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9 星期天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两名武大经济学毕业生的选择:放弃留学,投身乡村振兴

乡村一点点变优美,自豪感油然而生

2020年07月19日   01: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奉贤区青村镇吴房村 陈浩杰 刘铮

我们两个人有许多共同点:都是出生于1997年的男生,都在武汉大学攻读经济学类专业,2019年本科毕业后,我们没有选择海外留学,而是来到上海第一批乡村振兴示范村之一奉贤区青村镇吴房村,投身于乡村振兴建设,和村民一起创造这里的小康生活。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寻找优质、适合乡村发展的产业,经过评估后通过投资引导形式,导入到正在开发的这片区域。

一腔情怀 报效家乡

我叫陈浩杰,家住奉贤区青村镇圆通村,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吴房村。小时候我被父母“散养”,喜欢在吴房村疯跑,夏天还会来这里钓小龙虾。

为什么放弃留学机会来到吴房村?其实当时录取我的几家国外大学,都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学校,因此我想先工作一段时间,积累经验,再出国留学。何况乡村振兴是国家发展大方向之一,我也是凭着一腔情怀,响应国家大业的召唤。到吴房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份工作既能发挥我所学的经济学专业知识,又能够改善村民生活质量。

目前我主要关注如何构建完善的村内归并平移机制。部分乡村老人由于经济状况不佳无法自建房屋,子女成年后一大家人不得已居住在拥挤环境中,这是乡村生活一大痛点。我正参与探索农民自建房的创新模式,通过资金引导,包括实体公司、社会资本、金融机构的加入,搭建比较完善的定价体系,确保村民不用出资,就可以获得两套住房。

作为本地人,我有天然的方言优势,可以经常与村民聊天,倾听他们的需求。村内归并平移项目推动起来很艰苦,每一步都有困难,但村民说这个项目令他们非常高兴,这让我充满了成就感。

偶然到来 扎根乡村

我是刘铮,家乡在甘肃省嘉峪关市,那里是明代万里长城的西起点,雄关巍然,大漠苍茫,与江南的小桥流水迥然有别。 下转◆4版(上接第1版)2019年临近毕业时,我已经怀揣心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准备今年2月出国留学。

没想到在“散伙饭”的餐桌上,同学陈浩杰描述他在吴房村如何招商引资,有趣又有意义。两三个小时聊下来,我心有所动,便想着先去吴房村实习一段时间,打发开学前的大半年,于是孤身来到人生地不熟的上海郊区。人生选择有时很奇妙,我当时头脑一热就来了,并不是很慎重,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想法。

但是随着将新鲜事物引入乡村,看着原本贫困落后的乡村一点点变得优美先进,自豪感从我心底油然而生,我决定留下。我想,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如果不能完全投入,仅仅把它当作一个阶段性过渡或者跳板,就享受不到这份工作的意义了。我们的大学同学,大多数去了清华北大这样的国内名校读研,或者出国留学,还有一些进入券商、四大等金融机构工作,我和浩杰算是另类。但是我感觉我们的工作是最有意思的。

如今我正在做一个生鲜供应项目。村民种植蔬菜水果,往往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对市场信息了解不多,看到种植某种果蔬赚钱,就盲目跟风,结果第二年市场价格下跌,经济收入减少。二是村民通过当地合作社种植果蔬,采摘后销售渠道有限。因此我致力于寻找可靠的投资方与当地合作社对接,投资方既能为农民提供市场信息,又能带来销售渠道。

干劲十足 快速成长

在工作中快速成长,这是我们的一致愿望。而乡村振兴工作满足了我们的愿望,不仅接触不同事物,还能和一群同龄朋友共同成长,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和创新思维为乡村带来生机。运营吴房村的思尔腾公司是一个初创企业,公司的主体力量就是我们这群年轻人。我们自己去设计项目,争取盈利,养活团体,实际上决定了公司的未来走向,这种自主性让我们在工作中更积极,更充满干劲。

曾经,我们为了出国留学,学语言、考试、准备材料,前前后后忙了好久,一朝放弃,家人着实感到可惜。但我们都是喜欢挑战的人,有一种要跳出舒适圈的强烈欲望。

二三十岁可以说是一个人最宝贵的时光,是最敢于尝试,最有拼劲的时候。我们在吴房村繁忙充实的工作中,收获了成长,也产生了将青春奉献给乡村建设的美好愿望。(本报见习记者 侍佳妮 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