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以“水”为媒,打造优质城市公共品

2020年06月05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首席评论员 朱珉迕

一场逾7000人规模的大会,再次从上海市委直通村居基层——已连续三年召开的上海市河长制湖长制工作会议,用这样的规模和安排方式,展现这座城市特别的治水决心。

“水”之于上海的意义无需多赘。这座城市因水而兴,有大江奔腾,也有细水阡陌,水系复杂,治理任务当然繁重。按照早先设定的目标,2020年上海要基本消除劣V类水体,黄浦江沿岸滨江公共空间要进一步提质,苏州河要实现42公里岸线基本贯通,还有诸多具体的治水任务,都是承诺,都要交账,都不容半点懈怠。而在疫情之下,完成这些任务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也要更大的决心。

水环境,本质上是关键而基础性的城市公共品,关乎整座城市的品质,更关乎大民生。半年多前,习近平总书记在黄浦江畔的杨浦滨江,道出“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重要论断,个中传递的,其实就是“人民至上”的执政理念,而“水”是一个见证,也是一种载体。置于这样的高度,对于治水这场特别的污染防治攻坚战,就应当有更高的自觉——不仅要 “防”要“管”,也要“建”要“治”,要通过“水”这个载体和媒介,践行城市治理现代化的各种理念,体现“人民城市”应有的追求。

而推行已有数年的河长制、湖长制,正是聚焦落实的一个特别抓手。

从最初设计开始,河长制湖长制就被明确是一种“责任制”。从最高层的“总河长”到最基层的 “河长”“湖长”,乃至“编外”的“民间河长”和民间志愿者,所有的“长”,都不只是一个头衔,更不是官衔,而是一份切实的责任。某种程度上,“河长”应当是一个“实职干部”——不同层级河道对应不同层级的地区行政负责人,意在明确责任主体,并对问题河道有明确的追责对象;由这些人担任河长,本身也是基于其对特定区域较高的行政资源调度能力,是要履行具体责任的,当然也是应当得到充分授权和赋权的。

也是因此,市委早年就曾明确指出,治水的重心要下移、资源要下沉、保障要跟上,机制要健全,让各级河长“有名”“有实”“有力”,增强发现问题、处置问题和协调相关部门齐抓共治的能力。

“一河之长,分量很重,意味着责任和承诺,检验着能力和作风。”两年前,市委书记李强首次以“总河长”身份主持工作推进会时曾说,河长制“绝不是可有可无地‘挂挂名’,而是要实实在在地去种好自己的‘责任田’”。种这个责任田,有其定法,也有与时俱进、动态调整之处。

比如做到心中有数、把脉会诊、挂图作战、全程督战的责任意识,和强调水岸联动、条块联动、区域联动的协同意识,是需要长期坚持的。而充分运用新技术、新体系,特别是基于城市运行“一网统管”提供的智能化场景,为治水技术赋能,则是今天需要各级河长共同应对的新课题。而无论老传统还是新方法,因河施策、“一河一策”、精准施策的理念,和及时敏锐发现问题、及早有效解决问题的强烈问题意识,都应当是贯穿始终的自觉意识。

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河长制湖长制落实得如何,相当程度上能折射出这座城市的治理水平和能力。落实到位了,无论面对眼前的治水攻坚问题,还是即将到来的汛期考验,抑或中长期的水环境建设,上海就能拥有充足的自信和底气,这座“人民城市”,也会因此增添一张灵动而亮眼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