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4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在苏浙皖三省交界,恰有一块上海“飞地”,这里会是下一个一体化发展主场吗

长三角腹地,“一岭六县”热起来

2020年06月24日   09: 长三角周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这里是长三角唯一三省一市要素全覆盖区域

◆这里不仅是长三角一块无缝对接的天然功能区块,也是唯一一处实现三省一市要素全覆盖区域空间。这片区域空间区位临近、发展阶段有差异、产业结构能互补、公共服务能共享

◆这里和位于沪苏浙交界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一样,底色都是绿色——一岭六县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44.3%

■本报记者 任俊锰

这段时间,苏浙皖三省交界处,“一岭六县”热了起来。

长三角一体化,省界总是最惹人注意的。在沪苏浙交界处,去年11月2日已揭牌成立了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常有制度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新闻,热土很热。既然有沪苏浙交界处,便肯定有人关心苏浙皖交界,巧的是,上海一块“飞地”白茅岭农场位于宣城,于是一片省界毗邻地区,沪苏浙皖“要素齐全”。

今年两会,安徽宣城市市长孔晓宏提议,规划建设一岭六县长三角产业合作发展试验区,啥叫“一岭六县”,他用了反问的语气说:“安徽不就是广德、郎溪,江苏不就是溧阳、宜兴,浙江不就是长兴和安吉,还有上海的白茅岭农场。”

6月6日,在湖州举办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也说,一岭六县具有打造长三角一体化绿色产业发展示范区的天时地利人和等优越条件,需要扎扎实实地培育和推进。同日,与之“配套”,安徽宣城市与浙江湖州市,江苏常州市、无锡市,以及上海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签署《共建长三角产业合作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一岭六县并非突如其来,推进苏浙皖省际毗邻地区合作发展已分别列入三省政府工作报告。《浙江省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行动方案》提出,促进省际毗邻区域协同发展,提出要全面践行“两山”理念,推动共建苏浙皖产业合作区。今年3月起,浙江湖州便有关于沪苏浙皖产业合作区的消息,省际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长兴分区泗安园区、安吉分区天子湖园区正在规划建设中。

记者在苏浙皖省界采访,大家都看好这里,一岭六县未来可期。

四地交往早就不陌生

不少人关注苏浙皖省界的“上海元素”——上海白茅岭农场。农场约42.5平方公里,面积不大,农场所在的安徽郎溪和广德两地,不少人对它感情却不浅。安徽省宣城市广德市誓节镇巫冲村党支部书记黎锦辉,便是其中之一。

巫冲村紧挨着白茅岭农场,村里不少土地与农场土地犬牙交错着。

1982年就在村里工作的黎锦辉,对这一带的情况非常清楚,虽然以前的白茅岭主体是监狱,但配备着医院、学校等,不少职工的生活与周边村民息息相关。黎锦辉回忆,白茅岭农贸市场有着100来户商家,其中便有不少周边村里的村民,他们摆摊卖鱼虾、蔬菜、家禽等,还有人会在农场内开饭店、理发店以及副食品商店等……

安徽郎溪很早就在围绕白茅岭做文章,上世纪90年代,郎溪在沪召开经济恳谈会,会上宣布,上海对郎溪的投资将享受优惠政策。2012年前后,郎溪曾酝酿过,拟规划围绕白茅岭周边区域作为“皖沪产业示范园区”。

类似的纽带,何止于上海农场附近。长三角人常说地缘相近、人缘相亲,这一带也不例外,跨省合作早就有了。

比如在安徽广德市的太极洞景区向北,有一处“分界岭”,北面是江苏宜兴,东面是浙江长兴。省界处有一段延续了60年的跨省合作佳话。1958年,由长兴、广德两县各取一字冠名的“长广煤矿”诞生,至上世纪80年代,已成为繁华的工矿重镇。在2013年8月,最后一个矿井闭坑;去年9月26日,浙江最后一座煤矿的牛头山矿区,确定由长兴移交广德管理。长广煤矿结束使命,但是长兴和广德之间的密切合作却以另一种形式在继续进行——县域医院跨省合作办医,长兴县人民医院与广德惠民医院牵手成功。

产业互补 生态同源

一岭六县的一体化探索,显然是有意义的。这不仅是长三角一块无缝对接的天然功能区块,也是唯一一处实现三省一市要素全覆盖区域空间。有参与前期调研的专家告诉记者,这片区域空间区位临近、发展阶段有差异、产业结构能互补、公共服务能共享。

更亮眼的是,这里和位于沪苏浙交界的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一样,底色都是绿色——一岭六县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其中森林面积4479.3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44.3%。其中,浙江安吉作为“两山”理念诞生地,正着力打通“两山”转换新通道,推动产业融合绿色发展。

这里是黄山、天目山、茅山余脉山体交汇区,太湖流域、钱塘江流域、青弋江流域源头共存区,生态条件、环境状况、景观风貌同质同源,也是维护长三角生态安全的重要区域。

在“一岭六县”提出前,江苏溧阳提出与安徽广德、郎溪共同建设苏皖合作示范区,也希望将生态优势转化成为产业优势。2018年底,由溧阳、郎溪和广德联合编制的《苏皖合作示范区发展规划》获国家发改委批复支持,成为首次以县为单位,以生态为底色,推进省际毗邻地区一体化发展的新探索。

从前几年开始,溧阳就以“天目湖”文旅品牌,联合郎溪石佛山景区,广德太极洞景区等,在北京、宁波等地旅游推介。溧阳利用自己每年接待1600多万的游客量和品牌,主动串联起三地优质旅游资源,大家受益。

