄口小便池时,他为避开地上的水洼,跳着走着,突然人一歪,插在口袋里的手不由自主的朝下一用力,那只口袋下面缝着的线竟裂开了。袋里的花生糖果哗的一下,全撒在地上的水溏里。

 

他一下傻眼了,想弯腰去拣,见地上这么脏,又停住了。好公见大孙子袋里的“年货”全撒了,也有些心痛,但又拣不起来,只好安慰他,说下一家的“年货”更好吃!

 

结果几家亲戚跑下来,大扁头只带来一口袋吃的东西,他原来说好用糖果与黑皮换炮仗的事也落空了。为这事大扁头与他娘闹了好一阵,怪娘没把口袋替他缝结实。事后,大扁头娘又悄悄地加了他一毛钱的压岁钱,才算了事。

 

这些轶闻糗事,放在现在是无论如何不会发生的,社会在近半个世纪的发展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往事已不可想象,但我们当时就是这么过来的。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