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全国新书发布厅 | 深入浅出谈《供给侧改革》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2016-03-21 05:23
摘要:伴随宏观政策指针的悄然变革,“供给侧改革”成为社会生活中的高频热词。

上海书城一楼大厅20日被清新的蓝色调包围,由市新闻出版局、上海报业集团指导,新华传媒主办的“全国新书发布厅”举办首场活动。未来每个周末,上海书城一楼大厅和七楼演讲厅将成为全国新书、好书登台亮相的固定舞台。“全国新书发布厅”将成为继上海书展、思南读书会等阅读品牌活动之后,上海打造的又一常态化阅读推广平台。

 

 

“第一次在书店这样的公共场所面对这么多普通读者”,“全国新书发布厅”首位嘉宾,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带着新书《供给侧改革:新供给简明读本》登台。活动开始前,他笑说:“希望尽量讲得通俗一些,轻松一些。”记者身后,两位读者轻声议论:“到底什么是供给侧?”

 

贾康的解释从生活中常见的玉米切入,“过去玉米是粗粮,人们不得已才会选择。后来出现了甜玉米,口感又糯又甜,虽然都叫玉米,但品质和用户体验完全不一样了。供给侧的创新,让生产者实现利益追求,消费者得到满意产品,这是双赢。供需关系构成经济活动,需求是原生动力,供给侧的不断响应、一个一个台阶的上升,带动人类社会的进步。老百姓的收入在提高,收入花得顺不顺心,关系到有多少满足感、获得感,这就要看供给侧能否通过有效的供给,引领有购买能力的支付者。老百姓的需求说不清,要看市场提供什么,这就需要供给侧创新。”

 

去年下半年起,伴随宏观政策指针的悄然变革,“供给侧改革”成为社会生活中的高频热词。贾康坦言,撰写关于“供给侧改革”的简明读本,力求为一般读者提供关于“供给侧改革”的基本思路、要领和观点,力图做到深入浅出、条理清晰、概念醒目,“句子不长,不那么学究气”。在他看来,供给侧改革发生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比如我们身处的书店,过去的模式和现在完全不同。如何吸引更多人阅读,经营者必须提供创新的产品和服务,要靠主动思考和设计,而非读者提出需求为何。”

 

从“供给侧”切入,正是上海相关部门和行业主体创办“全国新书发布厅”的动力。利用上海的文化“码头”效应,通过整合全国出版机构资源,为市民提供全新的阅读体验和交流平台,做强创新转型、引领发展的文化源头,让“上海首发、全国畅销”从一年7天的上海书展延伸为每周举办的“全国新书发布厅”,对于实体书店来说,亦是转型升级的一种途径。为确保发布新书的质量,参与“全国新书发布厅”的出版社将提前2个月提供拟报选的样书或图书信息,交由专业团队评估。据悉,全球智能制造产业领军人物夏妍娜和硅谷创客资本创始人赵胜《工业制造2025》、翻译家林少华新作《异乡人:你在异乡还好吗》,作家吴逸凡《这是我们的时代:90后互联网+创业潮》,已列入近期发布名单。

 

对话贾康——

 

上海观察:《供给侧改革:新供给简明读本》适合什么样的读者阅读?

 

贾康:为了让一般读者更容易进入,写作时我们简化了整体框架,希望读者看到目录就大致知道整本书的层次和逻辑。所谓“简明读本”,就是希望读者不会拿到书望而生畏,感觉是一位学者要拉开架势讲学术。对公共政策、改革发展有关注度的读者来说,这本书会有所帮助。

 

上海观察:“新供给”和过去的供给学派有何区别?

 

贾康:供给与需求是一对相辅相成的概念,经济学从产生开始,就一直在讨论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关系问题。政府在宏观调控方面,过去也有非常明确的追求总供需动态平衡的目标,形成了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的概念。

 

我们现在所说的“新供给”,是在世界金融危机冲击后,理论联系实际反思的基础上,试图整合所有经济学成果,在五位一体的框架下,引出弥补过去主流经济学成果不足的一些认识。总体来说,我们所强调的“新供给”,不同于美国曾有过的有一定影响的供给学派。供给学派的视野相对窄,更多认同的是新自由主义框架之下的政府无为而治。

 

我们面对更多的实际挑战,强调在市场充分发挥作用的同时,政府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如何处理、解答好中国这个正在追赶的经济体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对于世界也是一种贡献。我们希望通过“新供给”的讨论,引出有效市场如何与有为有限政府结合,从基础理论到创新设计、科学决策的通盘、条理化认识。

 

上海观察您特别强调改革中的“守正出新”,可以具体解释一下吗?

