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马云的门徒们⑯丨放弃数千万期权,这个蚂蚁金服前总监转做知识付费领域的“社交电商”
分享至:
 (4)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曹飞 2018-08-28 07:30
摘要:办公室墙壁上悬挂着的一张“GMV(成交总额) 100000000,干!干!干!”的任务分解图,昭示了他的壮志雄心。

“你们不会是传销吧?”几乎每一个应聘者来淘淘课面试时都会问上这样一句。

 

不能怪他们多疑。办公室墙壁上悬挂的“橙载未来,干干干”“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横幅,分销的营销模式……淘淘课具备了太多“传销”特征。

 

淘淘课工作间

 

“我们虽然有分销业务,但都是一级返利,不是传销”,淘淘课CEO周杰每次都要解释一遍。“挂横幅是阿里的传统,阿里办公室里也挂满横幅。比如,之前主打移动端时,悬挂的横幅是‘乌合之众,干干干’。”解释时,周杰还会补上这样一句。这位在阿里工作过近十年的蚂蚁金服前总监,放弃数千万期权,创办“淘淘课”,而他和这家公司依然充满了“阿里味”。

 

知识付费领域的“社交电商”

 

周杰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不过他已经习惯了和兄弟们坐在一起工作。桌上摆着两把牙刷,一看,他就是熬夜加班的常客。

 

周杰

“淘淘课”的模式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每次他都会耐心地解释。

 

淘淘课专注于知识付费领域。自2016年迅速兴起以来,知识付费成为业界追逐的新风口。数据显示,随着用户需求提升、市场下沉以及产业链拓展,仅在去年,国内用户知识付费(不包括在线教育)的总体规模就已经接近500亿元。

 

经过两年的发展,大批平台和内容的涌入,已经让知识付费市场在今年开始变得拥挤。一方面,付费产品的数量已经足够多;另一方面,在内容上同质化现象又相当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营销成为了寻求增长点的新手段。

 

不过,知识付费领域的一些营销模式却备受争议。今年3月,“每邀请一个好友报名将提供40%现金返现”的营销方式,让曾策划“逃离北上广”“丢书大作战”等网红活动,在知识付费领域一时风头无二的新世相陷入涉嫌“传销”的舆论漩涡。虽然新世相的职场课程24小时卖了近8万份,销售额超过500万元,但由于分销方式涉嫌违反微信禁止“诱导分享”的规定,传播页面很快被封掉。

 

另外,还有一些创新的营销模式不断出现。如同社交电商领域异军突起的“拼多多”一样,在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的情况下,知识产品通过分销或拼团等手段,利用社交关系链进行传播,成为一种低成本获取大量用户的新思路。

 

“淘淘课做的就是知识付费领域的‘社交电商’生意。”周杰说。

 

不过,向前一步是地狱。如果脱离了缰绳的束缚,社交电商很容易变成违规传销。对此,技术基因浓厚的淘淘课早就有所防范。他们的秘器是通过利用区块链可追溯、不可篡改等优势,清晰记录每一笔知识版权溯源登记、分发、合约的过程,弥补当前传统模式对于IP 资产确权难、维权难、可溯源难的困境。针对付费内容在多渠道进行分发、交易的场景,淘淘课还提供基于智能合约的分发中心、合约中心,记录每一笔完成版权溯源的内容在哪些渠道被分发、被谁购买。

 

“中心化数据掌握在自己手里,当然可以避免一级下线异化成多级分销模式。”周杰重申,“技术的加持,决定了我们不可能是‘传销’”。

 

放弃数千万期权创业

 

技术出身的周杰有自信的资本。不过,在他身上又不仅仅只有技术。

 

相较于其他互联网公司,阿里的程序员都挺能说,周杰也不例外。阿里文化多年的浸染,让他口若悬河到会让人忘记他曾是个“技术男”。

 

淘淘课工作间

“阿里改变我很多。”如果没有进入阿里工作,周杰的人生可能会沿着技术的轨迹一直走下去。本硕读的都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工作单位也是富士通、神州数码、IBM等技术类企业……

 

“当时的思维更多停留在技术,属于拼命三郎型,根本不懂什么叫战略。”周杰回忆道。2006-2007年,他曾创业过一次,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到一家物流初创型企业。不过,由于一味的盲干却视战略为无物,“卖房创业”的他最终以失败告终。

 

2008年,创业失败的周杰加入蚂蚁金服,花名“蒙骜”。在阿里期间,历任蚂蚁国泰产险CTO、招财宝CTO,余额宝&招财宝等互联网理财明星产品创始团队核心负责人。曾主导和负责支付宝12条行业线的技术创新开拓,打造了余额宝、聚宝、招财宝、娱乐宝、淘宝理财等明星项目。

 

