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星期四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再次修订《韩美导弹指南》,有利于提升韩军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

美国开绿灯,韩国运载火箭获准使用固体燃料

2020年07月30日   08: 国际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全

韩国政府28日宣布,韩国与美国当天通过《韩美导弹指南》修订版,解除对韩国运载火箭固体燃料的使用限制。这意味着,韩国企业、研究机构和个人今后研发、制造和持有航天器时将可使用液体燃料、固体燃料和混合燃料等,不再受到限制;韩国今后可使用固体燃料运载火箭,发射在低轨道运行的军事间谍卫星,加强对朝鲜的监控能力。

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此时给韩国“松绑”,意在加强美韩同盟,也在美朝无核化谈判陷入僵局、韩朝关系因“传单冲突”陷入紧张之际,给予韩国更多军事筹码,加大对朝鲜的战略威慑。不过,此举对朝鲜刺激有限,不至于引起强烈反弹。此外,由于美国不愿看到韩国加强国防自主、摆脱对美军事依赖,因此虽然在燃料问题上“开了口子”,但在导弹射程限制问题上恐怕不会轻易松动。

结束“卡车运炸酱面”

28日,《韩美导弹指南》修订版敲定,即日生效。

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金铉宗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表示,这不仅能够极大提升韩国军方的情报、监视和侦察能力,还将促进韩国私营部门发展航天项目。

此前,美国政府对韩国在太空发射火箭上使用固体推进剂实施严格限制,担心这种燃料可能被用于生产更大的导弹,并引发地区军备竞赛。

与液体燃料相比,运载火箭使用固体燃料有三个好处。第一,减少发射准备时间,提高发射机动性。相比火箭灌注液体燃料后必须在窗口期内发射,固体燃料这方面顾虑小得多。第二,更便于TEL(运输、起竖、发射三用一体车)发射操作,发射前也不易被其他国家提前侦测发现。第三,燃料腐蚀性小,更加经济实用。

金铉宗说,在卫星发射中使用固体燃料火箭更合理,因为固体推进剂的价格只有液体推进剂的十分之一左右。“我们理论上当然可以用液体燃料火箭发射近地轨道卫星,但这就好比用10吨载重的卡车运送一盘韩式炸酱面。”如今,美国对固体燃料开绿灯后,这样的窘境有望破解。

这位官员还补充道,如果按计划到2020年代后半期利用自主研发的固体燃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多颗低轨道军用侦察卫星,韩军的监视能力有望实现飞跃式发展,让韩国拥有一双监视朝鲜半岛“不眨的眼睛”。

可用于制造远程导弹

上周,韩国成为第十个发射军事通信卫星的国家,不过,这是借助美国私人运营商SpaceX实现的。这颗卫星在经过轨道内调试后计划于今年年内投入使用。此次卫星发射是韩国推进军用卫星体系建设二期事业中的一环,建设完成后将向韩军提供军事专用的稳定通信网络。

韩国最初尝试今年生产5颗侦察卫星,以便更好地监测朝鲜活动。但由于技术、政策等问题,项目被一再推迟。

韩国科技政策研究所导弹专家李春根(音译)说,韩国可以运行两到三颗近地轨道监视卫星,以更好地监控朝鲜。

此外,新通过的修订版还有助于韩国扩大太空基础设施,积累制造携带更大弹头、飞行时间更长导弹的技术。

韩国国防研究论坛负责人郑昌旭(音译)认为,生产固体燃料火箭的技术也可用于制造远程导弹。美国同意修改协议,以加强与韩国的同盟关系,更好地应对周边国家。

敏感时期的敏感动作

韩美1979年签订《韩美导弹指南》,此后4次修订相关条款。

最开始,美国将韩国导弹的射程限制在180公里,最大有效载荷重量为500公斤。2001年,美国第一次修订《指南》,将韩国导弹射程上限扩大至300公里。2012年,射程上限又被扩大至800公里,足以覆盖整个朝鲜。最近一次修订是2017年,当时韩国总统文在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就全面取消对韩国研制弹道导弹的弹头重量限制达成一致,商定把导弹最大射程从300公里提高到800公里。

金铉宗说,新版指南仍将导弹最大射程限制在800公里。韩国政府认为,松绑固体燃料限制更为迫切,因此去年10月,文在寅指示青瓦台国家安保室以“自上而下”的方式,优先磋商此事。至于是否寻求松绑导弹射程限制,韩方今后如果认为确有必要,会择机与美方再作磋商。

外媒评论,美韩此轮互动,是在半岛错综复杂形势下做出的敏感动作。2018年平昌冬奥会后,朝鲜半岛局势一度回暖。但2019年起,朝美无核化谈判陷入停滞。今年以来,不但朝美依然冷眼相对,朝韩关系也是险情不断。

上月,朝鲜批评“脱北者”从韩国往朝鲜方向散布反朝传单,随后切断韩朝联络线、炸毁韩朝联络办公室等。而文在寅则受到国内强硬派势力围攻,首尔市长朴元淳突然离世也让“进步派”形象受损,可谓压力不小。至于美国,特朗普眼下忙于大选和战疫,虽然本月初美方派出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比根访韩,释放“支持韩朝合作,随时准备与朝鲜对话”的调门,但美方分析人士高度怀疑特朗普政府在大选前与朝鲜严肃谈判的可能性。

美赋予韩国更多筹码

上海社科院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刘鸣认为,从美国角度考虑,此时给韩国“松绑”,意在加强美韩同盟,也在美朝无核化谈判陷入僵局、韩朝关系因“传单冲突”陷入紧张之际,给予韩国更多军事筹码,加大对朝鲜的战略威慑。

刘鸣指出,目前朝鲜无意弃核,表示美国取消对朝敌视政策前朝鲜将继续开发战略武器,要“凭借可靠而有效的自卫性核遏制力”。美国考虑到,既然韩国要推动与朝鲜对话,手上总得有些施压的筹码,光靠“萨德”还不够,所以这次开了口子,通过“松绑”让韩国有“威慑牌”可打。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认为,从韩国角度考虑,第一是瞅准了特朗普只关心贸易和军费问题,不深究松绑《导弹指南》造成的战略影响,也未必听取下属意见。“我去年与一位刚从领导岗位退下来的韩国国防部副部长交流,他很吃惊特朗普居然放行了2017年的修订案,这在奥巴马等建制派政府中,本应是个斟酌再三的议题。”现在,特朗普这种思维方式被韩方利用,首尔希望在他任内将导弹射程放宽也一并谈妥。

韩国思考的第二个层面,是收回作战指挥权问题。它希望通过美国的逐步松绑,增强自身国防现代化和自主性。韩国拟于2023年收回作战指挥权,而它的导弹和进攻性武器尚有欠缺,与日本、朝鲜相比有所不及。它希望在收回作战指挥权后,或者在美国减少驻韩美军的情况下,能凭一己之力实现军事突破,掌握更大的战略灵活性。此外,美国一直试图在韩国部署中程导弹,但遭到韩国国内反对。如果美国在导弹射程问题上“松绑”,那么韩国就能自产中程导弹并在本地部署,既解决了美国施压引起的非议,又发展了本国军力。因此韩国也在择机与美方磋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