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观见 > 文章详情
【观见】道歉又如何?“中心化”的互联网,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分享至:
 (1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左流之 2018-08-29 08:21
摘要:程维有次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的案头放着历史小说《战国》,他喜欢里边的一句话:“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不过,程维可能不知道,这句原本出自《左传·昭公十年》的话,后面还有半句。

 

4天后,当滴滴被全世界骂遍的时候,程维和柳青道歉了。

 

“全公司开始深刻检视甚至质疑我们的价值观是不是正确的。大家陷入了自我审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情绪中。”

 

 

大词

 

大半个月前,程维接受吴晓波采访时,还自夸“滴滴是中国互联网培养出来的新一代代表”,而Uber则是“美国互联网精神新生代的标志企业”,狭路相逢,王者争霸,“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把这种云山雾罩的大词作为价值观,不光是本地互联网界的流行。

 

互联网精英当仁不让是当代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他们向凡间传道时发明了一套独特的话语体系。论空洞和漂亮,恐怕只有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竞选演讲能与之相比。

 

“一个更为开放的世界会变得更好,因为人们拥有更多信息,可以做出更好的决定,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2012年,Facebook首次IPO的公开信中这样写道,此后小扎也经常把人类命运放在嘴上,但到了2018年,Facebook同样面临着危机:出卖用户隐私、操纵选举、假新闻泛滥……

 

诸神的人设纷纷倒塌。程维眼中“美国互联网精神新生代的标志企业”Uber,挣扎在歧视女性的负面新闻中,“不作恶”的谷歌,陷入非法追踪用户位置的疑云,而回首国内这一年的业界新闻,从内容聚合平台的算法争议,到共享单车的废车坟场,从旅游服务网站的大数据杀熟,到区块链应用的忙于割韭菜……

 

对比高贵的口号,北岛的诗,似乎更能形容当下: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上市敲钟)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初心

 

美国人泰德·纳尔逊在1963年创造出“超文字”与“超媒体”两个新词,并着手充满强烈乌托邦色彩的Xanadu(世外桃源)计划:全世界所有的知识可以被收容进一个硕大的数据库,任何人都能获取这些信息。

 

几年后互联网诞生。“这种前所未有的媒介化解了古老的阶级、地理以及民族国家界限,遍布全球并且允许用户匿名,同时又非常个人化。从利马到拉格斯再到老挝,只要你拥有电话线与电脑就能与地球另一边的人进行交流。一旦你上线之后,任何政府都不能告诉你应当做什么。”(John Cassidy:《互联网骗局———美国互联网泡沫经济简史》)

 

自打一开始,互联网的叙事基因里,就有一颗怒斗恶龙的初心。

 

程维的初心是解决打车难,创业初期,为了推广滴滴应用,他一口气跑了北京189家出租公司中的100家,全都吃了闭门羹,对方问:你没有交委的红头文件,凭什么调度出租车?最后,昌平一家仅有200辆车的小公司愿意合作,滴滴上线时,只有16个司机使用。

 

仅仅6年后,亿级用户平台,4000亿人民币估值,滴滴把看不起自己的传统出租车公司远远抛在身后。

 

但, “屠龙的勇士已经变成了恶龙”——一位用户在知乎问题“如何评价滴滴收购Uber之后费用大幅上涨”下如是回答。打车难、价格贵,这些滴滴曾经批评出租公司的特点,被众多用户吐槽在自己身上。

 

甚至,滴滴竭力捆绑的社交概念,令乘客面临比过去更高的风险,今年5月,北京市海淀法院网发布“滴滴出行车主犯罪情况披露”称,最近几年滴滴平台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数量,远高于公众所知悉的程度,并披露了车主在履约(行驶)、运营(专职)过程中犯罪情况,其中强奸、猥亵在顺风车主较为集中。

 

而接下来三个月连续两起杀人案,终于戳破了滴滴身上最后的光环。

 

 

争心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程维和柳青在道歉信中写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

 

到2018年初,滴滴已完成了16轮融资,累计资本超240亿美元,拥有100多家投资者。程维去年在清华的演讲,说世界被年轻人推动着。但实际上,他的世界更可能是被资本推动着的。

 

透过滴滴复杂的VIE架构,一个涵盖商业保理、保险经纪、融资租赁等业务的庞然大物若隐若现。出事前,程维又成立了一家新的投资公司,他和他背后的投资人所赌的,早已超过一个打车软件,而是一个产业帝国的未来。

 

这样的故事并不只发生在滴滴身上。魏则西事件后,百度在舆论压力下下架了竞价排名的医疗广告,但在今年,竞价医疗广告在百度移动端偷偷回归。谷歌也好不了多少,来自美联社和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研究员的一项调查发现,即使用户已使用了隐私设置,关闭了位置共享功能,谷歌服务仍会偷偷存储用户的位置信息,只为了提升广告的推送精准水平。

 

增长压力之下,他们都是难藏獠牙的猛兽。

 

程维有次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的案头放着历史小说《战国》,他喜欢里边的一句话:“大争之世,凡有血气,必有争心。”——或许因为采访的记者离所谓的“大争”世界实在太远,报道中,“争心”被误写成了“真心”。

 

不过,程维可能不知道,这句原本出自《左传·昭公十年》的话,后面还有半句:“故利不可强,思义为愈”,意思是,不要被争心蒙蔽,利益不能强取,心里要想着道义。

 

 

垄断

 

第32任美国财政部长约翰·谢尔曼提出了历史上第一部反托拉斯法,理由是:“既然我们不能赞同作为政治权力的国王存在,我们就不能赞同一个控制生产、运输和经销各种生活必需品的国王的存在,既然我们不能屈从一个皇帝,我们也就不能屈从于一个阻碍竞争和固定了商品价格的皇帝。”

 

128年过去,“皇帝”不再是洛克菲勒家族,而是1亿级用户的滴滴,10亿级用户的谷歌,20亿级用户的Facebook……他们并不控制生产、运输和经销各种生活必需品,但他们垄断了用户的信息,操控着用户的选择。

 

和吴晓波对谈时,程维认为垄断应该被重新定义,甚至在未来,全球每个行业最后会就剩那么两到三个平台。“一个平台就好了……那人是在全球流动的,人在东京,在北京,在悉尼,在伦敦,在里约,他也需要一个平台。”

 

你信吗?当只剩一个平台的时候,它真的会守护我们免于恐惧免于被不当利用吗?还是如某位创始人不小心透露的,其实他们早已谋划好利用某些便利,让用户主动献祭自己的隐私?

 

网红程序员霍炬说,“中心化”的互联网已经完蛋了,这话可能极端了点,但现实中的互联网世界正与自由平等共享的初心渐行渐远,用户确实得到了很多好处,与之相伴的,是被让渡的隐私、受威胁的安全、被侵蚀的认知……甚至,个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次,程维和柳青道歉了,几个月前,小扎道歉了,更久之前,李彦宏道过歉。但把我们的未来系于几个人的承诺够不够?

 

或许,是时候丢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用更现实更强力的规则来约束互联网上的行为和交易了。至少,打车就是打车,最重要的,是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栏目主编:朱珉迕 文字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邵竞 制图 素材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