后来,蚂蚁金服增资超8亿元收购国泰财险,他被派去担任CTO,负责产品、技术、数据以及事业部门等。“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全站的业务线。” 这对于周杰来说是一次比较大的转型。

 

期间,他还与一位“好兄弟”并肩作战,这位周杰口中的“好兄弟”主要负责大商户团队,是现在的滴滴CEO程维。当时,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老板——王刚,即滴滴的早期投资人。

 

“在阿里,我最大的收获是战略思维得到了很大提升。” 经历过第一次创业失败的周杰,在阿里找到并弥补了自己的不足。

 

周杰对阿里的战略信手拈来,“要以终为始,先看到行业的终局,再回到开始来确定阶段性的重点”,“千万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要眼高手低”。深受阿里价值观浸染的他,离开舒适区,做一件“有意义的事”的念头也不断“蠢蠢欲动”。

 

如果不离开阿里,周杰应该很快就能实现当下不少人都梦寐以求的财务自由。当时,蚂蚁金服C轮融资正在进行。对于估值的具体数额,各界也都纷纷给出预测数字。不过,数字无论大小,都与这个阿里M4总监级中级干部有关。“我当时算是选择放弃数千万的期权,带领一群同学出来创业、追梦。”周杰半开玩笑地说。

 

为“中小V”知识变现提供出口

 

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他,不再像第一次创业那样蛮干,想单纯地以技术“打天下”,而是开始从自己亲身体验到的痛点入手。

 

在阿里期间,由于要弥补金融知识的不足,周杰经常需要购买一些网红课程。他发现,知识付费虽是个风口,却存在很多痛点。“我想用互联网金融、区块链思维解决知识付费、内容生态的困局。”周杰说。

 

随着得到、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平台的崛起,知识付费成为资本追逐的新风口。小鹅通、荔枝微课等的火爆又让知识付费从大平台“延烧”到了微信生态内。

 

淘淘课大家庭

不过,与其他互联网行业一样,快速发展总是与争议相伴而生,知识付费也不例外。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每天面临太多的信源,而知识付费的本质正是帮助用户梳理、解读信息,对信息进行专业再加工,使用户可以更快、更有效率地获得这些知识。

 

不过,在中心化、平台化的运行模式下,知识付费更多是一种“网红经济”。而当前那种依靠所谓的“大V”身份来收割粉丝的类似娱乐圈的做法,在知识付费领域并不能长久。“在知识付费行业存在着这样一种声音,即中长尾用户对于企业来说不存在价值。”但是,在周杰看来,知识不是标品而是非标品。

 

简单来说,淘淘课在做的事情就是为知识付费产品提供一个出口,帮助一些“中小V”甚至我们所认为的生活中的普通人将自己的知识变现。帮助“中小V”解决缺乏变现方式、粉丝无法触达、营销不精准、没有流量等痛点。

 

作为渠道商,淘淘课并不触碰内容生产,而是寻找各领域优质的内容生产者以及小圈子中的关键意见领袖(KOL),同时找到相对应的垂直社群,例如社区妈妈群、行业达人的粉丝群等,将两方对接,通过分销等奖励机制形成裂变。

 

淘淘课选择让知识生产者自己成为内容营销方,为他们提供“知识店铺”的服务。在周杰看来,大部分具有内容变现动机的 CP 方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粉丝用户群体,可以看做是一个“私域流量”,怎么将这部分流量的价值最大化才是最主要的。

 

通过自己运营“知识店铺”,对于内容生产方而言,一个最为直接的变化体现在收入上,另外一个变化则是,透过知识店铺的运营反馈,对于内容生产方能够直接了解到自己粉丝群体对于内容的需求,进而在新的内容制作当中进行调整。另外,“知识店铺”除了可以作为自己内容的销售场景外,内容生产方也能够选择淘淘课“精选商城”上的其他内容上架售卖,通过多维度的内容去满足用户对于不同内容的需求。

 

除了通过内容生产者本身将平台去中心化外,不具有制作知识课程的能力的用户,同样可以代理,“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喜马拉雅’。”“知识大使”是淘淘课在内容营销渠道上的一个重要角色。”这些“知识大使”可以类比为个人店主,他们有自己的“流量池”,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流量变现的能力。微信是这些群体接收信息的最重要渠道,知识产品可以利用这个特点,抓住微信内的社交关系,走“微商”的路线。现阶段,淘淘课已在宝妈、大学生群体内流行起来。

 

知识就是商品,现在已经很少人怀疑这句话。而同样是依赖于社交电商,营销打法又依赖于“熟人社交”的淘淘课,会不会成为知识付费领域里的社交电商领头羊?对此,周杰并没有直接回答。

 

不过,在他办公室墙壁上悬挂着的一张“GMV(成交总额) 100000000,干!干!干!”的任务分解图,却间接说明了他的壮志雄心。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