共同推进绿色发展之外,溧阳发改委国民经济综合科科长徐杰道讲了另一层意思,这里距离长三角核心区较远,要抱团合作,才能避免在大的区域发展布局中被边缘化。

这不难理解。在一体化背景下,长三角不少城市迎来发展机遇,比如江苏南通、浙江绍兴等地,但也有城市感到焦虑。比如安徽宣城,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未来随着沪苏湖高铁开通,有望一小时到上海,但一个城市独自发展势单力薄,存在感也不够。据观察,苏皖合作示范区建立后,溧阳等区域的关注度明显提升。

目前,这片区域正逐步建构起初步的产业联动格局。溧阳、宜兴、长兴、安吉同处宁杭生态经济带;湖州省际产业转移示范区是浙江省唯一的省级省际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产业集聚效应渐显;广德经济开发区三期即将建成,这一园区也叫安徽广德皖苏浙产业合作园区,该园区往东延伸快到省界,实现与湖州的联动。

此外,溧阳自引进宁德时代新能源项目后,形成较为完整的动力电池产业链,而长兴原本就有天能等电池龙头企业,吉利新能源汽车项目也已落户长兴,为此不少电池上下游企业纷纷与郎溪、广德对接,形成良性产业互动。

还有,郎溪与上海青浦工业园区正合作打造“青浦郎溪产业园”;2018年,江苏吴江华茂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在郎溪设立企业,主要从事电梯配件生产。这样的企业在郎溪布局,也正好与相邻的湖州等地原本就较强电梯产业互相配套。安徽省郎溪县发改委综合股副股长陈震钢表示,在G50高速公路上行驶,经常能在湖州、苏州看到两侧的电梯广告。

在广德,近年来90%以上招商引资落户企业来自沪苏浙。近年来,广德与上海临港集团交流密切,每年都会组织年轻干部前往临港集团挂职,去年派出3批20多人。此外,不少广德干部也会前往周边的安吉、溧阳等地挂职。

这块“鸡鸣三省地”,正寻求迈向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下一个主场。

“小一体化”不是画地为牢

未来怎么走?还待继续探索。有专家指出,这片区域目前利益诉求上矛盾较少,产业协同、绿色发展已有共识,合作共赢有很好基础。

广德市发改委副主任戴航告诉记者,一岭六县合作刚刚起步,各方还未找到较好的契合点,也未能在明确的方向上形成合力。但也有人已经在思考:是否将眼光向内?先将合作基础较好的区域作为先行启动区,率先探索一体化发展模式,随后选取集中连片、基础较好区域,通过长兴—安吉—广德等多组团联动发展。

目前,溧阳正同郎溪、广德建立现代农业产业园,主要从事高端的绿色农产品种植、研发和加工等,也在谋求与光明集团进行合作,借助光明在上海的渠道和品牌优势,实现市场开拓。

此外,溧阳正在试点天目湖环境改造,以期实现政府投资治理生态,提升环境容量后,可以将提升部分与企业、高端酒店等项目进行交易。溧阳也在探索,联合天目湖周边的广德、郎溪,在试点成功后,联合广德、郎溪一同推动环境治理以及相关“生态指标”的交易。

一岭六县内部,不少地方有些初步的联动想法。比如支持企业跨区域整合创新要素资源,鼓励行业龙头企业联合建立技术研发中心,支持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环保等主导产业建立行业研究院,争取创建国家级实验室;依托区位优势和发展空间,主动对接张江和合肥两大综合性国家科技中心,合作建设科研成果产业化基地。在协同防治污染方面,加强江河湖库生态修复和矿区生态治理,提高区域生物多样性,努力构建长三角苏浙皖边际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内部的合作基础越来越实。戴航说起往事,长广煤矿的建立正是因为当时浙江工业发展缺少电力,为此,长广煤矿的开发权交给了浙江,管辖权继续属于安徽,形成“地上安徽管,地下浙江挖”的状态。多年后,这里不少配套设施不堪重负,需要下大力气整治。广德正将长广煤矿原址打造一个绿色发展片区,这里有着不少火车站、学校等工业遗存,可以用于保护性开发,实现“锈带”向“秀带”的新生。在规划开发中,广德也将积极寻求长兴的支持与帮助,理由也简单,长兴方面比较熟悉这一区域的地上、地下情况。

浙江开发多年后,留给安徽一个工业遗址?记者追问,不会觉得吃亏吗?“这不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而是为兄弟省份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跨省合作,都应展现较高的姿态,不看吃亏与否,而看为了区域发展贡献多少,如此区域合作才能有前景、有未来。

也有人提出,一岭六县要抱团向外看,争取在长三角层面建立产业转移引导机制,参与长三角产业协同创新体系建设。一岭六县的概念,正无形中拓展了宁杭生态经济带的发展腹地。南京市建委研究室原主任陆玉龙就指出,宁杭合作应当择机扩容,将处于宁杭生态经济发展带中间位置的宣城等地纳入其中,改变宁杭线上缺少安徽互动的状态,增强辐射和带动作用。

6月底,商合杭高铁合肥至杭州段将投入运营,未来随着沪苏湖高铁建设开通,这片位于长三角腹地的区域往南京、杭州和上海都将非常便利。届时,一岭六县可能会谋求与更多毗邻区域的合作。

长三角一体化中的各类“小一体化”,本就应该如此,不故步自封,不画地为牢,省市之间、县区之间、乡镇村庄之间,只要有合作共赢的需求和基础,都应该主动迈出一步,探索抱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