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她时代”来临?近500万部“女频”小说谁在读?
分享至:
 (6)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熠 2018-09-15 17:17
摘要:网络文学高速发展的20年中,女性的写作主题、阅读偏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从琼瑶爱情小说到如今遍布网络的“女频”文学,女性对罗曼史的阅读偏好无需言说。近日,国内网络文学龙头企业阅文集团传出消息,正式上线全新女性阅读品牌“红袖读书”,平台整合起点女生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红袖添香、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六大女频品牌的全部作品及作家资源,将于移动端统一汇总分发。

 

“女频”即“女生频道”的缩写,通常指以女性为主要读者的言情类小说,是伴随着互联网阅读而诞生的一个词汇。

 

对于文学消费领域悄然而至的“她时代”,这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女性写作、女性阅读的分量越来越重。同样,这也引起了新的好奇,网络文学高速发展的20年中,女性的写作主题、阅读偏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当下,女频小说又该如何打动读者?

 

进入“她时代”的网文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报出这样一串数据: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3.8亿,女性用户占比45%;数字阅读核心付费用户群体中,女性用户以56%的占比胜过男性的44%;新一代主流用户群体“95后”中,女性网文付费意愿比例高达76.6%。如果把边界再扩大一点,可以看到垂直漫画APP的女性用户占比已达到53.7%;而在网剧领域中,女性更以68%的比例占据压倒性优势。

 

这些都是“她时代”的佐证。2002年,吴文辉与林庭锋等人联合创立起点中文网,开始拓展他们的网文版图。3年后,起点中文网开辟女生频道,专门服务于女性作家与女性读者。彼时正值网络文学网站初创期,除起点外,晋江原创网于2003年8月成立,主打原创言情类小说;潇湘书院、红袖添香上也有大批言情小说库存。

 

作为通俗爱情小说,言情小说通常以男女之间的浪漫爱情故事为主要内容。尽管男女主角的身份背景、外貌家庭等有所差异,但浪漫的故事情节、完美的结局几乎是所有言情小说的共性。

 

网络极大地拓展了女性作者的写作空间,尽管写作的内核不变,但言情小说的写作题材、式样在网文发展的20年中被极大地拓展。穿越文、架空文、都市爱情、职场文……女频的小说门类难以计数。

 

这些变化,身为“掌门人”的吴文辉看在眼里。“曾有人戏言,越来越多的‘她’正在包揽全家人的消费,成为当代消费行业的最大主宰者。对于文娱市场而言,更是如此。越来越多的女频题材作品大放异彩,令女性互联网内容与消费领域成为了备受关注和极具价值的潜力领域。”据他统计,目前“红袖读书”汇集的女频作品总数已近500万部,女频作者约380万人。并且,每位作者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生产新的内容。

 

或许可以这样说:20年前,在网络文学发展初期,女性读者、女性作家“圈地自萌”,在网络上找到了写作和阅读的“领地”;20年后,随着网络文学发展成熟以及付费体系的完善,“她时代”已经名副其实。

 

写小说的女警察

 

2008年是“天下归元”工作的第八年,个性爽朗的她有一份与性格很匹配的工作——警察。当时,各大网络文学网站已初步成熟,受朋友之邀,她开始利用闲暇时间写小说,发表在潇湘书院上。写小说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喜欢阅读,喜欢文学,天下归元也不例外。“我的启蒙是武侠小说,金庸、古龙,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酣畅淋漓。”天下归元说,写作的初心从小学开始就有,直到工作后才终于付诸实践。

 

警察是本职工作,写作是副业,为了保证稳定的更新,每晚她都会花四五个小时打字,最勤奋的时候每天更新一万字。第一本书,天下归元写了一年,反响平平,没有“入V”(VIP的缩写),这就意味着整本书没有任何收益。第二本书是《帝凰》,订阅成绩在当时依旧不算特别好。转折发生在第三本书《扶摇皇后》,书籍经纸质出版后热卖,积累了一大批粉丝,反过来带动网络订阅,也令天下归元开始在网文界崭露头角。

 

故事的后半部所有人都熟悉了。《扶摇皇后》售出影视版权,改编为古装电视剧《扶摇》,由杨幂、阮经天主演,今年6月在腾讯视频首播。天下归元的另一本小说《凰权》则被翻拍为《天盛长歌》,由沈严、刘海波执导,陈坤、倪妮等影视明星主演,今年8月正式上线。

 

天下归元的小说有一个共同点,可以被形容为古风言情小说,无论故事背景还是遣词造句,都反映某种传统的、古典的生活想象。“写古典文学、写传统,是我的个人爱好,网文作家要坚持你最擅长的题材、风格。”《扶摇皇后》讲述了女主穿越到五洲大陆,成为在底层挣扎的平凡少女孟扶摇,最后扶摇直上的励志故事。在她笔下,女主角是坚强的、强大的形象,与菟丝花般依附男主角的“小白兔”有着天壤之别。“我追求男女平等,以及男女主角之间的互相理解、尊重,不喜欢太柔弱的女主,她必须是内心强大的,是自立、自信、自强、自尊。”天下归元说,这种对男女关系的认知与警察职业有关,在这个行业,男女平等,值班、巡逻、抓赌,男警女警的工作是一样,“自然而然会形成一种概念,我不比男人差,我也不能比男人差”。

