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2 星期五
日期检索 本期头版  本期内容导航 

120多支候选新冠疫苗正在研发

专家称试验结果释放积极信号,但前景仍不明朗,防疫还需多管齐下

2020年05月22日   07: 国际/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陆依斐 裘雯涵

短短几个月内,新冠病毒已在全球范围内导致近500万人感染,超过32万人死亡。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很多人寄望于尽早研发出有效疫苗这一“利器”,摆脱病毒带来的威胁。

世界卫生组织5月20日表示,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20支候选疫苗正在研发,其中一些正在进行临床评估。

“边飞行边造飞机”

中国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5月19日介绍,全球开展临床试验的疫苗总体有10个。中国正在通过5条技术路线同步推进疫苗研发,其中腺病毒载体疫苗已完成一期、二期临床试验接种(一般临床试验分为三期),另外4个灭活疫苗也已开展临床试验。

美国也有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阶段。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正与莫德纳公司合作研发mRNA疫苗。该公司表示,临床试验早期数据显示积极效果,有8名志愿者体内产生中和抗体,三期临床试验预计7月开始。此外,美国辉瑞公司的mRNA疫苗、Inovio公司的DNA载体疫苗也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欧洲方面,英国有两个研发项目进展较快。英国牛津大学的腺病毒载体疫苗项目已于4月23日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帝国理工学院研发的一款新冠疫苗也已进入动物试验阶段。

德国卫生部和疫苗审批机构保罗·埃尔利希研究所4月22日宣布,批准德国首个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

此外,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等多个国家都在加紧推进新冠疫苗研发项目。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一款疫苗从研发到推广通常耗时数年甚至十几年,新冠疫苗的研发速度堪称惊人。“我们正在一边飞行一边造飞机。”美国梅奥诊所疫苗研究部主任格雷戈里·波伦如此形容当前的新冠疫苗研发。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汤蓓指出,一种疫苗研发往往需要10到15年时间,每一个环节完成之后才进入下一个阶段。眼下,新冠疫苗研发通过各部分齐头并进,尽量压缩到一年半左右时间,即可能在临床试验同时开展审批程序,甚至同时进行生产。

疫苗并非“万灵药”

据预测,新冠疫苗最快或于2021年上半年面世。但《自然》网站指出,尽管目前多项试验已取得初步成果,但前景仍不明朗,尚无法确定哪种疫苗安全有效。此外,部分候选疫苗可能会在临床试验中因无法产生抗体,或出现严重副作用而宣告失败。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斌表示,真正确定疫苗有效性的是在三期临床试验,但三期临床试验具有一定不确定性。“如果顺利,预计今年年底能够进行疫苗应急使用。但人类是否能够研发出疫苗尚存不确定性,只能说有75%的把握。我们更需要在特效药、抗体研究方面多管齐下。”

也有专家持谨慎乐观态度。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弗洛里安·克拉默预计,未来几周内,全球至少还会有20种候选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谈及新冠疫苗的前景时,他表示:“我一点也不担心。”

汤蓓认为,目前的试验结果释放出积极信号,意味着研究人员已经通过实践打通一些关卡,朝着下一个目标迈进。但若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发生变异,或将影响疫苗研发。此外,目前看来新冠病毒传播涉及中间宿主,且全球70亿人不太可能全部接种,因此难以将疫苗视为“万灵药”。未来一段时间内,多种干预措施应该多管齐下,包括采取隔离措施、追踪病例等。

“美国优先”可能拖后腿

日前,世卫大会通过的决议强调,全球应优先确保公平分配应对新冠大流行所需的所有高质量基本卫生技术;新冠疫苗应被列为全球公共卫生产品。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疫苗成功与否的标准,不仅在于能够以多快的速度开发安全有效的工具,还取决于如何公平地分配它们。“在我们所有人都获得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而在疫情大流行引发诸多挑战的背景下,美国的种种做法引发争议。

有报道称,美国研制疫苗追求“一家独大”,曾想买断德国疫苗公司。英国《卫报》近日刊文称,美国政府当前的政策让其脱离抗击新冠疫情的全球合作,转而“单干”。此举引发担忧——“美国优先”做法可能拖慢全球研发新冠疫苗的进程……

汤蓓指出,从甲型H1N1流感疫苗到天花疫苗,美国都是首先要确保本国疫苗的储备和供应,在确保本国安全的基础之上再去追求全球安全。而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公然奉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在疫苗问题上也不例外。此外,今年是美国大选年,新冠疫情已经重创美国经济,很有可能关乎特朗普能否连任。在社交隔离和密切追踪这两大工具失去效力后,特朗普正在“押宝”第三大工具——药物和疫苗。

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普拉山特·亚达夫指出,研发和生产疫苗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非常依赖全球合作,原因有三。其一,仅仅保护美国人口不足以恢复全球旅行和贸易。其二,假设美国成功研制疫苗,但配件依赖全球供应链。其三,合作也是美国规避自身风险的一种方式,因为最先研制出有效疫苗的“可能不是美国”。

中国贡献和全球共识

本周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开幕式上致辞时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各国也在大会期间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议,新冠疫苗应被列为“全球公共卫生产品”是重点之一。

此外,为了加速全球疫苗研发,中国正在积极拓展疫苗领域的国际合作,例如加拿大已与中国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开展疫苗研发合作。

汤蓓解读,中方将新冠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释放出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意味着中国不会把新冠疫情这一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或者将其作为一个地缘政治工具,而是出于对人类生命的尊重。

李斌表示,新冠疫苗研发需要全球合作背后有多个原因。首先,新冠肺炎作为全球性大流行病,只有全球都对病毒产生免疫,才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此外,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后,需要一定的样本量,规模是几千人甚至上万人,这样最终结果才能成为疫苗批准上市的科学依据。这也是为什么中国需要和加拿大等国家进行合作,才能顺利进行三期临床试验。

疫苗批准上市后,还需要进行大批量生产,保证全民接种。一般而言,一个国家的生物技术公司进行疫苗研发后,该国不一定有能力进行大批量生产,可能需要借助跨国公司的力量,因此后续生产阶段更需要全球合作。

疫苗成本也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李斌指出,灭活疫苗的成本较低,但一些使用新技术的疫苗如核酸疫苗等成本较高。如果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能够保证较为贫困的国家也能进行全民接种。“长远来看,全球合作研发疫苗是必然趋势。”李斌说。