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厚德大楼,曾有所“最高”小学

2020年06月05日   11: 解放周末/知沪·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任炽越

小时候,我家住在南市老城厢的人民路上。读小学时,我们片区的适龄孩子全部被划到了新开河马路对面的丹凤路一小。丹凤路第一小学就设在人民路丹凤路口一幢名为厚德大楼的大厦内。大楼是一座形态恢宏、气度雍容的欧式大厦。学校只占了大厦的一小半,与占据大厦一大半的上海圆珠笔厂毗邻。

刚刚开学,我们这一片的孩子们都把“本性”藏了起,上课认真听讲,下课不敢疯皮,得到了老师的表扬。戴红领巾选班干部时,我们这片多人入选中队委员与小队长,连我也佩上了“一条杠”。

就读一段日子后,我们的“本性”开始显露出来了。有一次,我与几位同学课后负责打扫卫生,扫好地翻好椅子后,几个同学用扫帚当武器对打,搞得浑身是汗。我们就从五楼教室的窗口探出身去,扶着铁栏,让初夏的风吹拂着,看地面上很小的人和车,嘴里大声唱着不成调的歌。正当我们感到很爽的时候,一位检查教室门窗是否关紧的工友正好进来,见到我们坐在窗台上,忙挥手让我们赶快下来,说我们学校是全市楼层最高的小学:“这么高的楼,你们这样趴在窗台上太危险了!”

那时,小学上半天课,下午以小队为单位,开展课外小组学习。我们常常互相帮忙,草草完成课外作业就去玩耍了。那天,我们几个小组的同学在一起玩“斗鸡”,双方正杀得难分难解时,我见对方一“主力”连克我方几人,猛冲上去,翘起“鸡头”,对他就是一击。他一下子摔出老远,趴在地上爬不起来。送医院一查,才知骨折。学校对此事非常重视,搞了个安全专题展览,我们斗鸡造成骨折的事也上了展览,并特意配了图画。很惭愧,我一下子成了学校“名人”。

我们在“最高”小学念到五年级时,学校停课了。五年的小学生活,共有三位老师当过我们的班主任,每每回想起来,虽然岁月已过几十载,但她们在我小小的脑海中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2002年3月7日凌晨1点,始建于1920年的厚德大楼在爆破声中轰然坍塌,为豫园、外滩、浦东新区打通了一条“视觉通道”。此后,站在豫园古城公园,即可望见崛起于十六铺的上海滨水旅游娱乐中心和浦东的高楼大厦。据《新民晚报》报道,“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厚德大楼高六层,位于人民路261号。1949年前它曾是华商面粉交易所,抗战时期被日伪占用,1949年后曾被先后用作区政府办公地和上海圆珠笔厂厂房,现为建设银行二支行等单位的办公大楼。厚德大楼的地基正是老城厢古城墙上的一座城楼——丹凤楼,此楼当时亦有瞭望黄浦江的作用。”

在城市变迀中,那座历经百年沧桑的厚德大楼,已不复存在。开启我们人生教育的“最高”小学,已无处可寻。代之而起的是一座绿树参天、花儿盛开、绿草萋萋的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