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美国筑巢(二)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汪翔 2018-09-11 07:37
摘要:开始时,贾皓然雇了位移民律师,早期来自香港。第一次相见,从公司送他离开,看着远去带有锈斑的本田雅阁,贾皓然心里开始打嘀咕:三十多岁的律师居然只混到这步,这家伙会不会是个熊包蛋?绿卡申请可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大事,儿戏不得。

1990年8月登陆的贾皓然错过了好运。类似状况下他人叹命运不公,他却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美开疆拓土,感觉不比五月花那批人轻松:靠的是夫妻间的分工协作、精诚团结。他自告奋勇负责先行搞定身份,为妻毕业找工作打基础。一张小卡片难倒无数英雄汉:没有绿卡,连找工作的门都进不去,做生意也不合法。他所在公司已开始清理雇员,所有不拥有绿卡和公民身份的,限定在三月内自动离职,公司也不再为任何人的绿卡申请背书。自然,也不可能再雇佣没有绿卡、公民身份的外国人。没绿卡,这些来自中国的精英,连北漂的农民工都不如,只能打包回国,还得满脸堆出自愿的笑容。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大公司和政府之间,似乎是在配合着演绎一个哑谜似的双簧。贾皓然使用的是一年期的实习工作机会,美国政府特别给予在美获得学位的外国人的。如果在一年到期前搞不定身份,要么回国,要么回到学校再用学生签证,继续当老赖。

 

在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因身份问题而不得不回国,每年能留下获得身份的,一直稳定在接近十万,虽然来的留学生已从当初的十余万,快速蹿升到五十几万。百分之八十的留学生,除了回国,没有选择。

 

过关斩将,凭借超人智慧,他最终有惊无险搞定身份,恰在妻从商学院毕业前夕。

 

有了合法的身份,才能感觉出脚下踩着土地的真实,否则一直生活在幻觉之中:自己像坐在飞驰罐子列车的顶上,随时有被甩下、跌落的可能。

 

申请和成功获得那张小卡的艰辛与喜悦,成为他人生最重大的一个转折点,也让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美国是怎样一个国家。一个没有任何关系、背景,一无所有的人,居然通过满足一系列的程序,就能拿到无数人期待而不得的绿卡!

 

开始时,贾皓然雇了位移民律师,早期来自香港。第一次相见,从公司送他离开,看着远去带有锈斑的本田雅阁,贾皓然心里开始打嘀咕:三十多岁的律师居然只混到这步,这家伙会不会是个熊包蛋?绿卡申请可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大事,儿戏不得。

 

回到公司后,看出他满面犹豫的地区经理汉斯问:要不,让我的律师帮忙?

 

贾皓然想了想还是回绝了。汉斯对他看重也够义气,但是,想帮忙和能帮上,还是不同的概念,汉斯的律师不擅长移民事务,怎么个帮?律师和律师间,有很大的不同。

 

汉斯是来自德国的第一代犹太移民,对于他的处境很同情,更欣赏他的学识和奋斗精神。两人有很多共同之处,相互欣赏。汉斯高中毕业就移民美国来到大都市纽约,开始时打两份工,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每星期七天,天天睁开眼就是为了赚钱、攒钱。很多新移民选择在大城市开始,还是基于就业机会的考虑。几年下来有点积蓄后,按揭贷款买了栋小房。他依然每天骑着自行车到码头当搬运工,依然是十个小时的日工作量。他自己住在地下室,地面上的房间出租赚租金支付房贷。一个笑话汉斯讲了很多次:人们指着车库里面的新车,带着羡慕的眼神问他说,发达了,车子很漂亮喔!他回答说,当然,你看看,在那里呢。他指着汽车旁边的那辆自行车!

 

说这话时,汉斯内心深处的酸甜苦辣混杂,有几人能体会。他笑得很开心,贾皓然感觉到的却是苦涩,甚至是凄凉,就如同自己当时的处境。

 

语言不好,也没有多少知识,唯一的财富是年轻和时间、精力。白手起家的汉斯,今天也是标准的中产阶级一员,还是比较富有的一员。

 

人高马大的汉斯,按美国标准也是仪表堂堂,性格豁达。他的女人,肥胖,甚至是臃肿,还喜欢用特别浓烈的香水,脸上经常涂着厚厚的脂粉,将自己化妆的像个大熊猫。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汉斯却坚守着,从一而终,且夫妻间还很恩爱,那份感情的默契,假装是制造不出的。贾皓然更加佩服这家伙: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他甚至想,三十多年之后,自己能不能也达到汉斯这样的境界?

 

外表上,汉斯的妻子一副富太太的形象,做着全职的家庭主妇,先是在家相夫教子,后是全职侍候他这个心肝宝贝。贾皓然和她接触,很容易感觉出这女人的友善和豁达,和汉斯几乎一样。不过,贾皓然还是能体会到一股浓浓的“暴发户”味,这种味道在汉斯身上也很明显。贾皓然觉得,应该是教育水准的原因:汉斯是靠能力和业绩在一个主打营销的领域,做到高层市场营销主管的。

 

英雄不问出处。汉斯二十万的年薪,一时成为贾皓然的奋斗目标。汉斯妻子身上浓浓、刺鼻的香水味,也留下了永久的记忆:这是他在美国见识到的,使用香水最重的女人。他觉得奇怪:汉斯怎么能在如此浓烈的香水污染之中生存?

 

汉斯的经历,给了贾皓然巨大的鼓舞力量:都是男子汉!

 

有天,汉斯将他叫到办公室:公司规定的三个月期限,没有商量的余地。我能做的最多是睁只眼闭只眼,就当忘记了你的存在。你得抓紧,祝你好运。我可支持不了多久。

 

随后的日子一步步验证了担忧:几个月下来,除了等待还是等待。此时贾皓然意识到,人们都以为律师就是富有的代名词,却没有看到,过得如此窝囊的律师也大有人在。美国律师人数,1950年只有二十二万,1990年已经超过七十五万,现在近百万。这时他想起希拉里,当年名校的高材生,居然还过不了纽约州的律师资格,最终不得不回到贫瘠的阿肯色小州搞定。获得难,有时还意味着优质和高的含金量。现在的律师已经越来越不值钱。

 

聂馨予等不起,需要一个进攻性强的律师。于是,果断地开掉了这位窝囊废,一千块的首付款自然打水漂漂,虽然对自己是个不菲的数目。继续寻找未果,随后选择亲自上阵,边学边干,用不灵光的英文,和不同的人交涉、学习、推动。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