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大使说 | 18年前,一位中国大使对萨尔瓦多的首次访问……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允熬 2018-09-07 18:00
摘要:当时的台湾驻萨“大使馆”对我们去萨访问很紧张,但又无可奈何。

日前我国与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共和国建交。 作为外交战线对拉美工作的一名老战士,我对此甚感欣慰,不禁回想起18年前对萨尔瓦多的那次访问。

 

我在墨西哥任职期间,按照当时的分工,承担着兼顾对邻近中美洲国家工作的任务,因而时常在墨西哥城会见来自包括萨尔瓦多在内的中美洲国家的各界友人。

 

2000年春,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党(以下简称马蒂阵线党)邀请我去该国访问。正式成立于1995年的马蒂阵线党现为萨尔瓦多执政党,当时是萨国内最大的反对党,拥有萨全国三分之一选民的支持,在2000年3月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中,获得议会全部84个席位中的31席(超过执政的民族主义共和联盟的29席),并赢得了首都圣萨尔瓦多市的市长选举。考虑到马蒂阵线党在萨国内拥有合法和稳固的地位,对我国友好,为扩大我国在萨的影响,增进相互了解,广交朋友,多做工作,在报请国内批准后,我与夫人石成慧及时任大使馆负责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政党工作的一等秘书康学同(后任中联部拉美局局长)于2000年5月28日至31日应邀访问了萨尔瓦多。

 

我们抵达萨尔瓦多的首都圣萨尔瓦多市时,夏菲克· 汉达尔(马蒂阵线党议会党团主席)等到机场迎接。当晚,马蒂阵线党在当地的湖南饭店设宴欢迎我们,该党的多名主要领导人出席,其中包括法昆多· 瓜尔达多(时任马蒂阵线党总协调员),萨尔瓦多·桑切斯(时任马蒂阵线党议员,该党前总协调员,现任萨尔瓦多总统)和夏菲克· 汉达尔等。

 

抵萨后次日, 我们按照东道主的安排,去萨尔瓦多国民议会大厦,会见萨议会内马蒂阵线党、民族和解党、基督教民主党、民主变革党和国家行动党等5个政党的党团领袖和外委会成员。交谈中,我主要向他们了解萨议会和政党情况,相机介绍我国的改革开放、对外政策和对台湾问题的立场。

 

那天下午,我们去拜会圣萨尔瓦多市市长埃克多尔·西尔瓦(马蒂阵线党成员)。该市市政会还专门为我的去访举行隆重仪式, 授予我圣萨尔瓦多市贵宾称号和证书。

 

访萨期间,我也礼节性拜访了萨尔瓦多最高法院院长阿古斯汀·加西亚·卡尔德隆。

 

在访问萨尔瓦多的三天中,我先后四次会见萨尔瓦多企业界人士。 一次是拜会萨尔瓦多全国私人企业家协会(ANEP)主席里卡尔多· 西蒙。一次是应邀与当地部分阿拉伯裔企业家共进早餐,其中包括萨尔瓦多电视12台台长等。一次是应邀与萨尔瓦多部分进口商共进午餐。一次是拜会萨尔瓦多银行家协会主席、原库斯卡特兰银行行长毛里西奥· 圣马约阿。交谈中, 我主要向他们了解萨经贸情况,并就发展萨与我国的经贸关系交换意见。他们对扩大萨向我国出口和增加进口我国商品很有兴趣。里卡尔多·西蒙说,萨尔瓦多出口优质咖啡,著名的瑞士雀巢咖啡实际上也用萨尔瓦多的咖啡。如果每个中国人每天能喝一杯咖啡,萨尔瓦多的咖啡销路就没有问题了。

 

5月30日,我们去访问萨历史最悠久和规模最大的萨尔瓦多大学。大学校长玛莉亚· 伊萨贝尔· 罗德里盖斯女士会见了我们。该校始创于1841年,拥有专职和兼职教师2000余名,学生5.3万余人。我向该校学生作了关于中国改革开放和外交政策的报告,并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

 

好客的东道主安排我们参观了萨境内两处古代玛雅文化遗址。一处是位于首都圣萨尔瓦多市以西80公里处的玛雅古迹塔苏马尔。它是玛雅人始建于公元2世纪的一个古建筑群,其主体建筑为一个高24米的金字塔基座。另一处是位于萨中西部名为“塞琳珍宝”的古迹。它原是公元5世纪的一个玛雅人农耕小镇,被近旁火山爆发的岩浆灰土淹没。上个世纪70年代发现后开始发掘,故有“美洲的庞贝”之称,199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文化遗产。

 

访萨期间, 我两次接触萨尔瓦多的新闻界。一次是在马蒂阵线党党部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我此行的目的与有关情况,并回答他们关心的问题。一次是接受萨尔瓦多电视12台著名的记者和电视节目主持人卡尔洛斯·毛里西奥·富内斯的专访。这位记者因时常鞭笞时弊,提问尖锐,用词犀利,在萨有较大影响。后来他从政,作为马蒂阵线党的候选人于2009年当选萨尔瓦多总统(2009-2014)。

 

在离开萨尔瓦多之前,我举办了两次宴请。一次是招待我访萨期间接触过的萨议会各党的党团领袖、萨尔瓦多大学校长和圣萨尔瓦多市的副市长等。另一次是在当地的王朝饭店答谢马蒂阵线党领导人,感谢他们的热情友好接待和周到安排。

 

我们于31日下午离开圣萨尔瓦多回墨西哥城。夏菲克等马蒂阵线党领导人到机场欢送我们。临别时夏菲克说,这次是中国大使首次到访萨尔瓦多,意义不凡,希望以后会有更多的中国代表团来访。

 

我们那次对萨尔瓦多的访问,时间很短,但活动内容丰富, 受益匪浅。此前我国很少有人能访问萨尔瓦多,更遑论具有官方身份者。此次我能身临其境,广泛接触萨政界、经贸界、新闻界、教育界人士,增加了许多对萨尔瓦多的感性知识,印象深刻难忘。我们访萨期间,萨当时的政府和执政党领导人没有与我们接触。但萨政府对我们去访没有从中作梗阻扰,及时地为我们颁发了入境签证。我们访萨期间, 也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件。当时的台湾驻萨“大使馆”对我们去萨访问很紧张,但又无可奈何。

(作者为中国前驻墨西哥大使,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