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瞄准新旧动能转换 塑造支柱产业新优势

2020年08月04日   09: 思想周刊/观点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杨莲秀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如何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对上海而言,在研究和编制“十四五”规划的过程中,有必要进一步瞄准新旧动能的转换。

一是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步伐。

一方面,促进消费提质扩容,引进培育文化、医疗等高品质产品和服务,汇聚国内外知名消费品牌,形成知名品牌群落,不断挖掘潜在消费需求,进一步对接消费升级需求。

另一方面,促进“互联网+消费”,推进传统商圈、商街、商店创新转型,开展消费环境建设创新试点,推进建设国际消费城市示范区。

二是坚持现代服务业为主体、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战略定位,重点强化产业核心功能和关键环节。

结合产业发展趋势和发展形势,“十四五”时期有必要进一步丰富产业体系内涵,建议增加重点发展产业的核心功能、重点发展产业的关键环节“两个重点”,即“现代服务业为主体、先进制造业为支撑,重点发展产业的核心功能,重点发展产业的关键环节”。

要推动研发设计、信息技术、文化创意、知识产权、总集成总承包、检验检测认证、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专业化拓展,为“上海制造”在全球价值链中持续升级提供支撑。

要加强专项资金对生产性服务业创新发展与服务型制造的支持。建议生产性服务业专项资金更加支持高端化、智能化生产性服务能力的培养。

要扩大生产性服务业的服务辐射范围。上海的生产性服务业不仅要服务上海,也要服务长三角和全国。建议进一步培育总集成、总承包领域的“上海服务”供应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走出去。

三是产业方针突出高端引领、创新变革、开放融合,着力构建产业战略新优势。

“十四五”时期的产业发展方针,既要“趋势导向”,更要“形势导向”“问题导向”“目标导向”,突出高端引领、创新变革、开放融合。

高端引领,即要强化高端产业引领功能,占据产业链、价值链的高端;创新变革,即要以科技创新作为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变为创新驱动;开放融合,即要面向产业跨界融合趋势和世界产业格局变化形势,发挥开放优势配置全球产业资源。

四是实施生产性服务业高端化发展、生活性服务业高品质发展的“两高”战略,重塑“上海制造”新优势、新品牌。

要以夯实产业基础能力、打造重点产业集群为主攻方向,加快形成基于科技、人才、知识产权的现代化制造业体系。要聚焦“卡脖子”领域,围绕价值链控制力、创新链支撑力、产业链协同力、供应链整合力和生态链渗透力,在技术突破中提升产业基础能力。

“十四五”时期还要加快谋划新一代支柱产业,打造若干万亿级、千亿级的新兴产业集群,以战略基础制造业(集成电路制造业、新汽车制造业、航空装备制造业、美丽健康产业)+新兴数字赋能产业等为核心,重塑“上海制造”新优势、新品牌。

在总的目标上,要力争在2025年基本形成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现代化都市型产业体系,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规律的产业高质量发展新路。

五是面向高质量发展要求和高品质生活需求,在全球资源配置中提升服务业发展能级。

一方面,提升服务业发展能级,强化全球资源配置功能,顺应服务业开放趋势,大力吸引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品牌型服务业,推动服务业增强联通性和枢纽度。

另一方面,加快“制造—服务”融合发展,进一步推动数字技术、信息技术向生产制造过程的渗透与融合,鼓励服务企业科技创新、产品创新、市场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

六是强化对内聚焦、对外协同,在更大范围、更广区域形成“点—线—面”相结合的新经济空间。

形成“点”的增长源,重点发展若干产业集聚区域,包括临港新片区、虹桥商务区、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张江科学城等。

打造“面”的特色区,形成内环、中环、郊区的特色产业格局。以内环为核心,着力提升“五个中心”核心功能,集聚发展都市高端服务业;沿中外环区域,培育发展“四新经济”的“赋能经济金腰带”,促进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发展;在郊区集群式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坚持东西联动、南北一体,打造有特色的产业集群。

构建“线”的发展轴,重点是沿G60、G50、G40及高铁线路、城际铁路,打造若干创新轴、先进制造轴、服务辐射轴,强化上海与长三角地区的产业协同,形成相互配套、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区域分工体系。(作者单位:上海工程技术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