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那一次,老师带我们狮子山上吃“溪水煮饭”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开林 2018-09-10 07:02
摘要:饭中的那个咸鸭蛋,还有辣椒萝卜,也比平时要好吃得多。说句实话,那次野炊是我至今唯一的一次正式的野炊。 

 

初一下学期,有一天,班主任胡老师教我们写作文。他突发奇想,老是让大家在课堂里盯着呆板的题目,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无话找话没情没绪,倒不如全班搞一次野外活动,写出各自新鲜的感受来。好啊!同学们欢呼雀跃。挑地方不难,但要挑个人人都满意的地方就不容易了。去哪儿玩才好呢?胡老师有民主作风,让大家提出方案,于是同学们七嘴八舌,选的全是方圆十里之内的景点,有人熟悉,有人陌生,有人说好玩,有人说不好玩。我脑袋里灵光一闪,就提出了一个我一直心向神往却望而止步的地方——狮子山。

 

“好啊!好啊!我们天天望见狮子山,就是没登上去过,听说,那里是神仙来了也愿意定居的好地方!”

 

“太远了吧?”

 

“怕远,你就窝在家里算哒!”

 

最终,胡老师拍板决定:“明天就去狮子山。”他非常贴心,还给这次远游增添了新项目:中午野炊。要知道,我们从小学读到初中(总共六年多时间,小学读了五年半),搞过几十次活动,头一回有了烟火味。个个都仿佛打了鸡血针,兴奋得不得了。

 

第二天早晨,全班四十多人在学校集合。此前,胡老师就交待过了,每人用洋瓷缸带点米,菜要准备现成的。我带了个咸鸭蛋,还带了辣椒萝卜,觉得够了。胡老师做事认真,预先查过资料,在出发前告诉我们:狮子山,原名方丈山,后名方台山,由于主峰狮子峰名闻遐迩,久而久之,就被称为狮子山。说到狮子山海拔不足五百米,胡老师即兴抛出两句古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接触过刘禹锡的《陋室铭》,听胡老师念出这十六个字,真是好比醍醐灌顶。

 

我们的行进路线是:从黄合三队到黄合二队,途经伏寺坳水库,抵达范家岭,然后从狮子山的北坡向上攀登。一路上,黄小虎老是催促女同学唱歌,女同学还真给他面子,接连唱了十几首歌,全都是鼓劲的歌,当年,劲可鼓不可泄,鼓劲的歌一抓一大把,可惜经常把鼓足的干劲用错了地方,但我们的劲被鼓足之后,就像哪咤脚踏风火轮,长距离徒步行进丝毫不累。

 

正值三月下旬,旺晴的天气,山上的紫丁香开得正欢,有它们在山坡点缀,那些裸露着身子的大石头也不再显得粗野和呆愣。山腰处真就有个地方名叫方台,到了这儿,仿佛站立在一个方形平整的天台上,眺望狮子山的狮头,轮廓已相当清晰,几块巨石塑形,有鼻子有眼,头朝东北方,似醒似睡,颈部位置灌木丛生,如同鬃毛披覆,绝对鬼斧神工,凡人想象得出,却雕刻不出。方台北面有一道峡谷,名叫石门。胡老师给我们讲了个奇异的传说:这里原先住着几位神仙,他们用的器具全是金子做成的,附近的老百姓见到后,就动了贪心,办喜事的时候将金碗金筷借走,还回来的却是瓷碗竹筷。一次两次,神仙也不计较,结果他们的金质器具全被替换了,一件也没归还。神仙的脾气再好,遭受到这样明打明的戏弄,也忍不住怒火中烧,于是他们就用法术把金器全部摄回洞中,关闭了厚厚的石门,在门上刻写一行大字:“大石门,狗血淋,千万载,不见人。”这道石门一直关闭到如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重新敞开。

 

 

