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保护生物多样性 打造“生机之城”

2020年05月22日   07: 国际/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陈玺撼

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2020年,对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而言,是一个重要节点。

全球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人们,将总结过去1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进展,审议新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绘制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蓝图”。

迈向卓越全球城市目标的上海,也在规划自己的生态“蓝图”——《上海市生态空间专项规划(2018—2035)》。

身处城市转型战略机遇期的上海,十分清醒:适应新趋势,应对新挑战,必须有更完善的生态体系、更多元的生态要素、更复合的生态功能来支撑。

构建富有时代特征、本地特点的生态空间,竭尽所能保护生物多样性,方能成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机之城”。

丰厚“家底”决定发展定位

在生态学家陈家宽眼中,高楼林立、人头攒动的表象下,上海其实充满生机,蕴藏着丰厚的生物多样性“家底”。

上海所在的长三角城市群,仅地理位置一项,就在全球各个城市群中出类拔萃。

陈家宽表示,长三角城市群地处环太平洋经济圈的西海岸近中部,上海正好位于近中点,而北美五大湖城市群局限于内陆,美国大西洋沿岸城市群、英国以伦敦为核心的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以及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的位置又都偏北。

不仅如此,上海还背靠着世界第三大河流——长江,拥有调控城市环境能力的亚热带季风性气候,以及得天独厚的湿地资源——上海陆域分布有1650平方公里的河流、湖泊和人工湿地,此外还有2900平方公里的河口湿地,湿地占国土面积的47.89%,是世界上湿地比例最高的城市之一。上海的湿地不仅占比大,而且种类丰富,包括了河流湿地、湖泊湿地和滨海湿地等各种类型。

诸多优势,让上海受到了众多鸟类和鱼类“青睐”,因物种的多样性而熠熠生辉。

鸟类从西伯利亚到澳大利亚的迁徙之路,上海是重要的中转站,仅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就记录到鹤类、鹭类、雁鸭类等鸟类290种,每年超过100万只次候鸟在此栖息或过境。截至今年3月底,上海记录“在册”的野鸟种类达到了502种,约为全国鸟类种类数的三分之一。

位居长江河口的上海,又因长江径流与海洋洋流相互作用,形成咸淡水交汇点,许多大型江海洄游鱼类在此育肥和适应咸水,为以后的海洋生活做准备。鳗鲡、暗纹东方鲀、刀鲚等大量经济鱼类和中华绒螯蟹在此栖息,这里还是长江江豚、中华鲟等珍稀濒危动物书写生命史的通道,是维持长江水生生态系统健康的关键节点。

将目光移向城市内部,上海还有大片的林地绿地、河流湖泊和大量农田,组成生态斑块,为各类野生动植物提供了栖身之所。截至今年4月,上海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到39.6%,森林面积达到167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17.56%。刺猬、貉、狗獾等40多种野生哺乳动物,虎纹蛙、饰纹姬蛙、泽蛙等50种两栖爬行类动物,都在上海安了家。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家底”有多厚,人与自然的关系有多和谐,上海发展的站位就有多高。良好的栖息环境不仅为保护上海的生物多样性提供了“沃土”,也改善了居民的生活环境,更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善待自然迎来转型机遇

和谐美好的生态环境,需要持之以恒的呵护。

近20年来,上海始终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在长江河口建立起自然保护体系,建设了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全球尺度、流域尺度上都体现了重要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职责。今年,上海还把金山区全区域划定为野生动物禁猎区,任何单位和个人严禁在金山区全区域内非法猎捕任何野生动物。这是上海继南汇东滩、奉贤区、崇明区后的第四个野生动物禁猎区。

长江口中华绒螯蟹蟹苗时隔半个多世纪的再次“爆发”,则是上海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又一大创举。长江口是中华绒螯蟹最大的天然产卵场,上海和全国的多方力量齐心协力,通过精准的监测定位、持之以恒的增殖放流等举措,长江口蟹苗资源量已经恢复到上世纪60年代的丰产水平,在黄浦江边散步的人们能惊喜地发现“大闸蟹”的身影。在经济发达地区实现水生生物资源的极大恢复,上海为生物多样性付出的努力,成为全球瞩目的成功范例。

由于城市空间十分有限,上海特别注重从空间格局上强化生物多样性保护,一方面提高生态空间的质量和功能,另一方面提升城市空间的效率。

“十二五”末,上海启动了生态空间格局相关基础研究工作,开展了生态敏感性和生态脆弱性评价,形成了生态系统服务重要性空间分区。

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2018年,上海出台了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创新形成了“陆海统筹”的生态保护红线格局,陆域、河口和近岸海域的重要生物栖息地都纳入了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实施严格管理,总面积达2082.69平方公里,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红线之内,坚守留给子孙的生态家底,不可逾越;红线外的城市地区,同样可以“生机勃勃”。这是每一位上海市民对美好生态环境的向往,因此,上海从未停下优化城市生态空间格局的脚步。

上海因水而兴,生物多样性的“摇篮”离不开水的滋润。近年来,上海逐步开展了黄浦江、吴淞江、金汇港等多条骨干河道沿线等的水林复合型生态廊道建设,完成骨干河网水系生态廊道造林2300余亩。

有研究表明,相比单一类型的生态空间,水林复合,即“水绿”复合生态空间调节局地小气候的作用更加明显,其内部的负氧离子浓度通常比普通绿地高30%以上。沿河道建设滨岸缓冲带,还有利于截留污染、改善水质。据估算,50米宽度的滨岸缓冲带可以削减13%至22%的污染负荷。这些复合生态空间改善、提升了所在区域的环境,也为诸多生物提供了理想的安家之所。

善待自然,自然便会回馈这份善意。上海一些重要的生态保护区域,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不断强化的同时,也迎来了产业转型升级的机遇,实现“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化。

在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内的金泽镇,地处上海四大水源地之一的黄浦江上游水源地,数十年来坚守保护生态和绿色发展理念不动摇,因其良好的生态本底吸引了“华为小镇”入驻,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了新气象,形成了绿色高端产业模式。

毗邻陈行水源地的宝山区罗泾镇,持续实施了水源地综合整治、河网水系水质提升与生态修复等项目,开展了以“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为核心的试点项目,高体鳑鲏、中华鳑鲏、兴凯鱊、大鳍鱊等“乡愁记忆”中的鱼儿又“回家”了。生境的改善、生物多样性的恢复,为当地产业带来了新气象,一批康养龙头企业纷纷入驻,新风景带来了新经济。

现今,申城之“美”已然引人瞩目;未来,这座城市必定更加生机盎然。

15年后,上海森林覆盖率将达到23%左右,河湖水面率达到10.5%左右,湿地总面积不少于4640平方公里,规划建设2000公里以上的骨干绿道……《上海市生态空间专项规划(2018—2035)》明确,上海要建设与卓越全球城市总目标相匹配的“城在园中、林廊环绕、蓝绿交织”的生态空间,通过“公园体系、森林体系、湿地体系”三大体系和“廊道网络、绿道网络”两大网络建设,形成复合高效的生态空间、提供更多的优质生态产品,打造一座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令人向往的生态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