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30 星期二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高唱“建设祖国富饶内地”之歌

2020年06月30日   12: 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孙萍

交通大学西迁缘何而起?西迁背后又有哪些曲折而感人的故事?让我们回溯交大西迁历程,深入理解“西迁精神”,重温交大人爱党报国的使命担当和服务人民的家国情怀。

中央为何决定交大西迁

1953年,我国开始执行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

由于原有工业的地区分布很不合理,第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报告》,确定把工业布局的重点放在内地,要求合理利用东北、上海和其他沿海城市的工业基础,积极支援华北、西北、华中、西南等地区新的工业基地建设。

当时,我国高等教育区域分布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性。1955年,全国188所高等学校中,51%位于沿海城市。尤其是,高等工业学校有62%位于沿海一带。因此,“一五”计划明确提出,高等教育建设必须同国民经济的发展计划相配合,学校的设置分布应避免过分集中,工科高等学校应逐步地和工业基地相结合。

1955年3月30日,高等教育部党组上报《关于沿海城市高等学校1955年基本建设任务处理方案的报告》。报告涉及交大的内容有:将交通大学机械、电机等专业迁至西北设交通大学分校,准备在两三年内全部迁出;交通大学等校的电讯工程有关专业调出,在成都成立电讯工程学院;原计划成立的造船学院仍设在上海,暂借用交通大学的校舍进行招生教学。这是高教部党组报国务院决定交大西迁最早见于文字的一份报告。

次日,国务院第二办公室将该报告批呈陈毅副总理,其后几天送陈云副总理批示同意,报经刘少奇、朱德、彭真、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圈阅后退总理办公室,送周恩来总理审阅批准。这样,交通大学内迁决定,就在领导层中得到了同意。

1955年4月初,高教部部务会议文件《1955年到1957年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及新建学校计划(草案)》明确提出:“将交通大学内迁西安,于1955年在西安开始基本建设,自1956年起分批内迁,最大发展规模为12000人。”

首批交大师生迁往西安

1955年4月7日晚,交通大学时任党委书记、校长彭康接到交大迁校西安的电话通知。4月9日,彭康在校党委会议和校务委员会会议上正式进行了传达,并部署相关工作。

5月6日,彭康和朱物华、程孝刚、周志宏、钟兆琳、朱麟五等教授一同在西安勘察、选定新校址。新校址位于西安和平门外东南近郊的皇甫庄,占地84公顷,与唐代兴庆宫和龙池遗址仅一路之隔。

西安新校址选定后,基建工作随之紧锣密鼓地启动。在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下,仅3个月就完成征地任务。随后,华东建设工程设计院专门组成设计组,从上海前往西安进行现场设计。10月26日,西安新校址破土动工。

西安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组织1000多名(最多时达2000多名)建筑工人开赴工地,夜以继日,争分夺秒,进行雨季和冬季施工。刮风、下雨、下雪甚至是除夕之夜,都没有停止过。至1956年暑假,完成了10万平方米的基建任务,包括中心大楼、行政楼、学生宿舍、食堂等。

另一边,经校务委员会讨论通过的迁校方案向全校公布,就迁校的任务、工作进程、宣传、人事、总务、招生等各项工作作出具体安排。交大师生员工在了解西迁的重大意义后,纷纷表示要顾全大局,克服一切困难完成迁校任务。

在全校师生的共同努力下,1956年暑期成功实现了第一批搬迁工作。6月2日,以总务后勤部门为主的先遣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一行50余人抵达西安。8月10日,在苏庄率领下,400名教职工及家属、600名学生组成的西迁“大部队”乘专列,从徐家汇火车站开往西安。同时,图书、设备、物资等络绎不绝地运往西安。

9月初,2133名1956届本科新生直接到西安新校址报到。9月10日,交通大学在西安人民大厦礼堂举行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开学典礼,陕西省、西安市领导和兄弟院校、有关单位代表及上海特别派出的代表参加了大会。

1956年秋,交通大学在西安有一年级、二年级学生共3906人;教职工815人,其中教师243人;家属约1200人。一所崭新的交大校园在古城西安出现了。

交大迁校西安的同时,上海造船学院于1956年7月1日在交大徐家汇校址挂牌成立,交大造船工程系调入上海造船学院。8月,交大电讯工程系迁往成都,参与组建成都电讯工程学院(今电子科技大学)。

批准分设西安和上海方案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论十大关系》的报告,对国防形势作出新的判断:“新的侵华战争和新的世界大战,估计短时期内打不起来,可能有十年或者更长一点的和平时期。”报告还提出要处理好内地和沿海的关系,更多利用和发展沿海工业,强调上海“必须充分利用”,而且“也可以建立一些新的厂矿,有些也可以是大型的”。

在此大背景下,1956年六七月间,国务院和高教部对交大迁校问题进行复议,研究结果是维持迁校西安的决定。但考虑到交大西迁后,上海经济建设同样需要高水平的工科专业人才,上海市委提议由交大负责为上海筹建一所新的工科学院。8月25日,根据周总理“交大迁校,必须留一个机电底子,以为南洋公学之续”的指示,在交大校址上成立了南洋工学院筹备委员会。

1957年春,中央决定全党开展整风运动,交大师生员工就迁校西安问题展开鸣放。周总理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后,在国务院召开专题会议,强调解决迁校问题必须坚持“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支援西北的方针不变”“交大的问题交给交大师生自己决定”等原则,并提出两大解决方针:一是全搬西安,二是搬回上海。

