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修辞的力量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甘正气 2018-08-19 07:04
摘要:孔子也是修辞学大师,他不仅在河边上说出了充满诗意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而且在别人问政时还说:“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巧妙利用了“政”的谐音,说了一番大道理,到现在还是行政管理领域的高频引语。

军舰上,一位老人下令处决了一名失职的士兵。不久,这艘军舰就被敌方炮火击沉,只有这位老人和一个青年逃了出来。

 

他们坐在小艇上,青年端起手枪,恶狠狠地告诉老人:我要杀了你,因为你刚刚处决的是我哥哥!

 

老人手无寸铁,同时他还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与这位青年的关系,他怎样才能脱险呢?

 

一通演说后,老人不仅化险为夷,而且化敌为友,不仅令青年的敌意化为乌有,且让其痛悔不已,深感其兄确实死有余辜,发誓听凭老人驱遣,来为自己和兄长赎罪。而直到此时,老者还是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提及自己其实就是青年以前没有见过的领主。

 

这是雨果最后一部长篇小说《九三年》中的精彩情节,这章的标题为:《语言就是力量》。

 

老人只说了几分钟的话(两页纸),内容是老生常谈吗?肯定不是。他高超地将排比、反问、比喻、顶真、对比等修辞手法运用到自己的话语里,征服了听众。

 

这不仅是语言的力量,更是修辞的力量。

 

有一位外国学者说,当他询问中国人对《三国演义》里的哪些话印象最深刻的时候,多数人的回答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与“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至于原因,中国人都说第一句一针见血地揭示了历史规律,第二句显示了曹操的狠毒,所以忘不了。

 

但这位外国学者认为原因远不止此,令人难忘的真正原因是这两句话有很高的修辞技巧。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顶真,更是回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也是回环。这样的句式令人看一遍甚至听一遍就记得住,就像伏契克《绞刑架下的报告》中的那句名言:“从门口到窗户七步,从窗户到门口七步。”

 

 

那位外国学者得出结论,“怎么说”与“说什么”同等重要。

 

也有学者提出,如果仅仅就对促进人们充分理解自由的重要性并为之行动而言,哈耶克的所有著作,也许并不比裴多菲的名章“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对于一个民族或一个普通人具有更大的作用。其实,除了对于自由本质的理解而外,还是有修辞的因素在里面,哈耶克如果能像裴多菲、至少也像凯恩斯那样流畅甚至文采飞扬地写作,休谟如果能像卢梭那样优雅而又不失激情地阐释,他们思想的影响还会大得多。

 

好的修辞必定是令人印象深刻且流传快速久远的。这在广告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最近一些年,各地都在大兴旅游业,都发布了自己的旅游宣传语,其中有很多令人过目不忘,譬如湖南省汝城县的,“玉汝于城”;江苏省常熟市的,“常来常熟”;四川省宜宾市的,“宜人宜宾”;山西省的“晋善晋美”等等,不仅将地名或其简称嵌入了宣传语,而且一语双关。培根说:“任何极致之美,在其结构比例上必有一些奇异之处。”“常来常熟”“宜人宜宾”“晋善晋美”从结构来说是叠词,从而使之兼有了形式美和音韵美。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宣传语“温暖全世界”运用了夸张的手法(但并没有违反广告法),同时能令人马上联想到那里的特产“羊绒”,这一宣传语极大提高了鄂尔多斯及其羊绒制品的知名度。这都是将修辞学运用到经济生活的例子。

 

孔子也是修辞学大师,他不仅在河边上说出了充满诗意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而且在别人问政时还说:“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巧妙利用了“政”的谐音,说了一番大道理,到现在还是行政管理领域的高频引语。

 

凯撒一次在凯旋仪式上只打出了简单的横幅,上面写着:“我至,我见,我胜!”这相比以前在横幅上展示他指挥的历次战斗要简洁得多,也更能显示他的用兵如神与速战速决,立马被人传颂。这是不是令人想起我国古代齐侯的话:“余姑翦灭此而朝食!”会不会令人想起关羽与华雄交战前说:“酒且斟下,某去便来”,转眼间就“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的情景呢?

 

“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说话、作文、宣传,哪里离得了修辞呢?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伍斌 图片编辑:苏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