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4 星期三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唯一条约明年到期,约10小时会谈未取得具体成果,但就下一轮对话达成原则一致

维也纳军控对话落幕,美俄准备接着谈

2020年06月24日   08: 国际/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张全

当地时间6月22日,经过约10小时非公开谈判,俄罗斯与美国新一轮军控对话在维也纳闭幕。会谈未取得具体成果,但双方就举行下一轮对话原则上达成一致。

美俄此轮军控对话主要讨论延长将于明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相关问题。分析人士认为,限于美俄在军控领域的结构性矛盾,双方短期内取得实质性突破的可能性不大。

条约失效进入倒计时

美国军控问题特别代表比林斯利与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22日在维也纳的下奥地利宫举行对话。会谈不对媒体开放,持续了约10小时。据俄外交部消息,双方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中导条约》失效后保持稳定和可预测性,以及全面对话处理国际安全领域问题等事项进行了探讨。

比林斯利会后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此次对话“非常积极”,双方围绕一系列核问题展开了“详细讨论”,但他并未提及会谈详细内容,只表示已与俄方就进行下一轮对话达成“原则一致”。俄罗斯外交部当晚也发表声明说,俄美军控对话应继续进行。

这是里亚布科夫与比林斯利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俄美上一次战略问题谈判还要回溯到今年1月中旬,地点也是奥地利。当时《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问题没有取得突破。之后随着新冠疫情大流行,双方“面谈”一度中断。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于2011年生效,将美俄两国部署的战略核弹头数量限制在1550枚以内,用于发射核弹头的发射工具数量限制在800个以内。美国去年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俄美间唯一有效力的军控条约,将于明年到期。

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对续约态度消极。总统特朗普曾抱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奥巴马政府留下的一笔“糟糕的交易”,明显对俄罗斯更有利。在华盛顿看来,由于没有涵盖短程战术核武器和俄罗斯研制的新型运载工具,该条约“从一开始就有缺陷”,并且严重限制了美国的核能力。

相比之下,俄罗斯对续约态度积极,还表示如果美方接受续约提议,可考虑在条约中纳入俄部分最新核武器,例如新型“萨尔马特”重型洲际弹道导弹和“先锋”高超音速导弹等。然而,俄方的示好并未打动美方,相反白宫还“嫌弃”道:克里姆林宫仍未考虑将足够的武器系统纳入新版条约——虽然在新型武器上松了口,但携带低当量核弹头的战术武器没松口,载具也只是考虑部分纳入……

在这种僵持之下,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近日,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门在其网站上设置了条约失效的倒计时钟,希望通过“读秒”增强各方为条约“续命”的紧迫感。俄《消息报》写道,《条约》的命运现在取决于华盛顿。报道援引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科萨切夫的话表示,“美国人说他们将在今年中旬做出决定。这一时刻已经到来,现在可能会有一些清晰信息。”

“解扣”最大障碍何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所所长助理赵隆表示,此次军控谈判,与两国总统的直接推动相关。3月底以来,俄总统普京与特朗普罕见频繁通话,每次话题都离不开军控。

赵隆说,从俄方看,它想缓和与美国的关系。军控合作是仅存不多的改善关系的抓手,如果能达成一致,某种程度上有助撼动美对俄制裁的整体框架,有助重塑“易北河精神”。对美国而言,特朗普一直想改善对俄关系,在“通俄门”告一段落,以及美国精英界认为俄并非美国最大威胁的背景下,特朗普也想借军控合作试探两党反应,说不定能在大选期间获得“外交加分”。

但是,“普特”聊军控是一码事,实际操作又是另一码事。俄美仍有一些难解的“结扣”。

最大障碍在于,美国无视其作为最大和最先进的核武库国家在军控上的特殊责任,其立场可能导致大国之间重现核军备竞赛,威胁全球战略稳定。欧洲等美俄对抗的前沿地带会尤其紧张。

赵隆指出,俄罗斯近年来在“非部署状态的战略核弹头”和“部署或非部署状态的战术核弹头”数量方面相较美国已具明显优势,美国试图通过发展低当量核武器等,绕过《条约》对俄形成制衡。

在这种心理驱使下,特朗普政府之前一直对续约问题“能拖则拖”。它认为等到自己完成战术武器的研发和部署、形成规模效应后,或许能改变力量对比,届时再与俄罗斯谈“缔结新条约”,手中的筹码就更多,有助促成一个限制范围更大的新条约。新条约不但囊括非战略武器等所有核武库,还希望将中国等国也纳入其中。

但这显然打错了算盘。用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军控与核不扩散倡议项目主任史蒂文·皮弗的话来说,就是“非常不切实际”。第一,从俄美博弈角度,美方希望限制俄罗斯的非战略核武器,俄罗斯则希望限制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但美国政府似乎不打算回应俄罗斯的关切。因此两国一直各说各话。第二,从构建多边军控体系角度,中方明确无意参加所谓“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认为这是美国向其他国家推卸责任的一贯伎俩。中方的立场也得到俄方尊重。

“美俄的核武占世界总量的85%,是中英法三国核弹头部署总量的10倍以上,不清楚中国有何动机要加入谈判。”美国军控协会执行主任达里尔·金博尔指出。这位专家的结论是,特朗普政府提出上述无理要求,是一种“愤世嫉俗的借口”,为的是故意拖延时间,让《条约》到期。

俄《独立报》认为,俄美罕见举行军控谈判,理应受到欢迎。但军控前景也着实堪忧:一方面,特朗普“退约”成瘾,逃避军控等国际承诺,退出伊核协议、《中导条约》《开放天空条约》等等,将来还不清楚会否退出《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这些都给合作前景带来不确定性。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带有功利性,眼下更是一切为连任服务,指不定哪天会出于选情考虑,充当战略稳定的“掘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