搬回上海又可考虑三个方案:第一方案是多留些专业在西安;第二方案是全部搬回上海,这恐怕不好,交大师生也于心不忍;第三方案是折中方案,师生愿留西安的可留西安,这样做可照顾各方面,对支援西北有好处,对全国人民的团结有利,对交通大学也有利。

周总理的讲话中肯、全面、客观。交大师生从国家大局出发,经过反复商议,重新统一思想。1957年7月29日,交大党委通过“交通大学分设西安、上海两地,两部分为一个学校,一个系统,统一领导”的迁校新方案,并正式呈报高教部。

为避免专业设置重复,高教部向国务院提出,将上海造船学院和正在筹建的南洋工学院并入交通大学上海部分,将西北工学院的地质、采矿、纺织系和西北农学院的水利、土壤改良系以及西安动力学院的全部并入交通大学西安部分。

9月12日,国务院下发《关于交通大学迁校问题的批复》,正式批准交通大学迁校及上海、西安有关学校的调整方案。

交大分设两地新方案确定后,基建、搬迁、合校、招生等工作继续紧张有序地展开。至1957年底,西安部分设有机械制造、动力机械制造、电力工程、电工器材制造、无线电、水利、工程力学、应用数理、纺织、采矿、地质11个系23个专业;上海部分设有机械制造、运输起重机械制造、电力工程、电工器材制造、船舶制造、船舶动力、动力机械7个系19个专业。

1959年3月12日,中央公布一批重点学校的名单,交通大学上海部分、交通大学西安部分列为全国16所重点大学中的两所。6月2日,教育部给国务院专门报告,提出交大两部分在专业设置、师资设备方面均有很大的发展和提高,但碍于距离遥远,行政上不便继续实行统一管理,拟将两部分独立成为两个学校。

7月31日,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上海交通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并任命谢邦治为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彭康为西安交通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

确保迁校和教学两不误

当中央决定分别成立上海交大、西安交大时,组织上给了彭康一个选择:是留在上海还是远赴西安,他只说了四个字“我应该去”。他用自己的行动带头举家西迁,在西北扎下根。在他的率先垂范下,交大党委会17位委员中有16人去了西安。

“党指向哪就打到哪”“哪里需要哪安家”……一批知名教授和中青年教师,毅然放弃相对舒适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奔赴西北,重新安家创业,以实际行动支援大西北建设。

陈大燮作为迁校带头人之一,卖掉了上海的房产,在完成1956年招生任务后即偕同夫人迁往西安开展工作。他既是我国热力工程教育的开拓者,也是西安交大的建设功臣,为学校培养师资队伍、提高教学科研质量、树立优良教风学风呕心沥血。

钟兆琳年届花甲,夫人长期卧病在床,但他表示:“上海经过许多年发展,西安无法和上海相比,正因为这样,我们要到西安办校扎根,献身于开发共和国的西部。”他婉拒了周总理请他留在上海的建议,带头报名,随校西迁。他的表率作用激励了许多教师、学生。

当交大师生来到西安时,校园建设初具规模,但因为初建,也不免有简陋之处。据师生回忆,教学区内及北门、东门外,不少地方雨雪天气一片泥泞。室内大多尚未安装取暖设施,冬季进入教室、会议室等,均要全副冬装。但艰苦的条件抵挡不住同学们对求学求知的激情。这群奔赴西安、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在校刊上热情撰文,呼吁高唱一支“建设祖国富饶的内地”之歌。

西迁是一项复杂艰巨的系统工程,涉及数以千计的教职工及其家属和学生的迁移,合计上千节车皮、数以万吨计的仪器、设备、图书、教学用具、家具等物资的搬迁和安装,以及新校址教学、科研、生产、体育、生活设施的配套和运转,等等。

西迁中的交大师生不会忘记为确保学校工作有序进行、为带给大家生活便利而付出艰辛劳动的总务科、膳食科、花木组等后勤部门的数百位职工。当时,后勤战线的干部职工兵分南北两地,一地在上海将仪器设备、家具行李打包并搬运上西行的列车,一地在西安火车站卸车运至新校址,教学科研仪器设备要安全搬迁到新的实验室并就位,课桌椅要按期进教室,教工家具和行李要不损坏、不遗失、不弄乱、逐户进屋,还要保证西迁师生到达西安后立即能吃上热饭、喝上热水、洗上热水澡。

在上海、西安两地政府支持下,学校还妥善安排教职工家属的工作调动及子女入学问题,先后从上海动员迁来了幼儿园、成衣、修鞋、理发、洗染、煤球制作等生活服务部门,在西安教工宿舍形成一个“上海新村”,使师生员工尽快地适应西安的生活。

西安、上海两地师生员工凝聚集体的力量,克服西迁及分设初期专业调整、人员调动以及因招生规模扩大而带来的师资紧缺等困难,以实际行动做到了迁校和教学两不误。

交大西迁是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新中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部署下的重大历史事件。从黄浦江畔到渭水之滨,从全部内迁西安到一校分设西安、上海两地再到分建两校,历时四年圆满完成迁校任务,既支援了西部建设,又满足了上海需要。

其后,经过两地几代交大人的不懈努力,上海交大和西安交大双双跻身“双一流”建设高校,并朝着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共同目标携手奋进,在中国大学发展史上堪称佳话。

交大西迁精神的核心是爱国主义,精髓是听党指挥跟党走,与党和国家、与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全体交大人胸怀大局、爱国为民,服从党和国家的安排,服务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把现代科学技术传播到祖国的每一寸山川大地。西迁精神为交大文化注入了新的元素,值得交大人珍视、传承和发扬。

(作者单位:上海交通大学档案文博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