 

贾康:供给侧改革绝不是搞新计划经济,“守正”必须守住市场化取向改革,这样一个对资源配置认识最基本的正面肯定。所有贯彻市场经济的国家都必须认识、尊重、适应市场规律,敬畏市场,这是“守正”。

 

当然,并非一切领域、事项和具体环节,都由市场决定。一般经济体和我们自己的经验都表明,政府在某些领域可能要发挥主导作用、弥补市场缺陷,包括扶助弱势群体,促进社会和谐等等。未来我们的发展越来越需要规划先行、多规合一,形成自上而下、合理协调所有国土开发要素的顶层规划,这些都必须依靠政府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能否经受住复杂性的考验,需要理性的供给管理,需要创新驱动、创新发展。“出奇”讲的就是创新,面对困难挑战,我们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这样一个历史阶段,以成功的创新打造新的动力体系,继续中国的超常规发展,实现生产力解放以后的整体跃升。

 

上海观察:“供给侧改革”如何实现和落地?具体在哪些重点领域?

 

贾康:供给侧改革发力首先要抓制度供给。在过去30多年改革基础上,我们必须意识到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总书记说,好吃的肉都吃完了,剩下都是骨头。制度供给方面,针对啃硬骨头、敢涉险滩、攻坚克难,要有实招。

 

其次是高水平规划的供给。国土开发规划过程中所有发展统筹协调,不要指望基层分散的市场主体以试错法形成合理的设计,政府要抓顶层规划,规划先行。

 

规划供给后面是政策供给。有些政策是中央确定、地方执行,有些是地方作为分级管理机构,可以按照可塑性做出具体设计。比如货币政策是垂直政策,财政政策是分级政策,各级政府都有自己的弹性空间。

 

再如投融资供给,有效投资如何生成?科技供给,特别是高科技领域占领若干制高点,如何组织好科技创新,要遵循科研规律,不能简单按照官本位、行政化思维去看待科研项目。人才供给,全球化人才流动背景下,人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如何运用一定机制调动外脑?资源供给,如何抓住创新业态,利用“互联网+”组织物流。

 

更广泛的还有环境供给。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如何共同促进环境保护,绿色发展。

 

上海观察:可以谈谈文化领域如何在供给侧发力吗?

 

贾康:人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而且越来越向个性化发展,供给要从方方面面对于需求做出回应,并对需求给出引领。最典型的例子是手机,诺基亚手机曾风行全球,以苹果手机为代表,供给侧的创新让消费者眼前一亮,愿意花钱去买这种新产品,接受新的用户体验。这种成功是供给侧发力出现的。

 

文化产品也是一样,比如我们所在的书城,书架上琳琅满目的画册都是用塑料膜封好的。这就说明,要有比较高档支付能力的人有一半以上购买意愿,经过协商才能拿出样本来看。能不能有更新的供给方式让支付能力不那么强的消费者也能接受高端的文化产品?我们看到通过互联网,包括网上书店、电子读物等方式在对此作出尝试。包括我们看到世界上一些价值连城的名画,展览方式不再是展出原作,而是电子产品。这都是供给侧的探索,文化领域的供给侧改革发力,也一定是丰富多彩的。

 

 

本期新书——

 

《供给侧改革:新供给简明读本》

贾康 苏京春 著

中信出版社 出版

 

权威解读“供给侧改革”的时代背景和核心内涵

深度阐释“新供给经济学”的理论创新和政策主张

着力创构“十三五”及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升级版”

 

本书从新供给的时代背景、理论建树、国情分析和政策主张三大部分展开,力求对“供给侧改革”做出深入浅出的解读,并力求立足于新供给经济学理论创新,在“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的理性取向下,为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现代化事业,提出以改革为核心“守正出奇”的建设性思路和意见。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编辑邮箱:scljf@163.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