 

天下归元的选择也与20年来女频小说的发展趋势相契合。最早的时候,市面上流行“霸道总裁”的套路,男强女弱几乎是标配,众多“玛丽苏”小说幻想了一个又一个普通少女遇上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的故事。但正如天下归元所说,女性向往浪漫爱情无可厚非,爱情一定是言情小说无法避开的主题,但言情小说的外延可以更广。如《凰权》,就是一个“弈一局权谋天下,博一场爱恨起伏”的宫廷权谋故事,是一部带有思考性的“正剧”。而观察当下的言情小说,也可以发现,众多女性写作者重在塑造独立自强的女主形象,将“霸道总裁”弃于一旁,转而关注女性自身的成长。在爱情主题的包裹下,女性作家、女性同样关注职场,关注都市生活,关注社会万象,关注更有社会意义的写作主题。

 

看了12年小说的读者

 

在拥挤的晚高峰地铁上,刚下班的陈梦一手抓着拉环,一手娴熟地打开某网络文学网站,转头对记者感慨,“90后”是见证了网络文学发展的一代,“生活像按了快进键一样往前冲,只有阅读小说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

 

陈梦来自浙江,如今在上海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虽然年龄不大,但阅读女频小说已有12个年头了。“高中时,主要下载txt格式的电子书,用MP4看小说,那时是2007年左右;到了上大学,智能手机兴起,就用手机订阅、付费阅读了。”现在,她主要利用上下班路上、周末等碎片化的休息时间看小说,通常一次性追五七八篇小说,因为网文日更,每篇几千字的更新量三五分钟就看完了。从盗版到正版,再到使用媒介的转变,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恰是网文发展历程之缩影。

 

在阅读口味上,陈梦几乎百无禁忌,只要文笔佳、情节流畅,不论什么题材她都愿意阅读。点开她的收藏栏,里面既有侧侧轻寒的悬疑类言情小说《簪中录》,也有尼罗的民国文,还有现代都市文和种田文,“数不清一共看了多少本,几百本肯定有”。在陈梦看来,随着言情小说阅读量的积累,读者自己会“进化”。套路看多了,老梗看透了,读者会主动去搜索写得更好、更深刻、更有意义的小说。资深读者都有“绝招”,打开一本小说,看完开头三章就能判断整本书到底写得怎么样,值不值得继续追。作者的文笔、主角的人设、文章的逻辑都是判断标准。她举例,一开始很多女读者会喜欢无脑的“玛丽苏”文,但随着读者的成熟,会更加偏好男女平等的爱情故事,“我更想看那种女主也很强大,有自己的事业,能和男主一路同行解决问题的小说,看了会更有共鸣。”

 

最新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到4亿,首次超出了全国网民的半数。这群规模庞大的用户中,有千千万万个“陈梦”。对她们而言,形形色色的女频小说制造了一个个充满爱情幻想的空间,她们能在其中找到渴望成为的理想女性形象。

 

学界的先行者

 

到了约定的采访时间,刚刚坐定,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就递过来一本新书——《破壁书》。这本于今年5月出版的书旨在打破“次元壁”,如同一本文化研究的词典,对“宅”、“萌”、“ACGN”、“古风”、“女性向”、“玄幻”、“金手指”等另一个“次元”的新词做了解释。在国内,网络文学尚未大规模进入学术界的研究视野中,邵燕君是先行者。

 

在她看来,网络文学最大的特征是根植于粉丝经济。20世纪的媒介理论家麦克卢汉曾预言,进入电子文明后人类将重新部落化。如今,在网络空间以“趣缘”而集合的各种“圈子”,正是当下的一个个“部落”。“一个作家要成神,就要有铁粉,作家的作品就像磁铁一样,在全球范围内把这群爱好相同的人吸在一起了。”因此,每一本网络小说都代表着某种集体智慧,作家以最直接的方式参与写作,读者通过打赏、订阅、写评论的方式,发表观点,寄托情感,共同创造了一个文本空间。

 

对于女性作家、女性读者而言,这个空间尤为重要。“女频网文20年,根本性的变化就是,女性从欲望客体,变为了欲望主体、消费主体,乃至创作主体。”邵燕君说,网络时代使得一个“没有男评委目光的发表空间”成为可能,这就如同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当年宣称的,女人写作需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女频网站桑桑学院成立之初,就在进站宣言中劝男性不要进入:“之下的场合,是小众、私人的领域。是女性所书写,只适合女性观看,小众范围内的文字。无论出于怎样的原因,都并不适合您。请珍重自己选择的权利,离开这里。”此后的露西弗论坛、晋江原创网也是如此。正是在这样封闭空间里,女性挖掘自己被压抑许久的欲望,自我满足,自我抚慰,自我成长,自我实现。“早前,女频文一直在处理男女之间的爱情关系,但我们看现在的小说,已经有一些优秀作品出来了,比如职场文,大家就开始关注女性之外的话题,关注女性和外在世界的关系了。”

 

话题回到了“红袖读书”,显然,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于此前的小说网站“红袖添香”。邵燕君说,从“添香”到“读书”,二字之差,却颇具有象征意义。“红袖添香夜读书,读书的是谁?是男人,女人只是书中的‘颜如玉’。但此刻,书中不光有颜如玉,更有女性读书的黄金屋。”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