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任我行 > 文章详情
上海这个正在举办圣诞市集的地方曾是潮人集中地,如今成了特色园区,她到底特别在哪
分享至:
 (7)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宝花 2018-12-11 06:01
摘要:一座创意园区的转型发展脉络,折射出上海这座城市的不断发展和更新。

这几天,一场汇集了各种特色圣诞手工制品的德国圣诞市集,将位于余姚路、西康路、海防路合围地带的同乐坊装扮成了一个童话世界,也吸引了不少外国游客前来感受圣诞气氛。记者到访同乐坊时,偶遇了两名来自华师大的外国留学生,他们从某个微信群里知道了同乐坊举办圣诞集市的消息,专门慕名而来。

圣诞市集上的萌物

 

事实上,作为上海最早的创意园区之一,同乐坊的硬件已经没有太多优势,但仍在近期通过了静安区“特色园区”的复评。这样一个规模不大、硬件也并不算新的创意园区,如何在近年来不断涌现的诸多文创园区中保持特色?看起来非常“高洋上”的圣诞市集,给同乐坊带来了什么?

 


 

【潮人集中地悄然转型】

 

占地11300平方米的同乐坊,曾是上海首创“文化创意+娱乐休闲”新思路的时尚新社区,十多年前在上海首批18家创意产业集聚区中独树一帜,一度被视为上海城市生活的记忆符号、文化发展的全新地标。当时城中潮人中流传一句话:“南有新天地,北有同乐坊”,可见同乐坊的“江湖”地位。

 

事实上,当时的同乐坊声名在外,不仅因为十多年前创意产业集聚区在上海还是一个颇为时髦的概念,也因为这里一度引进了包括刘嘉玲参与经营的Muse酒吧等在内的众多潮店,到了晚上,这里就成了灯红酒绿、豪车云集的时尚圣地。不过,噪音、夜间交通拥堵等问题,很快引来了周边居民的投诉。

园区一隅

 

“这批酒吧和餐厅租约到期后,我们选择不再续约,当时经济上确实是有损失的。”上海同乐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汤烨勍坦言,考虑到居民的反响,早先的发展模式不可持续,园区必须探索的新的发展模式,这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到过同乐坊的人们会发现,这处文创园区被几幢20多层高的居民楼紧紧包围,其余区域则是楼层较低的住宅区,环境的确相当“接地气”。这样的环境,直接导致了之前一批酒吧、餐厅的迁出。现在,同乐坊成为一个集聚了建筑、规划、室内设计及艺术设计等众多企业的文创园区,周围密集的居民区,又成为同乐坊园区举办各种特色市集、讲座、社区活动等的重要依托。周边居民长期“待机”的人气,也成为同乐坊与一般新兴园区不太一样的地方。


 

【同乐坊的“人情味”】

 

去年4月入驻同乐坊的上海纸道纸品包装设计公司总监章海峰,对同乐坊的“人情味”印象颇深。

 

大学毕业后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创业的章海峰,为了控制创业初期的办公成本,他们待过居民小区,后来也租过南京西路上的写字楼。但章海峰对之前办公点的印象,就是物业收取租金,并提供必要的基本服务,谈不上更多交流。到了同乐坊,他发现和这里的物业及管理公司对接很顺畅,响应需求也比较及时,和一般租户和业主之间“相敬如冰”的感觉不太一样。

 

 “进驻园区后还发现,很多以前的朋友和客户都租在这里,很惊喜。”章海峰印象最深的,是同乐坊内每隔几个月就会举办的特色市集,除了近些天连办两场的圣诞特色市集,还有手工和农产品市集。有时候,同乐坊和静安区内的一些学校举办共建活动,学生们也会把自己的手工作品带来出售,周边居民、园区内企业的员工,都会隔三岔五来特色市集上“淘宝”。

园区活动上的表演

 

以文化产品、策划设计等为主的上海盘若文化公司,是同乐坊的租户之一。该公司首席运营官金龙告诉记者,他们在上海多个区都有分公司,在同乐坊的公司经常推出包括书画、雕刻、青花瓷制作、收藏等活动及讲座,经常能吸引到周边的居民前来参加。这样货真价实的潜在客源之所以能参与这些体验活动,正得益于同乐坊与所在的街道和社区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合作,经常共同举办惠及社区的活动。

圣诞市集商品

 

 “很多人是通过互联网知道我们,然后再来参与线下活动,这种体验感是互联网做不到的。”金龙说,此前他的公司曾入驻另外一家创意园区,那里楼很漂亮,但仅仅是一个办公场所而已,很难通过实体的活动带来交流感和潜在的客源。

 

对章海峰而言,入驻同乐坊的企业管理者之间的联谊和分享活动,也令他受益匪浅。“园区和江宁街道商会的关系很好,我们这些企业能随时从商会获取政府相关政策的指导,企业家之间也会不时分享经验、交流企业运营中的困惑,大家会发现彼此都会有‘成长的烦恼’。”章海峰说,同乐坊与街道、社区之间的紧密联系,将整个园区变成了一个对外连接的平台,进驻的企业享受的不只是办公场所,还有诸多增值服务。这种氛围的形成,需要时间和文化的积淀,这正是同乐坊和一般新兴园区不同的地方。因此,虽然同乐坊在租金上没有绝对优势,但进驻园区后,章海峰觉得这个园区的软服务的确做得不错。


 

【并非高枕无忧】

 

尽管章海峰、金龙这样的企业管理者对同乐坊认同度颇高,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与十多年前同乐坊刚刚横空出世时相比,创意园区在上海早已不是一个新概念,今天的同乐坊并非高枕无忧。

 

数据显示,上海市级文创园区去年底即已超过128家,总建设面积超过1000万平方米,入驻园区的企业近2万家。如果算上区级的文创园区,上海的创意园区已经超过500家。作为一个规模并不算太大、设施也不算最新的文创园区,同乐坊时刻面临着园区同质化竞争的压力。在上海,为大众所熟知的知名创意园区就包括八号桥、M50、1933老场坊等,近年在城市更新过程中出现的衡山坊、幸福里、徐汇西岸,都与文创艺术产业有着紧密的关联。对于企业来说,选择更多了;而对园区来说,招租到适合的企业无疑变得更难。

临街商铺

 

记者留意到的一个细节是,一则发布于今年10月8日的同乐坊独栋房屋招租信息,到近2个月后的12月5日仍在继续招租。这一独栋房屋的建筑面积为1300平方米,相比同乐坊11300平方米的占地面积,可谓占比不小。

 

在谈及同乐坊面临的困境时,汤烨勍坦言,在当前经济大势面临调整的阶段,同乐坊园区内的企业本身也面临着进进出出的调整,招租是一个常态的过程。另外,一些新兴园区的环境和配套比同乐坊要好,要吸引企业入驻,同乐坊更需要做好软环境的营造,构建对外和对内的交流平台,为企业多争取一些政策,实现与入驻企业的共同发展才能实现合作双赢。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本文图片分别来自受访单位和作者。题图为同乐坊圣诞市集场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