古老的传说蛮有趣,立刻引起了同学们的争论。有人说,附近的老百姓借金器不归还,相当于明抢暗偷,是不对,但几位神仙已用法术把金器全都收回洞中,还发这么大的火,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有人说,神仙舍不得金器,既是小气,也是俗气。还有人说,神仙关上石门,他们就得搬家,搬到别处,老百姓还找他们借金器,怎么办?是借呢还是不借?让他们还呢还是不让他们还?可见神仙搬家完全没这个必要。最好玩的是黄小虎,他用手掌拍打着石门说:“神仙也跟土豪差不多,分掉他们的金器有什么不对?他们关闭石门,这种抗拒人民群众的态度太恶劣了,应该用大炮把石门轰开!”我没发言,听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就想笑。有人为黄小虎大声喝彩,也不怕神仙听到。胡老师很有耐心,听大家议论完了,他才说:“你们在石门外面开神仙的批斗会,从古至今,只怕是第一回,小心神仙生气了,打开石门,用金柺棍捶你们一顿。”峡谷里回荡着我们的笑声,充满了我们的笑声。几位神仙自始至终没有露面,看样子,他们真的挪了窝。

 

到了山腰,有一块凸起的大石头,圆溜溜的,下面还有一个浅洞,黄小虎问我:“那块石头像不像狮子屁股?”我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回答黄小虎:“确实有几分像,但肯定不是狮子屁股。你想想,那么大个狮头,这么小个屁股,不对称啊!”黄小虎哈哈大笑,但他仍然固执己见,指着那块圆鼓鼓的石头,说它是狮子屁股,还真有人摸过之后,表示认同。我就大声喊道:“那是虱子屁股,不是狮子屁股!”有人会了意,也有人没能回过神来,当然最终都明白了,笑闹了一番,黄小虎也不想再争出输赢。

 

我们登上了狮子山的峰顶,反而失去了原有的美感和神秘感,攀上形似狮头的那块巨石,就近观察,竟觉得它一点也不像狮头,既不威,也不猛,只显得笨拙和粗糙。我们的兴奋劲随即发生了转移,变得分散。有的人去找寻附近的一个洞口,说那里面隐藏过抗日游击队,洞壁上有密布的弹坑。有的人俯身眺望远方,试图找寻到家和学校的方位,尽管他们的视力很棒,但结果还是拿不准。

 

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就去向胡老师请示,野炊是否可以开张了?他说可以,但要去溪水边找石头垒灶,小心生火,千万别引燃了山上的树木。这个我懂,大家都懂。一声吆喝,就有十几个人去找小溪。潺潺的水响声早已暴露了小溪的所在位置,我们从树下随手捡拾枯枝,只做一餐午饭,已绰绰有余。一排乳白色的炊烟袅袅地升入空中,山下的老百姓是不是猜测那几位神仙又回来了?不对,不对,神仙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那他们洞里收藏一堆黄金碗筷干什么?我想不通这个问题,问其他同学,大家也都面面相觑。这时,好友何晓中过来,对我们说:“神仙不吃饭,露水、泉水还是要喝的,吕洞宾三醉岳阳楼,铁拐李也有个很大的酒葫芦,这说明神仙蛮喜欢喝酒,金碗不愁派不上用场。”这话有道理,我跟黄小虎的本质区别就在于:当别人讲话有理有据的时候,我就不再固执己见了。

 

这辈子,我吃过的最香的饭,就是在狮子山上用溪水煮熟的,饭中的那个咸鸭蛋,还有辣椒萝卜,也比平时要好吃得多。说句实话,那次野炊是我至今唯一的一次正式的野炊,以前烤吃山龟是不能算数的。一次确实太少了,但一次也足够了。

 

好玩的是,吃完了饭,也不知是谁从溪水中的石头下掏摸到了小螃蟹,于是大家闻风而动,都到小溪中翻石头,清澈的溪水很快就被我们搅浑了,小螃蟹却总共也没捉到几只。有位女同学在岸边看到了一条爬行的蜈蚣,惊吓得花容失色,居然没人安抚她。黄小虎最过分,还拿这件事开起了玩笑,说什么“女生看见了蜈蚣,以后找不到老公!”胡老师走过来,当众批评黄小虎“不积口德”。

 

在狮子山上,我们没有找到神仙的踪迹,但我们找到了那个最快乐的自己,至于作文,我们全都拥有了源头活水,没有哪个人笔底还是枯涩的。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图片编辑:朱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