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吕丽萍回来了,已不是当年的那个戈玲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熠 2018-11-16 07:54
摘要:老年版“戈玲”重回上海。

下午4点半,吕丽萍与孙海英如约来到九江路上的咖啡馆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的采访。11月16日至18日,由他们领衔主演的话剧《独自温暖》将在上海人民大舞台连演三场。

 

不巧的是,吕丽萍感冒了,嗓子有点哑。为了赶在演出前痊愈,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话剧舞台上,她在随身携带的包里放了保温杯和一瓶急支糖浆。两人特意提早两天到上海,除了彩排、准备演出之外,还打算探望导演黄蜀芹,她执导了吕丽萍参演的首部电影《童年的朋友》。吕丽萍对上海很熟悉,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她成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一员,在上海生活了8年,能听懂所有上海话,就连现在每天做饭、做菜,都是上海味,那是当年跟住在上海的宁波邻居学来的。

 

大部分时候,吕丽萍不喜欢盛装打扮,甚至“害怕”化妆、照相,她希望能真实地融在观众之中,观众看到她,觉得她不是明星,而是邻居、亲戚,或者是很熟悉的朋友。不过,有采访的时候是例外,她会请化妆师帮忙化妆,以示对镜头和采访者的尊重。

 

身为内地知名女演员,吕丽萍在演艺生涯中塑造过多个经典角色,曾凭借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中的“戈玲”一角获得中国电视飞天奖最佳女演员奖;1992年凭借《青春无悔》获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2010年主演了小成本电影《玩酷青春》,一举夺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吕丽萍演过慈禧太后、“大脚”马皇后,也演过军人、清洁工等各种各样的角色,但她始终觉得“不满意所有的东西”,“光我一个人成功不是成功,作品应该是全方位的成功”。但是,已经演到70多场的话剧《独自温暖》却被她视为某种里程碑,“作品比较完整,当下这个人物是我一直在寻找的”。

 

话剧《独自温暖》由冯丽编剧、王延松执导,吕丽萍在剧中饰演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孙海英出演司机。这部话剧围绕老太太的社会关系及内心世界徐徐展开。很多女演员怕“老”,担心自己在镜头下露出皱纹,吕丽萍却没有这种顾虑,她说:“我年轻过,若说回到以前,停在20岁的状态,那是贪心,还是应该向前走,焕发不同时期的魅力。表演艺术最打动观众的不是漂亮,而是真实。”

 

对话吕丽萍

 

上观新闻:时隔多年,为什么选择重新回到话剧舞台上?

 

吕丽萍:话剧是锻炼演员的一个天地,就像充电宝一样。充电对演员很重要,没有这种充电,演员好像真的很悲哀。因为影视太简单、太容易了,基本上长得好看的就行,一遍不行演十遍,靠剪辑呗。

 

我和导演黄蜀芹的第一部电影是《童年的朋友》。1984年7月,我刚刚毕业,她跑到中戏来找我了。我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她说是老师谢晋推荐的。后来就来了上影厂,不停拍电影,结果成了影视明星,话剧好像没学过似的。但我确实是中央戏剧学院科班毕业的,对话剧一直有种热爱。不过,我一直很感激影视拍摄经历。还记得第一次进组,他们告诉我机位是不动的,演员要去找角度适应机位。我当时刚毕业,就和摄影师说机器不动,是死的,应该它适应人,我不会摆一个角度,然后演,所有人都觉得我好狂。后来演完了,黄导握着我的手,特别认可我,我对表演的忠心证明了自己。

 

上观新闻:您曾经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当时有什么故事?对上海印象怎么样?

 

吕丽萍:上海人的幽默感特别可爱,有种知识分子的幽默感。当时是谢晋导演邀请我来上影厂的,我到现在还认为自己是上影厂的演员。谢晋导演特别想和我合作,但我们真的很没有缘分。他每部戏都想我去演,但我特别“傲”,只有这个角色感动我我才愿意去演,如果只是因为导演有名,我不愿意去,所以一直没有找到特别合适的机会。

 

我和孙海英都喜欢上海,他一来上海就去街头到处逛。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品尝美食,看看老朋友。我们一来上海就改口了,成了上海普通话。我在上海生活了8年,“阿拉上海人”。我不大爱说,但听得懂上海话。这是第一部戏的功劳。当时刚开始拍,摄影师、灯光师都讲上海话,我就纳闷,怎么到“外国摄制组了”?大家都会说,我觉得挺孤独,现在回想起这件事觉得特别亲切。前不久上影演员剧团成立60年,我一看成员名单,还把我放在里头,我心里头特别开心,还记着我呢。我做饭、做菜,都是上海味,全是和在上海的宁波邻居学的。

 

上观新闻:如何理解话剧的标题“独自温暖”?这部剧给您最大的触动是什么?

 

吕丽萍:这次是第二次带着话剧进入上海,我们重新制作了一版,目前已经全国巡演了将近70场。我在剧中饰演一个海归的老太太,知识分子的气质在这个老太太身上特别明显。因为我是社科院的子弟,少年时代接触的全是这样的人,对这个人物特别熟悉。《编辑部的故事》也有小知识分子的劲儿。《独自温暖》中的老太太有老年版“戈玲”的感觉,这是非常奇妙的缘分。

 

整部剧的台词、表演方式都很幽默。我爸妈非常幽默,特别发愁的事儿,都用幽默带过了,我特别想表达这种状态。我喜欢悲喜剧,不喜欢喜剧,也不喜欢悲剧。我认为表演艺术的境界就是悲喜剧,能够有这样一部接近生活的话剧太不容易了。

 

上观新闻:您挑选剧本的标准是什么?演过这么多角色,对哪个角色最满意?

 

吕丽萍:挑剧本我只看角色能不能感动我,让我感动了,我就愿意去演。《独自温暖》中老太太这个人物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她很生动。我们周围有很多嘴上毒舌,但实际上内心很柔软的老太太。我演过很多角色,但始终不满意。电视也好,电影也好,我认为一个作品的成功应该是全方位的成功,而不是光我一个人成功。话剧《独自温暖》是里程碑,我觉得它比较完整。

 

上观新闻:很多演员希望自己在舞台上的形象是光鲜亮丽的、完美的,害怕在镜头中看到皱纹。您在话剧中演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会有形象上的顾虑吗?

 

吕丽萍:我比较爱观众,比较爱生活。我不希望我给人的感觉是大腕来了、巨星来了,这就是个壳。我希望人家见了我,就跟亲戚似的,或者是一个很熟悉的人。很多人忙于化妆啊、照相啊,我就特别怕化妆、照相。我喜欢融在观众中,但是很难,因为太出名了,出门大家会对你热情得过分,不够自由,我实际上觉得很孤独。演员是为观众塑造人物,而不是自己。天天装饰,我觉得特别无聊,观众只会觉得你很漂亮、很帅,演员如果没有立得住的角色形象在那里,我觉得特别失败。

 

上观新闻:您接下来还有哪些工作安排?

 

吕丽萍:我不轻易出手,因为对自己要求太严了。到了这个年龄,更需要负责任,把观众的需要、行业的需要表现出来,要不忘初心,一直在专业上有所提升。中戏学的、老师赋予你的艺术境界,要经常把它提炼出来,这是我的一个梦,以及不懈努力去追求的。《独自温暖》很有有共鸣感,大家才能走在一起,我们下一站是兰州,然后是宁夏。我想等到100场以后,给观众一个说法,可能会拍成电影,而票房也在于看过话剧的这些观众。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图片来源:上海人民大舞台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